•       今天很高兴,不为别的,就是给叫瘦看我昨天写的那篇《从李小龙到富坚义博》后,他告诉我说进步很大,没有大一时候的那种雕琢之气,见识也不可同日而语。你开始像模像样,不再是一个学生了。如果多点去敦和(我所在的大学旁边的一处民工聚集地,广州大桥至番禺的交界地带),多点接触老百姓,会更好。听了这个,我着实高兴。高兴的原因,一方面是听到了好话,更深次是,这个是具有建设性的好话,不是敷衍塞责,不是随便说好或者是不好。另一方面是自己的努力,在自己眼里拿不准的时候,旁边有位熟悉你的生活,熟悉你的成长的人,能够告诉你,这样是对的,会非常鼓舞。       其实我和叫瘦都是那种具有诗人性质的人,尽管教授从来逼视诗人。我也说过诗人的特点就是希望通过一己之力改变观念,荡清世界的不平。当初我选择师范,很大程度是和这个有关系的。我们闲谈的时候,有一次提到了报告文学,提到了有没有人敢写《人民解放军的性压抑》《大学生的性压抑》。这个都是很现实的问题,关键是有没有人敢说,而且能不能写出个范儿。现在所有的小说都被写尽了,所有的题材都被挖掘了,有没有人敢站出来,把那些校园青春小说给撕碎,而用深刻的笔触和冷静的思考,勇敢地面对自己面对身边的朋友,写大学生的性问题?我很想写,真的,可惜我不懂小说,不然早就写了。嗯,我啥时候和那些评论家们一样,对小说偏爱起来了?不过反映这种问题,确实找不到其他好的载体。唉,想的我心痒痒的。
    Tag:
  • 2005-07-29

    华丽依旧

          柔柔说,我的Blog没有我的学术文章写得好。哎,原来世界上真是有人追求Blog也要好看的……学术谈不上,但我明白她所指的是我擅长的散文杂文类吧。那是很正常的事情,我发现自己越来越写不出东西了,总是写了千把字然后把它又抹掉,再写,又抹掉,兔子管这叫PK。不过我这笔她更残忍,我是做人流。嗯。不过还好啦,我写散文可不比写Blog,那是每句话都要修改三遍才能见人的。而且写Blog总是不用构思,临屏嘛,随便扯两句。可认真地创作又不同了,得把全文的架构预先构筑好,并且尽量避免太俗的东西,陈言务去,语不惊人死不休。当然,我不可能老实保持着一副魏晋风流的样子嘛,大部分时间里面还是走可爱路线的……       微软最近的大动作让全世界关注。IE7就不说了,因为它在微软下一代操作系统Vista Beta面前显得是那么的不足道。图片太多,如果有兴趣的请点击以下链接入内观看。实在是华丽得让人窒息。       最近每天都在听着一些陌生的歌,像陈老师说的,每天都是一种新的练习。不过似乎能让我听一遍就狠狠记住的旋律实在不多,许多音乐都已经变成了一种匠气的雕琢,缺乏灵气和内蕴。比如大玩票的Gorillaz,听得我想吐。制作的精美又能怎么样?我宁愿每晚听着周云蓬沉重的呼吸入眠。       最近发现自己琴艺有进步。当技术遇到一个瓶颈的时候,最好的办法就是自己扒一首,编一首,写一首。现在我就是这样做的。当没有任何谱子参考,全靠自己找出每个音符,并把它落实到最合理的把位上,标注各种推揉滑勾的技巧,这样比光看着谱子狂练好得多。不过也得归功于前阵子看《大宋提刑官》,每天看十集,一边看一边爬格子,手上活了好多好多,现在见效果了。练习的另外一个内容是电子琴,凭借着比较熟的乐理知识和小学打的三年的基础,手型啊什么的还在嘛,于是进步也有如神速,也主要是扒歌为主,嗯嗯。今天准备扒一下《龙卷风》。 
    Tag:
  • 2005-07-27

    娃哈哈哈

      此消息为小樱的咖啡馆&清谈吧联合发布。
                     
      今天遇到了本年度为止最好笑的事情。以往只有在报纸上看到的某些弱智公民被所谓“电话中奖”的手法骗取钱财,今天竟然给我亲自见证并参与其中,让我整个上午都乐呵呵的。以下是详的报道。
                     
      今天大早,约10点钟,我正在MSN上和雪雪姐聊着的时候,突然门铃响了。一看,原来是农村里的某亲戚,夫妇俩都来了。我一看他们,心里便不爽。村里来人了,从来不会有好带携,这是十几年来的经验之谈。看他们那一副神秘兮兮的样子,不用说肯定是借钱来的。不过,不爽归不爽,门还是得打开,先让他们进来再说。
                     
      果然,夫妇俩一进来就问我爸是否在家。废话,不用干活就能拿工资啊,上班时间有可能在么?接着又形式化地问,我妈在吗。不在,怎么了。哦,那什么时候回来?我的天,都十多年来,能不能给我点有新意的台词啊,全世界都与时俱进了,可这鬼子进村的还是那老一套?哎,看他们似乎欲左右而言他的,看来是借钱无疑了。我妈说的,借钱,皇帝老子都没门。现在谁有闲钱啊,而且我妈做为大杨屋杨氏一族里出色的代表,这十年来资助了多少义务教育了,他奶的,越是纵容就越是懒惰,现在的庄稼人越来越不老实了。随后男的,哦,名字好像是叫饥肠吧,或许不是这个字,反正读音没错,他还问我爸在哪上班。我X,千万别找我爸,他这人对着我凶,对外可是软弱无能的,要是问他借钱的话恐怕没两下诉衷情就能得逞。我就说,我不知道。那你打个电话给他吧。对不起,他的电话号码我不知道。要不这样,我打个电话给我妈好了,你们等一下。妈妈在官场上混迹多年,处事老练多了,应付几个小啰啰是手到擒来,打给她我放心。于是,拨通了我妈的电话,就让饥肠来听。
                     
      饥肠表叔第一句就是:“阿贼(贼,乃客家方言,大概是姊的意思),是不是有电话中奖这回事?”我妈一听,莫名其妙,可我马上明白了,立刻抢过电话,对老妈说,妈妈,得了,我和他们说就行了,你忙你吧。于是,就开始了我精彩的思想教育&嘲讽。我转过来对那女的,叫做美联的,咳咳,你说你中奖了对吧?唔。有人打电话告诉你说中奖了对吧?唔,是不是还给了你个账户,让你往里面存钱?唔,你怎么知道的?我大笑三声,说道,这全都是骗钱的。你说,你中了啥?一部小汽车,说是值二十万!我笑得更厉害了,天,这不是报纸上电视上经常说的事情吗,“原来骗子们还是很有市场的”(妈妈语)!美联似乎对我的话非常不相信,说,他打了三次电话过来啊,一副言辞确凿的样子。我说,一般人碰到这种骚扰,0.3秒之内就会挂掉,我想你一定是听到“中奖”两个字之后非常兴奋,于是很认真地,大气也不喘地,把他那一套完整地剧本都念了下来,估计那骗子自己说到后面的时候也感觉陌生了,一般都是半句话就歇菜的。于是,他发现你们具有上当的潜力,自然会接二连三地打给你,催促你尽快汇所谓的手续费过来。你说,他要多少钱了?美联弱弱地说,要1500块。我说,那就对了。你想一下,天底下有这么好的事情么?不怕告诉你,我一年到头接到不下十次的这种来电或短信,都见怪不怪了。我估计他们对现代科技一窍不通,不懂什么是短信,就再举一个例子,说是我妈妈有一年收到一封挂号信,上面工工整整地打印着邀请陈满娥女士参加俄罗斯经济访问代表团的事宜,日程安排得头头是道,重点是在后面,要交纳多少百活动经费(当年的骗子们胃口还比较小,都是以百位单位的),还煞有介事地盖了个公章。你看,这些骗子的手法太拙劣了,电视上报纸上不是老有报道吗,你们还相信?我说,庄稼人就应该老老实实地守着那块地,那块鱼塘,别整天想着天上掉馅饼,根本没有这回事。不法之徒就利用着这个不劳而获的心理,进行钱财的骗取,还20W的小汽车呢,我都不知道中过多少台电脑了!
                     
      坐在一旁的饥肠表叔似乎如释重负,这几天他一定被老婆弄得不安稳。我说这不是真的你又不信,哎,都是骗人的。似乎他已经被我说服了。可美联还他妈的怀疑我阻挠她开走那辆20W的小汽车,再次强调三次接到电话,说是香港那边的,电话号码是013多少多少。我靠,香港是00852吧,这个013是什么鸟!(后来经老辣妈妈鉴定,不过就是外地手机罢,号码前加0,我怎么忘了呢)最后再废了一轮的嘴皮子,我都发火了,抛出一句,你要是不信的,尽可以去给他寄钱去,看看是不是石沉大海。饥肠表叔也都快坐不住了,听了我不断的挖苦和不时发出的轻蔑的冷笑,终于把老婆给拽走了。呼呼,原来天底下真的有这么笨的人。
                     
      事情就到一段落了,妈妈中午的时候还打过电话去,再次泼冷水。其实事情最精彩的是当事人的心态变化,正所谓七情上脸,我作为旁观者看得是清楚而透彻。起先,他们接到了这个中奖的电话,可以说是喜出望外,但是也存在着怀疑,可又不敢问村里人,也不敢问自己家的大哥,生怕别人知道自己发了横财的事情,这是中国人的普遍心态,从他们刚进门支支吾吾的行径上就可以表现出来。随后,他们在一番商量下决定找我家商量,那当然是,我们家是望族嘛。可没想到其美好的愿望却遭我当头棒喝,心里自然是凉了个透顶,可因为他们或许认为我还是一个孩子,童言不足为信,或许又是怀疑我的居心不良,眼红他们中了小汽车,比我家的破车漂亮,于是脸上流露出一种不信任的将信将疑的态度。最后我持续地进行说理,使用了道理论证、举例论证、对比论证、反证等一系列方法,终于打消了他们前去拿奖的念头。这时他们脸上的失落和沮丧,从他们离去的背影就可见一斑。虽然庄稼人因为长年从事农业活动的缘故,都有点儿站不直腰,可他们这回确实特别地站不直,头都是垂着走的。嗯。昨晚夜里还兴奋地翻来覆去的夫妇俩,今晚可能还要失眠了。不过现在的原因不是兴奋罢了。
                     
      本次报道结束。谢谢欣赏。
    Tag:
  • 2005-07-25

    难念的经

      当然你猛然发现玩Blog的朋友统统都串到MSN Space上来时,而自己还守着那黄脸婆,实在有点儿说不过去。用能的话便是“不够男人”。唉,其实想搬来很久了,可怎知道在学校的时候上的是教育网,国内直通而已,上MSN得用代理(幸好找到了一个名叫“花刺代理”的软件,很灵);在家里的时候,那台老爷机(CPU主频800)在HTML的状态下打字竟然会卡……结果得用记事本写好后Ctrl过去。我们填词有个专用术语“临屏”,也就是对着电脑屏幕在很短的时间内创作,其作品即就是“临屏之作”了。写Blog也是临屏,不过此“屏”并不是物理概念上的罢了。唉,竟然丧失了此爱好,真是……

     

      昨晚老爸老妈又是在我房间里面打地铺。为了合理地运用电力资源,这个应该是中国大部分工薪阶层在夏天里都会做的事情吧。永远不知疲倦的骡子又开了一晚,结果被老爸在半夜里又骂了,说什么整天下载什么不三不四的东西。有时候我怀疑我爸是不是非得这样,对着我就得用吼的。从高一开始吧,他就从来没有给过我好脸色看,平日里根本无话可说,大不了就是叫我起床之类的。今年暑假我回来,他对我说的话不超过十句,其中“邹雄飞电脑给我用一下”占了八、九句。真让人胆寒。他总是以为自己是对的,而老是一幅居高临下的样子,对我如此,对其他人也差不多(当然对别人脸上表情还是很灿烂的),其实根本就是胡来。他是一个老实巴交的人,结果经常被无良的JS欺骗。比如把,买个DV还要去珠海旅游时买,说是花了差不多四千元。回来一看,松下DS60,像素80W,几十块的摄像头也比它清楚,还买得这么贵……带仓很快就出问题了,我在网上搜索了一下,发现关于这个询问的大部分是这款机子,而回到家我爸竟然又大声吼我,说是我弄坏的。我还不敢分辨,而这样的委屈已经是家常便饭了。然后竟然自己打开来修理,尽管真的被他修好了,但我还是困惑于为什么他不拿去保修呢。问他的时候,他又大声地吼我说,拿去哪修!我本想告诉他,哪买就那修呗,或者随便找一件客服就好了,这么简单的事情。可是我又打住了。妈妈偷偷地告诉我说,他开始的时候也拿去某商店,老板说修这个要300元,我当时就对着妈妈说,你他妈的奸商给我去死。就是这样,我爸从来听不见任何意见,总是一意孤行,而且死不认错,也不承认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他总是认为自己最伟大。妈妈说,邹雄飞你和你爸其实一模一样,根本不用做什么DNA都可以坚定是亲生的。一个牛脾气。可现在我已经改了许多了,他还是几十年如一日。唉,不知怎么说才好。所谓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对吧?

    Tag:
  •   RT。今天一大早就被妈妈弄醒了,三口人开着单位的一辆破车直奔市区。这车是80年代的TOYOTA面包,一成新,那手排几近无效,我妈妈每次挂档都花上了喂奶的力气,特别是在R的时候……好一辆教练车……   陪家豪仔玩了一天,我抱他的时候也没有哭,笑得还可以。妈妈也是抢着抱他,很是喜欢。陈家的最后一根苗子了,想到表哥,还算是聊以欣慰。现在我们全家都有一个共同的信念——健康无价,亲情无价,生命无价。什么赚大钱的都一边去吧。能顺利地寿终正寝就算是革命最终胜利了。   还去了阿兰姑家,诺大的家里只有她和姑丈了,唉。一到夏天就想到何姑丈的那句话:夏日无君子。这句话就是我们家里男人大丈夫打赤膊的旗帜性口头禅。今天又听到了这句话,感觉一阵微风吹过……
    Tag:
  • 2005-07-23

    In My Place

        经常我会随大流,因为我也是大俗人。看着大家都在MSN处大兴土木,我也忍不住了。唉,反正,In My Place(歌词就忘了……),没关系吧。
    Tag:
  • 刘若英《在一起》
    发行时间:2010-04-16


    年跨40的大龄文艺剩女,仍然在唱着自得其乐的情歌。刘若英在音乐、电影和书中反复重申自己的人生态度:我们本可以在一起,却没有在一起;我们在一起了,却发现不适合在一起……这些梦呓一样念叨了十几年的话,让奶茶变成了祥林嫂。当然,她的知性和寂寞固若金汤,成为了唱片公司乐此不疲的摇钱树,我们再指望她变成陈绮贞,或者张悬,都是白搭。就是这样一个奶茶,在新专辑中唱着《我们没有在一起》,就一如几年前她唱的“当孤单已经成为一种习惯”,你还买账吗?同样的,如今的奶茶除了在音乐主题上一成不变,其总体风格、大致旋律也不会有太大出入。换句话说,如今的奶茶对于她的老听众来说实在太过地审美被疲劳了。如果你选择了她,就不得不接受这样一种没完没了的方式。

    雷光夏《她的改变》
    发行时间:2010-05-14


    相比于陈珊妮、陈绮贞在内地的知名度,雷光夏的名气大逊一截,但这并不意味着她的音乐品质不如前者,行内人称她是“隐形气质才女”,拥有一把“民谣噪音”。1997年雷光夏推出《黑暗之光》,仅一张就足以让她配得起这样的称号。《她的改变》是雷光夏和音乐人侯志坚一并操刀的《第36个故事》电影原声大碟,两人取了“雷猴乐队”这样的搞怪名堂。雷光夏跳脱的音乐才华、众多音乐人的助力、以及知名弦乐团的倾力加盟,使《她的改变》超越了电影原声的范畴,专辑大可以作为一张独立的完整作品反复聆听。在断断续续的乐曲声中,雷光夏独特的个人魅力相较之前更加地一发不可收拾,而她的艺术家本质还有让人捉摸不透的神秘感,在这张整体氛围更为内敛和幽暗的专辑中发挥到了极致。或许一遍下来你没办法记住某段旋律,或者某段唱词,可你会记住这张充满了朦胧美的专辑。但是,如果你只惦念着桂纶镁,那么还是等待电影吧。

    蓝又时《伦敦的爱情》
    发行时间: 2010-05-07


    在台湾偶像剧《终极一班》、《白色巨塔》中献唱的蓝又时,以醇厚的声线和歌曲本身流畅的旋律为人们所记住。《伦敦的爱情》是蓝又时的第二张创作专辑,纯熟的钢琴创作技巧、文艺气息的词曲编排,让专辑在芭乐以外多了几分内涵。爱情在专辑中被反复诠释,那个曾经唱着《秘密》的小女生,到了《鱼的泪》、《圆规》里,还是一样的直抵内心,只不过,她刻意褪去了过去的甜美,取而代之的是更加知性沉稳的声线、更加舒展的治愈系创作风格。作为当下台湾一众新人中的一位,其目前的风头暂时未可与徐佳莹匹敌,但上佳综合实力尤其是外表上的优势,对于其成长为下一个美女创作接班人确实是大有裨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