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樱嫂曾经在佛山电视台工作、实习过半年,最终因为忍受不了这个城市的压抑,选择了辞职来到广州,这样才与我相识。

    而每次我们回广西的时候,也总会经过佛山。在高速公路上瞅向两边,快餐店,批发市场,建材,工厂,污水横流。

    而这两天,佛山成为了全国的焦点。

    小时候起,TVB就会不停地轮播公益广告,如“空调滴水是严重罪行”等,现在回想起来,空调漏水算什么呢,在这里,高空掷物包括但不限于烟头、废纸、避孕套(用过的)、卫生巾(用过的)、花盆、大便(用报纸或塑料袋包着的)。而另一条短片则是“将多少岁以下的小孩独自留在家中”是违法行为。顺着这个线索,我还知道了,在美国,12岁以下的小孩独自在家就是违法的(美国儿童保护法 Child Protective Services),已构成三级弃婴罪(third-degree child abandonment),父母将会被剥夺对子女的看护权。

    佛山小悦悦一案,无需再案件重演。出门别惹事——路人:管他呢,装作没看到就好了;有事别怕事——司机,撞到人了?那干脆再碾一下干净。我对这一切都已出离愤怒,但我没有十足的把握,若自己也是那18壮士之一,会怎么样。但,在谴责恶人和冷漠的人、自省吾身的时候,是否应该严肃地问责小悦悦的父母?

    作为全国最大的加工工厂之一,佛山只是一个缩影。用樱嫂的话来说,“来这里的人都只是为了钱”。熟悉佛山批发市场的人,对肇事司机所驾驶的面包车不会陌生,这只是每天进进出出的普通车辆中的一台。而小悦悦也只是跟随着淘金的父母在鱼龙混杂的世界里的一个没有反抗能力的一份子。父母对自己子女的不负责,实际上还路人行善风险太高、司机逃逸成本太小,究其最根本的缘由,没有区别——只是为了钱而已。我忙着赚钱啊,所以就一时疏忽了;我怕救助被人反咬一口,亏大了(老太太:废话,不找你找谁啊?抓到一个是一个!);撞死人最多赔几万敛葬,撞到半死可能几十万医药费都不够,哥,我只是来拉货而已,怎么不逃?

    这一切都是因为钱而已。除了钱没有值得依靠和相信的东西。但其实货币也是一朝就可以坍塌的,但这些问题不在他们考虑之内。

    再分享两个亲身经历:一次在华侨医院看病,彩超室外等候。母亲在里头,父亲——其实是一个比我年纪还小的小孩,和我们在BRT里见到的年轻的民工一个模样——低着头只顾玩自己的手机(他的手机还不是苹果或安卓,甚至智能机都不是)。他的小孩坐在旁边,妈妈不见了,拼命地哭啊喊啊,越哭越大,我准备起身去呵斥他时,一个小护士也坐不住了,当面去训斥:谁的孩子?也不管一管?这时候,这位胆敢说自己是父亲的人才抬起头,形式主义地去管一管自己的小孩。

    如果说家穷百事休,那后来我又在建设六马路的一家日本料理店遇到这么一个情况:父母在一边吃,小孩在一边爬,然后父母各自拿出手机开始微博或人人,小孩快爬到隔壁(也就是我这里)来了。后来,我发现了该父亲是在水果忍者,他持续了半小时(高手……?),没有抬过头,更别说看看自己的孩子了。最后,母亲跟小孩一起结账走了约10分钟,他才悻悻地起来了。

    无论贫富,我所见到的中国父母,对孩子的态度,基本一样。养不教父之过,现在不仅是不教,甚至是看护的基本都做不到。“要给孩子最好的”,总是一个为自己赚钱的挡箭牌,但大多数情况我也没见到你自己吃骨头把肉给小孩吃。把自己的自私、胆小、空洞继承给下一代,让一个生命诞生在这个时代、这个民族,本身就是一个反人类的行为。小悦悦不是一个偶然事件,或许是因为有摄像头的完整记录,以及微博的传播,才会引起如此的轰动。这种事情在之前发生过无数,在此后也将继续发生。无解。

    我其实只是想活在一个简单的世界里,除了物质生活外,大家还能有点别的东西。人生苦短,说不好哪天你也会不小心就被碾到车底了。因此,樱嫂说,我死了,别浪费钱买墓地,直接火化了,埋在家里的花盆里就好了。

    能寿终正寝,安安稳稳地活这一辈子,就好了。

  • 田馥甄《My Love》

    田馥甄第二张个人专辑《My Love》依旧围绕着“Love”这一话题。如果说《To Hebe》是一次以田馥甄之名重新上路的自省之旅,《My Love》则是把个人体验放大至更多角度的情感体验。但对于我来说,《My Love》的惊喜绝对没法子跟《To Hebe》比,毕竟有了前车之鉴,华研音乐只需要沿着成功的道路走下去就好了。可《My Love》还是胜在了整体。除了陈小霞、郑楠外,新专辑中制作名单里最具话题性的当然是陈珊妮、张悬、陈绮贞三位才女大战传奇跨界诗人李格弟。这三首作品,个人最喜欢的是专辑开篇曲《乌托邦》,李格弟的词不仅和陈珊妮、徐千秀的漂亮编曲结合得丝丝入扣,更重现了华语乐坛久违的“朦胧诗派”风华。

    林一峰《One Magic Day》

    在作为香港独树一帜的“民谣小王子”存在多年后,林一峰迎来了自己相当长的一段瓶颈期,或者说这是林一峰与自己青春告别的剧痛期。关于旅行,真的是永远在路上吗?答案是否定的。于是我们听到了林一峰在这张专辑里尝试了更多复杂化的编曲,有时候他甚至迷幻起来了,歌曲的内容也更朝着直指人心的部分努力。但要改变林一峰个人扁平化、单薄化的印象和风格,不是一张、两张专辑的事情,林一峰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The Pancakes《脑残游记》

    因为麦兜,The Pancakes进入了大众的视野,但骨子里她依旧是标准的香港独立音乐。《脑残游记》是一张自我解嘲的专辑,但和The Pancakes过往的作品相比,风格上显然是阳光明媚了许多,那些暗流汹涌的坏点子与负面情绪,以及青春期的躁动,似乎并没有那样的明显了。整体来看,The Pancakes更像是一个成人式的童话,用童真的视角去关注社会现实。这样看起来,用天真去对抗成熟与世故,这会是《脑残游记》的最大价值。

    http://gcontent.oeeee.com/6/15/615e5562b27abbac/Blog/fdf/77e1a1.html

  • 这是今年我所听到的最好的华语作品之一,而它的创作者低苦艾也无愧于当下“最被低估”的独立乐队。

    或许,《兰州 兰州》这样的专辑名字会让你想起李志的“南京”“郑州”等,但当音乐一响起,这些比较都会被抛诸脑后。在专辑同名开篇曲中,我们听到了低苦艾一直以来坚持的美国LCD式迷幻摇滚风格,无论是那优美煽情的口琴,还是充满了怀旧气息的吉他solo,其所够了的五泉山、白塔山,都让人心驰神往。副歌在简单明快的riff中,“兰州,总是在清晨里出走;兰州,夜晚温暖的醉酒;兰州,淌不完的黄河水向东流;兰州,路的尽头是海的入口”,伴随着口白和采样,再次彰显出乐队的浓浓诗情。

    在此之前,乐队主创刘堃以个人名字推出了一张趋于民谣的《嘿 青年!》,这对于低苦艾乐队来说也是大有裨益的。刘堃通过这张作品完成了一次深刻的自省之旅,对如何用极简的歌词、旋律、吉他来表现质朴的情绪有了寻道式的感悟。当他挥别五道口与中关村,回到自己的故乡兰州时,得以用更根源的表达方式来凝聚自己的音符。这在过往的低苦艾中是不曾出现的。《不叫鸟》以展现陇西壮阔的鼓点和吉他开场,猎猎的西北风扑面而来,而后又转入西式的摇滚乐编制,期间竟一气呵成毫不拖沓。《一个和一万个》中更多民族乐器上阵,包括唱腔也变得西域起来,可在口弦的拨动之外,乐队也不忘加入他们喜欢的钢片琴,更添几分难以名状的神秘感;更有另类低调的弹唱小品《小草草》,一寸寸地直抵人心。

    当然,怀念那个慢速摇滚青年的低苦艾的乐迷们也可以在《兰州 兰州》中大饱耳福,如《阿帮阿忙》同样有着浓郁的二十世纪六十年代风味。在梦呓一般的叙事中,乐队戏谑式地歌唱老无所依的理想,其中穿插着类似吉米·亨德里克斯式的颗粒饱满又剑拔弩张的复古吉他音色,其演奏技巧也是这样地让人怀念。在《那只船》里他们难得地玩起了ska,贝司手席斌美美地秀了一把。

    有乐迷表示,低苦艾正在快速地堕落成“校园民谣”乐队。如果你非得这样看,《清晨日暮》当然好听得甚至快赶上五月天(我承认,在这样的心理暗示下,我甚至会把这首歌类比五月天的一首经典作品《反而》),刘堃甚至在演唱的时候还用了假音。可是,专辑中个人最喜欢的另一首《红与黑》,听着里头简单的扫弦与分解时,我却由衷感谢低苦艾没有刻意地回避自己能够写出如此“流行”旋律的才能,没有因为自己的独立乐队定位而放弃了对最原始、最基础的审美需求。主唱刘堃在期间赋予了歌曲丰厚的人文性,把诗与歌完美地结合在一起。如果这是“校园民谣”,那又何尝不可?

    除了音乐性上的出类拔萃外,《兰州 兰州》也是一张堪称兰州“清明上河图”的城市画卷。在苏阳的《贤良》之后,我已经很多年没有听到国内的某支乐队如此地热衷于歌唱自己的家乡,以及关注那些在成长过程中不断擦身而过的都市小人物的卑微生命。感谢低苦艾,让我听到了那个来自黄河上游,那个干燥的西北古城,那个丝绸之路的重镇,那个刮着大风的陇西,其最真实感人的声音。

    (腾讯)

  • (10月1日刊于《南方都市报》。值得一提的是,这是我在高速公路上完成的,奇妙的经历。由于前几天忙着婚宴,现在才有空p上来。什么导聆的不足挂齿各位懂。)

     

    【前言】

    “十·一”长假,你有什么打算呢?是和几个车友们一起驱车逃离都市、享受大自然的新鲜空气?还是约上三五知己来到家中,做几道拿手好菜,促膝长谈直到天明?抑或趁着难得的假期宅在家中,阅读、煲剧、打电动,好好地享受没有工作困扰的私人时间?但无论你的选择是如何,音乐始终是长假中必不可少的一份子。

    尽管唱片销量逐年萎缩,但毋庸置疑的是,人们获取音乐的方式更简单了,音乐在生活中的渗透也更广泛了,现在我们不一定非要往唱碟机中放入唱片,也能随时随地享受到音乐,只要一打开手机,不仅有本地的海量存储,还有豆瓣电台、虾米电台等等丰富多彩的云端曼妙歌声;以及经典的广播电台,成熟的随声听播放器……信息化的时代太棒了。面对这浩如烟海的音乐世界里,我们为你精挑选了以下的专辑,分为“出游篇”“宅家篇”“派对篇”三个环节,希望对你的国庆长假美好时光有所裨益。

    废话不说,来,享“乐”至上!

     

    【出游篇】

    旅行团《Wonderful Day》

    厂牌:独立发行

    时间:2011年6月

    名副其实的“旅行团”,无论是朋友间的自驾游,还是一家人的其乐融融,这张《美好的一天》都能给你的旅途带来无尽愉悦。在首张专辑《来福胶泥》之后,旅行团积累了更多的演出、音乐制作经验,尤其是参与创作曾轶可、谭维维的专辑,为他们朝向“内地第一独立/流行跨界摇滚乐队”之路提供了无尽宝贵财富。于今年6月发行的新专辑延续了他们轻快混搭的风格,有着充满动感的节奏——提防你开车不会打瞌睡,漂亮的旋律尤其是吉他线——让你保持愉悦的心情,当然歌曲的内容也相当应景,《厦门之夏》《岛屿》《船》《柳江》无不是让人心驰神往的旅游主题歌曲,而旅行团乐队在本张专辑中有意识地改变过往小清新风格、向披头四寻求更英伦根源摇滚的表现方式,也让他们的音乐成熟度提升到了一个台阶,适合更多的80后群体。别说这么多,上路吧!

     

    Alexi Murdoch《Away We Go》

    厂牌:Zero Summer

    时间:2009年6月

    这是一张电影原声大碟,来自奥斯卡获奖导演萨姆·门德斯2009年的《为子搬迁》。这部从凤凰城到佛罗里达、游走了大半个美国的温情电影,实际上也是一部充满了美国传统公路元素的作品,穿插其中的是苏格兰音乐人Alexi Murdoch所创作的歌曲。对于Alexi其人,许多美剧迷都通过《越狱》中的一首《Home》认识了他,而之后首张个人专辑《没有尽头的时间》(Time Without Consequence)同样在乐迷中有着很高的口碑与评价。香港歌手方大同不仅在自己博客中力荐此专辑,更在自己的翻唱作品《Timeless》中cos了Alexi的封面一把,由此可见一斑。而《Away We Go》这张OST虽名为原声带,实际上论分量、质量可看做Alexi的第二张个人专辑,相较首张甚至风格更完整、品质更优。在围绕着“爱”这一主题,Alexi用简练的吉他拨弦和独一无二的嗓音勾画出一路的温情脉脉。

     

    Kenny Loggins《The Essential》

    厂牌:sony

    时间:2007年5月

    在许多人心目中,或许John Denver是当之无愧的上世纪最伟大的乡村摇滚第一人,他的音乐就如一盏明灯,点亮着回乡之路。但对于我来说,以《维尼小熊角落的家》走进美国千家万户的肯尼·罗根斯或许是被大众所忽视的、旅途中的又一绝佳伴侣。

    和《疯狂的心》中杰夫·布里吉斯饰演的落魄蓝调乡村歌手既相仿又不同,肯尼·罗根斯的音乐事业一直呈现着难得的折中主义:他曾短暂地坠入过加州迷幻摇滚,又因为与马西纳的组合成为仅次于保罗与加芬克的经典乡村民谣巨星;他的《妈妈不会跳舞》以浓烈的公路片风情被猫王所翻唱,而另一方面又因为《捍卫战士》《一日钟情》等电影主题曲成为商业性一时无两的DVD杀手;我甚至认为奥斯卡影帝在《疯狂的心》中的主题曲《The Weary Kind》是向罗根斯《信仰的飞跃》的另类致敬。无论是一个人只身上路,还是全家出游,这张专辑都能给你一段甜蜜、温馨、感人的回忆。你永不独行。

     

    【宅家篇】


    林宥嘉《美妙生活》

    厂牌:华研

    时间:2011年5月

    “朋友好多,不够社交网路多”,为什么非得跑到北京路上下九跟人火拼啊!“十·一”假期宅在家里刷豆瓣刷微博煲剧煲音乐不是很好吗!林宥嘉《美妙生活》几乎就是为长假御宅族而生的。“一觉睡到自然醒过来,不管这个胡闹时代到底有多坏”,每天就在《自然醒》中开始,在简单的吉他中《我总是一个人在练习一个人》,看看电影,翻翻《纪念品》,突然《想念》起某人,道一声《晚安》便结束了一天的生活。虚度光阴算什么,就怕没有时间可以浪费;寂寞怕什么,就怕你不快活。

     

    王若琳《The Things We Do For Love》

    厂牌:sony

    时间:2011年9月

    在漫长的假期里,为自己定一个阅读计划,然后开始循环地播王若琳的新专辑《The Things We Do For Love》。她不是什么高深莫测的爵士乐,就是细嚼慢咽、吞吞吐吐的那种东西,会是你的私人最佳阅读伴侣。无论是《Raindrops Keep Fallin' on My Head》还是《Lemon Tree》,在王若琳的演绎下都是那么的不愠不火。她演唱的时候,世界里只剩下自己,没有别人,她首先唱给自己听,也不介意歌迷们的想法。正因为她的高傲,使得她的音乐也变得那么地私人化,这却也使得听众更容易坠入其中,不被外界所打扰。

     

    范世琪《梦境》

    厂牌:和气音乐

    时间:2011年6月

    在宁静的午后,打开音箱,传来范世琪标志性的钢琴和嗓音:“有个女孩长的漂亮浓眉大眼睛,有个女孩唱歌跳舞还会弹钢琴,有个女孩淘气开朗有时也忧郁”。她就像是隔壁家的大女孩,在“十·一”和你一样宅在家里,闲得无聊便跑过来串门,自来熟地揪谈起了自己的心事:昨晚做了一个怎样的梦啦,自己的脾气怎么样的古怪啦,是有多少地盼望周末但又如何地讨厌星期日啦。在她清淡平实的声音里,以民谣为根基、爵士为肌理的音乐风格中,范世琪展现了自己安静的气质以及平易近人的性格,长假里有这样一个妹子的陪伴,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派对篇】

    陈珊妮《I Love You,John》

    厂牌:亚神

    时间:2011年6月

    在专辑刚上市时,我便夸下海口,称其为“毫无疑问的华语乐坛年度最佳舞曲专辑”。《I Love You, John》秒杀了蔡依林、潘玮柏、张靓颖、罗志祥等一大串名字,它有着时髦的跳舞节拍,蕴含了咆勃乐精髓的钢琴,还有老搭档徐千秀越来越能把握到流行音乐脉搏的吉他riff,无论是歌曲的整体感、流畅度都堪称享受。在全世界都在玩舞曲的时候,陈珊妮玩出了自己的风格,且这种风格是衍生于自己固有节奏的基础之上。因此,在聚会的时候,大呼一声,“我爱你,装”,抑或是放一首挥霍的《青春》,保准绝无冷场。

     

    Bjork《Biophilia》

    厂牌:One Little Indian

    时间:2011年10月

    在美国作家汤姆·拉伯《嗜书瘾君子》一书中,关于书瘾的状态判定,举了这么一个例子:在聚会里,大家谈笑风生,突然有个朋友从自己的包里掏出一本书,旁若无人地看了起来,这时候作为主人的你,该怎么样?瘾君子的标准回答是:立马从自己的书架里抱来一摞书,人手一本,大家开始看书。这还真不是一个冷笑话,若你的party参与者另类文艺青年占了如此的分量,很有可能出现上述的情景。关键场合,幸好有冰岛女神比约克在场。《Biophilia》是独立天后的最新作品,这或许是bjork近年来商业性和艺术性结合得最好的一张专辑了。它有着动静皆宜的美妙聆听体验,既不失《Moon》《Virus》这样小清新旋律性极强的作品,让人忍不住跟着她的脚步优雅地扭动身躯;同时,专辑中那简约主义的精致编曲、游离于主流之外的声线,又具备着派对音乐、背景音乐的特性,最适合闷骚系的文艺青年沙龙场合。

    值得一提的是,本次《Biophilia》的载体是一台iPad,整个包装异常精美,用橡木盒子装着,歌本厚达48页,用布面封皮,棉线缝制,并附一套镀铬音叉等。整套售价500英镑,有能力的朋友,在派对上当着朋友的面显摆出来,一定让所有人目瞪口呆!

  • 许多身经百战的碟友单凭封面就能分辨出某张专辑音乐上的优劣,Trio ELF的《Elfland》正是这样的一张唱片。

    来自德国的爵士乐队组合TRIO ELF,由钢琴手Walter Lang、贝斯手Sven Faller、鼓手Gerwin Eisenhauer三人组成——你从充满创意的封面里已经可以看出三人所扮演的角色。单看配置似乎稀疏平常,和普通的三重奏无疑,但只要你听过他们的音乐,一定会惊为天人——我搜肠刮肚,这已经是我所能找到的还算贴切的形容词了。

    从首张专辑《ELF》(2006年)开始,他们就在传统的原音爵士三重奏中,大胆地融入欧陆浪漫电音元素。在轻松愉悦的经典三重奏里,他们放纵着骨子里头的groovy,与大量的电子采样相互环绕,让Thelonious Monk、Paul Desmond、Milton Nascimento的作品绽放出新世纪的光芒,而改编“电音莫扎特”Aphex Twin的两首作品《Four》及《Flim》更是表明了他们的态度。而到了2008年,他们推出第二张作品《746》,虽然增加了更多的原创部分,但风格或受到了德国另一支著名电子团体Kraftwerk的影响,变得更为地techno。平心而论,个人对电音和舞曲并不太感冒,若掺的分量多了,便无福消受。幸好,在2010年,Trio ELF又回到了处子作时那个温暖的样子。

    开篇曲《Ponta de Areia》中,在犹如电子鼓机的梦幻节拍中,我们冲上云端;这一路还承载着晶莹剔透的饱满钢琴音色,upright bass如阳光下的植被生长。间中传来了巴西国宝Milton Nascimento如史诗般的长啸,这位经年累月与全世界各地爵士乐手合作的巴西音乐地标人物,在偶然间听到这鬼马爵士三人组的音乐后便赞不绝口,也忍不住在专辑中一亮嗓门,确实是神来之笔。

    里约热内卢的热情也感染了Trio EFL整张专辑的脉络走向,何况本身他们就不是正儿八经的主。请听《Ocean》,无论是钢琴的弹跳还是整体的节奏,都充满了巴西之桑巴和拉丁爵士的神韵,尤其是主题旋律中琴音的弹跳,几乎让人忍不住要立马跟着跳起来!另一首向Bossa Nova大师Carlos Jobim致敬的《Casa Do Tom》早前曾收录在乐队钢琴手Walter Lang以个人名义所发行的专辑中,这次再找来巴西著名的天才鼓手Marco Lobo合作,更展现出强大的底蕴,颇具复古的感觉下又不失新世纪之审美风韵。

    擅长跨界的Trio ELF这次还翻玩了Blink 182的Down。这是一个几乎完全看不到原作的改编。朋克爆裂的吉他失真,被诠释成优美无比的爵士三重奏,而你仅能从钢琴riff与和声走向中寻找到Blink 182的一点影子。这是该专辑中个人最爱的一首。另一首颇为“摇滚”的作品则是《Sounds In My Garden》,不仅有着摇滚的鼓点,还有类似吉他哇音的键盘合成效果,这是……“车库重金属-爵士”?

    当Hiphop、Techno不再以表面化的元素展现,而又回到了内敛的节奏里,回到钢琴的即兴和贝斯的抚摸中,如专辑中压轴的同名曲《Elfland》,真是名副其实的曼妙仙境。这样的Trio ELF真棒——其实,喜欢电子音乐的朋友可以去听下专辑里的《Hammer Baby Hammer》,差点没让我以为自己进了Disco舞池。

    (搜狐:http://music.yule.sohu.com/20110918/n319732412.shtml

  • 这是近年来我看过最好的一场演唱会。

    在林宥嘉广州“神游”演唱会结束时,我发了这样一条微博。绝非哗众取宠,也绝非讨好唱片公司,这绝对是真情实感。

    以“星光大道”冠军身份出道,林宥嘉不停地摸索,从《神秘嘉宾》里中规中矩的传统情歌,到《感官世界》里开始释放自己内心的猛兽,以及《美妙生活》中完全自我的挥洒表达,三张专辑如三个台阶,他的进步有目共睹。除自身的天分外,华研音乐一流的企划也居功至伟,使得林宥嘉总能在主流音乐领域中领先半步,不多不少,恰如其分,却能领导潮流,并超越流行。当晚的广州演唱会正是这一切的缩影。

    在《我总是一个人在练习一个人》的电吉他自弹自唱中,林宥嘉开始了长达约3小时的表演。当晚的演出场地选在了天河体育中心的室内体育馆,同一时间,在相隔300米开外的天河体育场正上演着广州恒大坐镇主场与山东鲁能对垒的中超重头戏。相比天体场均五万人的上座率,林宥嘉的场馆规模可谓相形见绌了。可这正好,因为小型场地,反倒更有气氛。没有dancers的伴舞,因此林宥嘉无需特地练习舞蹈动作,专心唱歌就好了;这场更纯粹的音乐会,只需要一个鼓手、两个吉他手、一个贝斯手、一个键盘手、四人的小型弦乐团,这就棒极了。

    当晚,整场演出都以band sound的方式进行,好几次我以为自己在看着五月天。从第二张专辑开始,林宥嘉的歌曲越来越偏向乐团化,尤其是新专辑中,如《自然醒》《纪念品》等,本身的制作方式就极具现场感。在“神游”演唱会里,在设计rundown的时候特地把这些歌曲都拼在一起,而当林宥嘉把《感同身受》《歇斯底里》《不换》以及上述的曲目一口气接连唱出时,现场完全high爆了,内场区完全成了摇滚区,所有观众都从座位上起立,并出现了流行歌手演唱会中难得一见的pogo——是的,这pogo的程度会让你以为自己在愚公移山,在tutu,在mao,在看顶楼马戏团,在看carsick cars——可实际上,你看的是林宥嘉。

    如果单是因为乐团化,这不足以让我认为它是顶级的。当晚,演唱会穿插了三段精心设计的VCR,不知巡演结束后,华研是否会有制作live DVD的计划,不知是否会放入这些影像。而我在此可以预告一下,这VCR,比陈绮贞的还要好看——一字千金的口白,充满日式风味的镜头,与上下文衔接得丝丝入扣的情节设计,并很好地为演唱会划分出天然的层次和段落。至于现场的Stage Design,以投影与林宥嘉本人互动的方式进行——这是我看过最棒的舞美。在以歌曲原有MV视觉元素为基础的前提下(如《眼色》的眼睛,《看见什么吃什么》的大餐,《唐人街》的霓虹灯广告牌),每一段影像均经过重新的精心设计,并在舞台的左侧打造了一面凹凸有致的背景墙,极大地增加了舞美的层次感。《晚安》时的枕头和床,《残酷月光》时的银白色灯光和化作天使的翅膀,《想念》曲终时出现的林宥嘉与广州塔的合影宝丽来,《请说》时与从天而降的老式电灯的倾诉和发泄……这一幕幕场景使得演唱会提升至好比一场多媒体音乐剧,每首歌均有立体而可触碰的情感,均让人无比印象深刻。

    至于林宥嘉本人的发挥,在近三个小时里唱了30多首曲目,三张个人专辑几乎首首不拉,包括参加星光大道时的成名曲目《我爱的人》、翻唱黄耀明的《金粉世家》等,状态放松自然,各种卖萌、傲娇等,调动现场气氛也毫不含糊。

    因此,无论是音乐、气氛、舞美,林宥嘉的“神游”都无懈可击,这才能被我认为是“近年来最好的演唱会”。

    好了,我不剧透了,林宥嘉还有杭州、成都等地要去呢。

    (腾讯)

  •   6月18日。第22届台湾金曲奖。在这个“越来越不被care”的颁奖礼中,有两队尤其不被care的乐队。一个是回声乐团,他们凭借着第三张专辑《处女空气》入围最佳乐团奖,除了在例行公事的红地毯、以及最佳乐团奖揭晓时的分镜头里,他们露脸的机会并不多;另一个是提名最佳新人的io乐团,他们在一年级生的汇报演出中full band上阵,唱了一首新专辑《就算今天赢了,明天又会如何》中的主打歌《真实》,但其实在这一环节里大部分观众的注意力放在了严爵或韦礼安上面。

      为什么我会提到这两支乐队?嗯,我想你已经猜到了,他们的专辑都受到了“辅助乐团录制有声出版品案”的资助,这是我们本期《乱弹山》的话题。试想一下:组乐队,玩音乐,还能向政府申请费用,最后还跑到金曲奖上去了,听起来很让人兴奋吧?

      下面,就让我们先通过一组简单的Q&A,走进“辅助乐团录制有声出版品案”。(策划:小樱、iphen

    【辅助金之Q&A】

    Q:“补助乐团录制有声出版品”是一个什么东东?

    A:为达成扶植台湾流行音乐产业,协助优秀乐团录制有声出版品之目标,台湾行政院新闻局自2007年起开办“补助乐团录制有声出版品”案,甄选具原创性、富创意及音乐价值、且未发行的乐团作品,由专业人士组成的评审委员会选出优秀乐团作品,由新闻局对其发放的录制专辑补助金。

     

    Q:它设立的目的是什么?

    A:台湾新闻局期望藉由补助乐团录制有声出版品方式,可以促进乐团在音乐制作上的独立性,使他们可以不受外界因素影响地去策划专辑。对乐团产生具扎根性的实质助益,好让更多人听到在主流市场无法接触到的音乐,并且也让台湾的音乐元素变得更多元。

    乐团补助案也将提高乐团音乐人的原创力,让台湾的环境跟日本、欧美国家一样,大家都有机会投入音乐的领域。新闻局相信这种扶植未在市场上得到很多资源的音乐辅助方式,可以使台湾国际音乐趋于多元及建立更巩固的基础。 

     

    Q:一个乐团需要什么资格可以申请补助金?内地的乐团可以申领吗?

    A:申请乐团以二人以上为限,且团长及团员半数以上应领有台湾地区身证。因此,内地乐团无法申领。

     

    Q:如果我同时在多个乐团,那么我能申请多份补助金吗?

    A:新闻局接受同一人跨团报名,但以两个团为限。举个例子,也就是说蜡笔可以凭借草莓救星和Nylas同时申请两份补助金。当然他们交给新闻局的作品也是完全两组不同的作品啦!

     

    Q:申请时需要办理什么手续?

    A、申请表

    B、企画书;内容应包括:创作概念、内容简介、制作方式、发行计划、作业周期、预估经费、乐团简介(含乐团成立、团长、团员、表演、发片或得奖经历等);

    C、申请补助之有声出版品样带(应以CD形式呈现)一份,并贴妥基本数据卷标(注明乐团名称及曲目),样带曲目不得少于三首,歌曲长度不限;

    D、团长及每位团员均应缴交身分证影印本,若为外籍人士者,应缴交居留证明及工作证明复印件; 

     

    Q:审查委员会由哪些人组成?评审的标准是什么?最终的补助金金额是由他们决定的吗?

    A:审查委员会由新闻局遴聘专业人士组成,评审标准由该委员会议定。评审委员不在新闻局中任职,但根据规定会向其支给审查费或出席费。

    评审委员会将提出建议获补助名单,并就补助金额提出建议。但实际补助金额及补助名单,由本局核定(详见后叶云平采访)。

     

    Q:我能申请到多少补助金?

    A:补助金额由新闻局视乐团递交的企划书内容决定,并以新台币80万元以下,30万元以上为限。纵观2007、2008、2009三个年度的补助情况,金额从最初的16万,到后来的50万。该变化一方面得益补助金制度的日渐完善,另外,乐团的企划创意也越发成熟,也成为补助金金额逐年增长的一个原因吧。

     

    Q:补助金的发放是一次性的吗?

    A:按规定,补助金会分二阶段拨付,并以获补助之乐团团长为受领人。第一阶段的补助金只占总额的30%,完成签约手续后即可领取;第二阶段则拨付余下的70%,需要完成有声出版品录制后,上交成品并列明经费收支明细表,才可领取。

     

    Q:乐团申请到补助金后,需要做些什么?

    A:获得补助的乐团须于契约书内规定时间(一般为六个月内),完成获补助金之有声出版品之录制,获补助金之有声出版品曲目总长度不得少于三十分钟(这便间接说明了EP是不具备申请资格的),获补助者应将录制完成之有声出版品及结案报告表送交新局审查。同时,乐团应该无条件新闻局办理成果发表会,并于相关推广活动中公开演出。


    台湾乐团节。由台湾新闻局主办。

    Q:获得了补助金但是专辑因故未能出版,乐团需要把钱退回吗?

    A:获补助乐团如逾期未交齐所需材料,新闻局将废止其补助金受领资格,解除补助契约,获补助乐团应将第一阶段补助金金额缴回新闻局;同时,获补助的乐团团长逾期未提出第二阶段补助金核拨申请,或虽提出申请,但所附文件、有声出版品不全,经新闻局限期补正,仍不补正或补正仍不完全者,新闻局将废止获补助者之补助金受领资格,解除补助契约,获补助者应将第一阶段补助金金额缴回新闻局。如被废止资格的乐团,两年内将不能再申请此金。

     

    Q:如果补助金不够我完成一张专辑,我能再追加申请吗?

    A:不可以。补助是一次性的。没有追加。请乐团自行规划辅导金的用途。

     

    Q:乐团能从补金里获得个人/乐团的收入吗?

    A:这个问题算是一个漏洞,但确实存在造假的可能。在通过评委的审定后,可应付式地给一张作品,并将剩余的辅导金用作私人用途。根据目前的资料,未有相关情况的查证。

     

    Q:补助金是否可以帮助乐团做发行和营销方面呢?

    A:其实辅导金就这么多,看乐团怎么用而已。

     

    Q:过去的几年中,有哪些乐队、作品,是得益于这个辅导金的呢?

    A:包括Tizzy Bac、自然卷、棉花糖、1976、甜梅号、这位太太、929、nylas、橙草、好客、薄荷叶、雀斑、草莓救星、八十八颗芭乐籽、拷秋勤、回声乐团、来吧!焙焙!、丝竹空、宇宙人乐团、丝袜小姐、董事长乐团、浊水溪公社、轻松玩乐团等内地乐迷耳熟能详的台湾独立乐队,均有获得过此辅导金。甚至包括本次22届金曲奖中以《就算今天赢了 明天又会如何?》入围最佳新人的io乐团、以及凭借《处女空气》入围最佳乐团的回声,也是这一项辅导案(2010年)的受益者。

     

    Q:在其他国家和地区,有类似的辅导金吗?

    A:有。政府补助乐团政策在许多国家如加拿大、英国、日本等均已施行多年,且成效显著。

     

    【辅助金相关访谈】

     

    【叶云平】

    台湾著名乐评人,曾参与草创“贡寮海洋音乐祭”,并参与了多次海洋音乐大赏的评审之一。曾出任两次“补助乐团录制有声出版品”评委会。

     

    问:新闻局设立乐团辅助金这一项目,是否有一个“重要的”推动者,或者说是有哪个“关键人物”?

    叶云平:此案起源有些阴错阳差。2007年,时任新闻局长的郑文灿,有感民间的乐团创作风气越来越盛,便起意由局里来主办一乐团大赛,更加以鼓励提携;没想到在筹备的咨询会议上,遭到众谘委(包括我)一致反对办比赛,我们的理由是:当时各式名目(官、民)的乐团比赛已经太多,一窝蜂的结果只造成多数为比赛而比赛,高额奖金几未用于音乐制作(反而吃喝玩乐),对乐团作品的呈现并无帮助;新闻局毋须凑此烟火式的热闹……于是众人建议不如将原预算,改用于资助乐团的专辑录制,其成效与建设性更佳,才有了第一次的“补助乐团录制有声出版品”。

     

    问:当初设立这个辅助金时,金额是以什么标准定出来的?新闻局内和评委间是否有过讨论?

    叶云平:总预算由新闻局编列,个别金额则交评委决定。至于补助金的额度及给法,历来在评委间迭有争论,大致分成几种意见:金额压低,补助多团;反之,金额提高,只补助有经验有实力的团队;另有各团金额不一,端看企划书内容再定的主张。目前较被接受的一团 50 万新台币的补助,则为录制一张具基本质感的专辑的台湾行情价。

     

    问:对比起新闻局在其他艺术门类的辅助制度(如营销创意、海外演出等),乐团出版物辅导金处于一个怎么样的地位?

    叶云平:这是一项比较聚焦在音乐创作内容及乐团实力上的补助,相对单纯。

     

    问:评委有哪些人组成?是由新闻局任命,还是可以自己竞选?评委有期限吗?

    叶云平:评委由新闻局遴选,亦接受业界推荐。任期并无限制,但每年会更换三分之一至半数的评委。

     

    问:评委需要做哪些工作?如何保证公正性(是否有一个监管的机制)?如是否会出现某评委跟某乐团私下关系比较好,会否出于一个“照顾”的心态?

    叶云平:评委工作为聆听报名乐团的Demo、审阅其专辑企划书,再开会讨论补助对象及金额。公正性则存于评委心中的那把尺:音乐/乐团圈子不大,私下认识在所难免,但这是纳税人民的辛苦钱,无论关系好坏的报名者,皆要以听觉上的专业判断来对待 ── 评委均为行家,若欲刻意护航,很难不被发现。

     

    问:补助金对台湾独立音乐圈,其促进作用是否有在这几年体现出来?但这其中会否有一些负作用?或者说限制。如乐团的创作会否去迎合新闻局的审美?

    叶云平:几年下来,确实帮助不少优秀乐团发片,虽也有滥竽充数、不负责任之作,但整体上算是瑕不掩瑜。目前只担心乐团全倚靠补助金做音乐,或发完片就好。

     

    问:对于乐团来说,应该如何看待这个补助金?对于申请辅助金的乐团,你的建议是什么?

    叶云平:忽略了另寻合作资源,以及经营自我市场/营销的重要;此方面尚待观察。

     

    问:你觉得这几年,用补助金的乐团出版的专辑里,那些是你比较喜欢的?

    叶云平:回声、橙草、静物、甜梅号、浊水溪公社、丝竹空等。

     

    【马世芳】

    台湾著名乐评人、作家、广播人。现任News98电台节目主持人、五四三音乐站站长。著有《地下乡愁蓝调》、《昨日书》。译著有《列侬回忆》。

     

    问:我们翻看乐团辅导金的获辅助名单,包括草莓救星、1976、甜梅号、这位太太、929、nylas、Tizzy Bac、橙草、来吧!焙焙!,这些都是大家耳熟能详的乐队,也都有上过你的音乐543节目。你觉得这几年,通过辅助金出版的专辑里,那些是你比较喜欢的?

    马世芳:说实在的,我从没特别注意哪些乐团专辑领了辅导金呢,为了回答这题还特别查了半天。个人觉得,1976、静物乐队、回声、好客、Message、丝竹空、Tizzy Bac、黄连煜、董事长,都很不赖。

     

    问:你觉得“乐团辅导金”的设立,是否促进了台湾独立音乐在数量上的繁荣与质量上的提高?

    马世芳:政府补助是不是促成了台湾乐团数量的繁荣?我不这么觉得,当今音乐场景之中,出版唱片早已不是最重要的项目了。但补助款对录音质量的提升,应该是有一点帮助的,范围仅限于本来就有概念,懂得怎样用有限预算把制作做好的团队,并不是每个拿了补助的团都录得出好唱片。

     

    问:你自己怎么看待政府设立辅助金的这一行为?“行政院新闻局”这一设立方的政治背景,对于乐团的表达自由是否有所影响?我知道去年十月的时候,新闻局有搞一场乐团连唱的live,是让这一年里有获得乐团辅助金的乐队进行一个类似“成果展示会”的演出,不知道你是否有去参加?由政府主办的摇滚音乐节,在内地是无法想象的。

    马世芳:政治背景的影响,依我所见是微乎其微。评审会议上,列席的官方代表向来谨守分际,从来不会干预评审委员的讨论,更不会试图影响或改变投票的结果。评审名单固然来自新闻局邀约,但考量的也是各人的音乐专业背景,比较没有政治方面的顾虑。至于乐团录制的作品内容,官府也不会干预。“农村武装青年”出了张名为《还我土地》的专辑,大力挞伐农业政策、核能政策与官商勾结,照样拿补助款,便是一例。

    成果展示会对新闻局来说,也算“政绩验收”吧。我参加过两届的“乐团节”讲座和主持活动,依我有限的参与经验,活动立意是好的,但在企划、宣传上可以再积极、生动、深刻一些。

    论及政府主办的摇滚音乐节,首推新北市(前台北县)政府主办的贡寮“海洋音乐祭”,每年都有十几万人参加,这才是真正大规模的活动。乐团补助的成果展示,相较之下只是小小的展演。若要深入了解公部门主办摇滚音乐会的种种,建议应当从海洋音乐祭下手,会更有收获。

     

    【查尔斯】

    卓煜琦,曾在波丽佳音、魔岩唱片任企划行销,后创立台湾著名独立音乐厂牌“风和日丽”,成功推出陈绮贞、自然卷、929、黄小祯等独立音乐人作品。

     

    问:风和日丽从什么时候开始有辅助金资助的唱片发行?

    查尔斯:风和日丽第一次申请新闻局乐团补助是在2008年,那年一共有929《也许像星星》和NyLas《同名专辑》两张专辑获得补助。

     

    问:对于独立唱片来说,这大大减少了投入。但也出现一个问题,当创作资金被解决后,风和日丽的功能产生了怎么样的转变?(对于唱片厂牌的经营者,这个金对你最大的影响是什么,对公司的经营会不会有所变化)

    查尔斯:不论对独立乐团或公司来说,这个补助确实对于唱片制作的质量能有很大的提升,只不过制作其实不算是独立音乐最大的困难,很多乐团都能在很有限的预算中,制作出非常动人的作品,像自然卷的第一张专辑,就是在自家录音室完成,却也获得金曲奖三项入围。以我来看,独立音乐更缺乏的其实是营销部份的资源,在这个部份,风和日丽一直以整合活动与网络的方式,创造音乐本身的价值感,所以严格来说,金额不算高的乐团补助,对于这方面并没有非常大的帮助。

     

    问:作为独立音乐场景的一份子,你怎么看待政府这个行为;促进的方面有哪些?同时有限制吗?

    查尔斯:同上提所述,这当然帮助了乐团能够制作更高质量的作品,完成更多想象,让独立音乐与所谓主流的制作更靠近一步,限制部份倒是还好。

     

    问:对于申请辅助金的乐团,你的建议是什么?

    查尔斯:不管有没有获得补助,我想乐团在开始制作之前,就应该掌握自己的作品的基本概念,想要传达什么样的意念,用什么方式(音乐,编曲等)传达,并且应该试着搞清楚谁会来听你的演出,谁会买你的唱片,我觉得这个是最重要的了。

     

    【吴志宁】

    台湾著名诗人吴晟之子,929乐队主创,现正筹备个人专辑。

     

    问:你们是从哪个渠道了解到“补助乐团录制有声出版品”这个辅导金的相关信息的?是谁提议去申报这个辅导金的?

    吴志宁:最初是乐团朋友告知的,我们就上网查询申请的方式,然后929的团员们一起讨论报名与否,一起完成报名的各项细节。

     

    问:最初成功申请到辅助金时,心情如何?

    吴志宁:当然是开心,除了有被肯定的感觉,当然最重要是有一笔资金可以补贴录音的成本,制作专辑时会比较没有后顾之忧。

     

    问:30万台币的金额,这笔钱如何安排?我自己也有参与过独立音乐专辑的制作,折算后光是生产成本大概会在10万台币左右(1000张),但乐团平时的创作时间、添置乐器、如果自己还有专属的录音设备等,这些开销几乎是无法估量的。因此,拿到辅导金后,你们会因为这个金而做一些特别的理财工作吗?

    吴志宁:对929而言,这笔资金主要就是针对录音制作的补助,但我们并不想把这笔资金当做唯一或是最重要的,至少态度上,我们会把这笔资金当做一种鼓励,一种附加的帮助。

     

    问:除了生产成本外,辅助金对于唱片出版后的营销和发行有帮助吗?

    吴志宁:新闻局在唱片出版后,有一系列的巡回演出,这部份我个人觉得很不错,除了帮助乐团宣传,也提供音乐人交流的机会,但我认为最后还是要回到音乐人自己本身,回到乐团的创作、练习、制作、现场演出、公司的宣传和企划,这些才是乐团的本份,是永远不变最重要的事!

     

    问:你们从辅助金里能得到个人或者乐团的收入吗?

    吴志宁:乐团的收入其实就是来自于专辑的版税和现场演出,甚至很多乐团录音还必须自己掏腰包,把生活费都赔下去。

    所以补助金如果能补助公司成本的部份,相对的乐团自己负担制作的成本低了,也等于是生活的收入增加了。

     

    问:辅助金的审评机制等,对你们的创作会有负面的作用和限制吗?

    吴志宁:辅助金的出发点是善意的,也许机制上有许多需要讨论的部份,但这些问题太琐碎,不适合在网络社群或是简单的访谈中讨论。

    我一直认定要报名这项补助计划,对这个机制就是抱着乐观、有弹性的态度,没入围不应该怪罪任何机制,入围了也不该忘记创作者唯一该专注的音乐本份!

     

    【蜡笔】

    台湾著名独立乐队草莓救星的主创兼主唱,同时也是电子民谣组合nylas的主心骨。

     

    问:你们是从哪个渠道了解到“补助乐团录制有声出版品”这个辅导金的相关信息的?是谁提议去申报这个辅导金的?

    蜡笔:刚开始是听拿到第一届乐团补助的朋友在讲这件事 (因为当时这笔钱对独立音乐是很大的帮助),之后就决定要报名;草莓救星先报名第二届,NYLAS好像是第四还是第五届吧。

     

    问:最初成功申请到辅助金时,心情如何?(蜡笔以草莓救星和nylas的名义都分别申领过,可以谈谈这两次的不同心情?)

    蜡笔:草莓救星拿到辅助金当然是很开心呀!当时我们还没跟风和日丽合作,那个时候我们没有唱片公司,什么都自己来,不管多少钱都是及时雨,雪中炭。

    草莓救星跟NYLAS的企画案都是我在写。因为草莓在投企划时,已经有好几首歌在stand by等着录音。当知道我们拿到补助,就是觉得很棒、要大家一起开始工作了! NYLAS就比较可怕一点,因为那时很想拿到这个案子,我就写了一个我自己也觉得有点大的概念型企划案(就是你们现在看到的NYLAS同名专辑)。拿到补助之后,心想……天呀!我们真的要把这个故事书专辑的企画做出来啦!阿尼做音乐,我做视觉,大家都花了超久的时间,但成果我们都很满意。

     

    问:30万台币的金额(草莓救星第一次申领的时候是21万,nylas后有申领过30万),这笔钱如何安排?我自己也有参与过独立音乐专辑的制作,折算后光是生产成本大概会在10万台币左右(1000张),但乐团平时的创作时间、添置乐器、如果自己还有专属的录音设备等,这些开销几乎是无法估量的。因此,拿到辅导金后,你们会因为这个金而做一些特别的理财工作吗?

    蜡笔:那时候草莓的成员都刚毕业或还在找工作,我们拿到那一大笔的补助,最想大家分一分当生活费……哈,怎么可能可以……草莓救星大部份的就是拿来录音,混音跟后制,10万台币的话,现在大概连录音都不够,21万就很拮据的使用,工作人员都找好朋友来弄,设计都自己做,能省则省。

    NYLAS拿到补助没多久,我们就跟风和日丽唱片签约成为旗下艺人。但当时做的企划真的很大,录音+制作+混音+后制+印刷就已经远远超过30万补助金额,公司也提供了大部分制作成本在加上补助金额,NYLAS的专辑才出生。

    你说时间成本跟器材,这些应该都是算我们自己的岁月经验累积,一方面也是自己喜欢的,用钱很难去算啦。我们有想过拿补助金去投资股票或基金,让钱去滚钱,我们就有更多的经费可以去盖团室或买更好的器材,但是风险太大了,难讲说刚丢下去说不定就赔光,还要自己再拿钱出来贴(重点是专辑一定要在期限内交出来)最后我们都还是乖乖的把钱拿来做专辑。

     

    问:除了生产成本外,辅助金对于唱片出版后的营销和发行有帮助吗?

    蜡笔:如果要把唱片做得很好,大概99%都丢到生产成本里(1% 是生存成本=录音时买东西吃吃喝喝),发行或宣传的部分就要靠公司了。

     

    问:你们从辅助金里能得到个人或者乐团的收入吗?

    蜡笔:如果辅助金超多的话就有可能……我们的收入大多数还是来自于自己的工作,乐团收入就靠表演,像草莓救星拿到的演出费,我们都不分,全部缴入团库变乐团基金,拿来练团,或有活动需要使用,希望哪天存够了弄一间自己的练团室或一起出国旅行!

     

    问:辅助金的审评机制等,对你们的创作会有负面的作用和限制吗?

    蜡笔:评审的标准其实我们都不清楚,就尽量把音乐做好,企划案写好,去争取补助金。

    有拿到钱,对不是商业体制下的独立音乐圈来讲,当然有正面上的帮助呀。只是当时草莓申请得到补助后,三个月内要完成专辑并出版,时间上的压力很大,后来几届就变成5-6个月,时间拉长了,这样比较好,比较有时间去做好专辑,我们也很希望能有一个乐团艺术村的,能够提供场地跟器材让乐团可以有自己的空间专心写歌跟练习。如果有这样的补助可以申请就太好了!

     

     

    【结语】

      当我第一次听到“补助乐团录制有声出版品”这个东西的时候,我就对它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对任何一个“Band仔”来说,对玩乐队这个事情总有一种矛盾的情感。一方面它是青春热血的记忆,另一方面它也代表了成长的无奈,以及社会的现实。步入社会后,慢慢地远离了“班房”,但却在另一个层面上接触到许多和我一样因为各种理由放弃了乐队的人们。而当我得知玩乐队这件事情可以获得一份数额不小的资助、且该资助是由政府组织和提供时,内心的波澜可想而知。

      毋庸置疑,政府主导的行为均有其政治目的所在,尤其是在文化体制建设方面,“文化是国家的血脉和灵魂,是民族凝聚力、创造力的重要源泉,是综合国力竞争的重要因素,是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支撑”。实际上,台湾新闻局当前设立的音乐类的辅助金项目相当繁多,除了上述的乐团辅导金外,还有唱片行销创意辅导金、录音室辅导金、海外演出交流辅导金等近十个品种。当然,要在这里详细论述这些政府对音乐辅助行为的政治性不太适宜,篇幅亦有限,如果要算上由新闻局主办的台湾金曲奖、以及由屏东县主办的垦丁音乐节等,就更加难以理清。但总体而言,鼓励该地区文化发展和民众的创造力、以此加强民族的文化向心力,以此来概括政府在文化行为上的目的,大致如此。

      但“补助乐团录制有声出版品”有一定的特殊性。首先,它鼓励和赞助的对象是地下独立乐团,虽夹杂爵士、民谣、民族等,但主体还是以摇滚类为主。摇滚乐本身就是一种反应社会矛盾激化的产物,其中必定包含着音乐创作者一定的政治诉求、以及对社会现状的不满。而政府出资奖励摇滚乐队,多少就有点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意思。这样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又是为了什么呢?

      其实,我们在台湾新闻局最早关于此乐团辅导案的发文中,可以看到有这么一段:“新闻局希望透过乐团补助案的实施可以帮助这些非主流音乐、未曾获得商业团体援助、属于台湾原生创造力的独立音乐有更多的发表舞台及市场空间,进而成就更多的张悬及伍佰,让台湾独立音乐更受重视及呈现蓬勃的发展。”是的,这里特别提到了张悬和伍佰。伍佰早年走遍台湾各地pub进行现场演出,包括包括“息壤”、“The Gate”到“Live Ago-Go”等,通吃地下主流乐坛;而张悬的足迹大致相同,也是在台北各大live house如女巫店等演唱,渐渐打开知名度,进而受到主流乐迷追捧。可想而知,新闻局初衷是为了鼓励更多“这种类型”的音乐人,一方面是为逐年疲软的主流乐团补充血液,一方面也是为了挖掘具有台湾本土特色的新一代偶像音乐人。因为,从某种角度来讲,陈升、伍佰,或上升至罗大佑,其对民众的意义是远远大于周杰伦、蔡依林的。因为,周蔡之流只是工业流水制造业下的商品,而陈升是能够代表台湾这一地区文化面貌的艺术品,足够成为政府的名片。

      可当我们翻阅历届的获奖名单时,尚未能见到这样的“成果”。目前,获奖乐队大体可分为两派:商业性强的和商业性弱的。前者多为近年来台湾独立音乐不断冒出的“小清新”乐团,后者则多为重型摇滚以及偏艺术类的团体,距离“下一个伍佰”的目标还有很长的一段距离。

      近年来,华语乐坛最严重的问题,是造血能力不足的问题。这或许是一个恶性循环,因为产业链出现了断层,音乐创作者的利益无法被保障,成名已久的大牌歌手可以通过一些不痛不痒的罐头专辑来保持曝光度,通过商演来获利,而新人的生存空间却被极大地压缩,尤其是日渐萎缩的词曲作品——这一部分资源更被大牌歌手垄断。你能举出近几年来涌现的不错的乐坛新人吗?但我们看到了台湾方面由政府所带头做出的一些努力,在未能触及产业链条基础的情况下,通过政府出资赞助的形式对乐坛进行“输血”,虽不是从根本上对“造血能力”进行改善,但至少其态度值得肯定——有作为,而非袖手旁观。但另一方面,这毕竟是治标不治本的方法,它只是解决了音乐人在制作一张专辑时所需要生产成本的部分,这只是音乐创作、制造中的一个很小的环节。它不能解决音乐人的吃饭问题,甚至可以说,乐团辅助金其实没有太大的实质性作用。

      这听起来有点泼凉水,但确实如此。早前曾和广州独立乐队“沼泽”主创海亮谈及此话题,对他来说,如果突然给他十万元人民币,他其实“并不知道该怎么去用这笔钱”。这不会是乐队成员的生活费,实际上乐队成员本身也有自己的工作来维持生计;这不会是乐队宣传费用,因为十万块远远不够;这不是买乐器、添置录音设备的费用,因为要这样花的话,那十万块一下子就没了。而台湾新闻局期望通过乐团辅导金来激发独立乐团本身在音乐创作上的“独立性”,这一说法实在是有点叉腰肌和不切实际。对于一个乐团或音乐人来说,最大的花费和困难在于渠道、通路的营销以及宣传推广,这方面都需要依托唱片公司的支持。当然,如伍佰、张悬这样扎实的口碑营销也并非不可,但在残酷的当下,若非是富二代,音乐人能撑得到大红大紫的那天吗?这样的几率又有多少呢?

      “补助乐团录制有声出版品”辅助金案是一个长远的、需要有耐心的项目。它解决了独立乐队在录制专辑时所需的一部分费用,如录音室的租赁、母带制作费、设计、压碟、装帧等,但这只是一部分。和国家的助学贷款类似,你的生活费、日用杂费等还需要自行解决。它能给台湾原创音乐带来一定的促进作用,但它不是问题的核心解决方案。还是那句话,至少台湾当局有所作为,且评审制度也相对完整和公正。可至于这一方法是否能在内地推行,我想各位读者心里自有判断。

      因此,无论是在台湾还是内地,辅导金都不是答案。而这个产业的救世主会在何方?我们下一次再来乱弹。(小樱)

     

     

    【栏目简介】

    乱弹山是一个乐评人之间谈论专业问题、气氛沉闷、篇幅较长的论坛式栏目,由iphen和小樱策划发起。每期特邀价值观审美趣味不同的乐评人围绕某一问题进行探讨,为读者提供更多的、与八卦和低级趣味无关的观点和意见。

    官方地址:http://blog.sina.com.cn/freesang

    VeryCD PDF版下载地址:http://www.verycd.com/topics/2857075/

    【永不过期的往期回顾】

    第一话:乐评人的聆听史

    第二话:乐评的作用

    第三话:乐评人需要懂乐理吗?

    第四话:从Hebe看专辑企划

    第五话:2010华语音乐最佳专辑企划TOP10

     

  • 香港“最受欢迎的独立音乐组合”my little airport一如既往地在炎热和抑郁的夏天,带来了他们的暑期大片《香港是个大商场》。

    自2004年8月发行第一张专辑《在动物园散步才是正经事》起,这支来自香港的二人组合为沉闷的华语乐坛源源不断地注入清流。他们对当下年轻人心理的准确捕捉与描写,以及风趣幽默但不失浪漫优雅的表达方式,让其音乐超越了地域、语言的限制,笼络了整个华语地区的乐迷——如果你有去过他们在北京的现场,会知道他们有多受欢迎,别忘了这是一支用粤语创作、演唱的是hk年轻人生活的乐队。

    新专辑《香港是个大商场》是一张充满了塑料味和吆喝声的作品。区别于my little airport之前更偏向文艺的风格,这一次小飞机场故意把音乐做得更加直接和通俗,如重拾了第一张专辑时通过一把卡西欧电子琴就完成歌曲的所有音色与编曲的手法,以此调理了一首首五光十色的作品。在“大商场”这一个主题的涵盖下,my little airport的眼中,仿佛一切都是畸形和变态的:谈及工作,要么是死猪不怕开水烫、巴不得自己被裁员的心态(《公司裁员三百人》),要么便是苦中作乐、阿Q精神的病态心理(《西西弗斯之歌》);谈及社会,则是从公共交通的一角,窥见整个小市民阶层人人自私自保而不顾他人感受的丑态(《给金钟地铁站车厢内的人》);谈及爱情,或是二话不说直奔主题的情欲大戏(《terence的心事》),或是在一方已有异性朋友但仍暧昧横生、嗟叹“但我始终都不能在情人节跟你一起睡”之类的不正之风。更有甚者,在一方马上就要结婚生子的情况下,另一方依然淡定自若、不紧不慢地暗地里维持着情人关系(《rm1210》)。这一切都发生在香港这个大卖场的舞台,因为物质被过分强调,导致人们信仰的普遍缺失,以及价值观的单一,使得生活中的林林种种都被扭曲,年轻人由此滋生出享乐主义和极端的自我,对他人和周遭的冷漠,这正是my little airport通过这张专辑所要表达的。正如专辑内由乐队御用诗人阿雪谱写的一首《猪只在城中逐一消失》,表面上说的是野猪误入城市而被捕杀的事件,实际上影射了香港这个石头森林里理想主义者的被驱逐、被消灭的现实。那些看似不伦的爱情,也是在这个没有依靠的物质社会里及时行乐的一种下意识反应。包括专辑中以米兰·昆德拉《搭车游戏》为蓝本创作的《milan》中流露的对自身角色的不安感,也同样可被归结为社会的产物。

    这是一张看似平平无奇、但歌曲之间又有着草蛇灰线般关联的精美专辑。它有着同一个基调,被拆分成不同的零碎的蒙太奇片段,但都直指同一个主题。同时,对于乐迷来说,我们欣喜地发现my little airport在可听性和内容表达上摸索到了一个不错的平衡点,他们又找回了简单而甜美的旋律,这是一个好事。

    (原载于《南方都市报》)

  • 作为华语独立乐坛的奇葩,my little airport带来了他们的2011年最新专辑:《香港是个大商场》。

    自2004年起,每年的夏天便多了几分对这支来自香港的二人组合之期盼。my little airport一路以来,受到粤港澳及非粤方言区的乐迷广泛追捧,其音乐表述内容对年轻人的心有戚戚居功至伟。出道至今,他们音乐主题不外乎两个:一是暧昧情愫。包括暗恋、第三者、正在发展但却并未确定关系时的朦胧状态,以及俗称的“第四类情感”;此外则是负能量。因步入社会,理想被压榨,棱角被磨平,因此表达出控诉、抱怨等消极情绪。而新专辑同样未能跳脱出此范围。

    若从专辑名看来,《香港是个大商场》会是一张极具社会批判性的音乐作品,但实际上,专辑的15首歌曲中,只有5首是严格意义上的“批判现实主义”,占专辑的三分之一。熟悉香港历史、现状的朋友会知道,对于这一带有强烈殖民主意历史色彩、长期以来处于西化的社会管理方式下的地区,其民主法治的健全,一方面造成社会公民意识的普及,一方面也让香港的民众相对单纯,对社会之阴暗、复杂理解相对不足,思考也未能够深入——当然他们无需深入,公屋、强基金等均由交政府打点完毕。而近年来,随着内地资本的涌入、自由行的开放、以及生活越来越被内地所同化(或曰一体化),港人的心态在买不到奶粉、抢不到床位的矛盾中发生了微妙的改变,开始从另一个角度思考社会问题,但在惯见大风大浪、多难兴邦的我们看来,或许还显得浅薄了一些。my little airport的视野未能跳出大部分香港年轻人的水准,乐队主创阿P也不是韩寒那样的意见领袖、公共知识分子,他所发出的声音更多的是来自于个人在社会生活中感受到的不称心如意(如“万恶的上班”),进而扩大至公众普遍范围,获得乐迷的共鸣。当然,他难能可贵之处,除了“发声”这一行为的实质外,更重要的是能够用轻松幽默的形式将他们的所思所想表现出来,使其具备超越领域的强大传播性。他们通常抓住一个切口,用叙事性的平常口吻,四两拨千斤式地达到振聋发聩的效果。

    因此,新专辑中这为数不多的5首歌曲都能让人留下深刻的印象。《猪只在城中逐一消失》早前就已听过(并欣赏过MV),来自乐队御用诗人阿雪,虽然整体不及前作《北欧是我们的死亡终站》出彩,但阿P还是秀出了自己久违的一手暗黑系键盘的功夫。而歌词中的隐喻也属上佳,不仅有写实(野猪误入城市),同时野猪本身也有充分的解读容量,让听者自行领会——对于我,这是影射了香港这个石头森林里理想主义者的被驱逐、被消灭的现实;《公司裁员三百人》则巧妙地写出了普遍心态:裁员前夕,总希望自己被裁,一是解脱,二是拿补偿,但每次裁走的都是那些得知消息后痛哭流涕、同时对工作认真负责、对公司死心塌地的人儿;《搭的士上班去》吐露的是阿P内心的想法,即希望每周有一天能够打的上班,奢侈一把(香港搭乘的士费用很贵),对于京广沪的年轻人来说,这种情绪自然最清楚不过,而歌曲也是难得的舞曲风,颇像乐队好友何山之电子组合PixelToy;《西西弗斯之歌》同样之前早已曝光,从一个看似枯燥无趣的工作里,引申出对希腊神话的另类解读、对生活意义的看法,相当巧妙;《给金钟地铁站车厢内的人》亦听出老茧,歌曲把搭乘公交工具的小市民心态勾画得活灵活现。金钟是荃湾线和港岛线的换乘车站,由于港岛中环一带集中了香港大部分的企业,因此每日在上班高峰期总是人潮汹涌,需两到三趟才能搭上。这首歌由阿P亲自演唱,或许是他觉得长居北京的nicole未能体会金钟站是有多么惨烈吗?我看未必,八通线绝对不落下风。

    从音乐风格来看,《香港是个大商场》是my little airport对自身的一次回归。乐队重新拾回了《在动物园散步才是正经事》时候的“Casio-Pop”,阿P的键盘几乎囊括了整张专辑的音色。除了零星如《通利的阿贤》,在这首依旧是写给乐队客座贝斯手22cat的阿贤、和三年前的同名旧作遥相呼应的作品里,才搬出了full band的阵势。值得一提的是,这首歌的吉他riff或许是我听过的最“糟糕”、最“不像话”的演奏了。总体而言,Casio的“塑料味”贯穿着整张专辑,从某个角度上也能够契合专辑的“大卖场”主题:市井、草根、廉价、吆喝、速食,等等。因此,这也可以被称作是“大卖场时代的爱情”。

    my little airport中的爱情,如上所说都是几乎都是暧昧的。 《terence的心事》是赤裸裸的情欲,没有伦理道德上的倾向,可如《迷人的颈巾》讲述的是男主角与公司中的一位女同事的揪扯,“如果无男朋友,或者我会更怕羞,更加担心你会被更多人抢走。但我始终都不能,在情人节跟你一起睡。”这样的政治立场完全扭曲,或可称得上是indie版的《无人之境》;《rm1210》则是以情人的身份,一方马上就要结婚生子,另一方依旧纠缠不清。可在“大卖场”的主题涵盖下,那些看似不伦的爱情,又因此衍生出另一番意义:即:在这个没有依靠的物质社会里,因“及时行乐”这一思想驱使下的产物。除了物质,什么都不剩;除了物质追求,什么都没有。因此,不再有道德,不再有拘束,反倒以一种类似于末日的情景,过着今朝有酒今朝醉的生活。而包括专辑中以米兰·昆德拉《搭车游戏》为蓝本创作的《milan》,歌曲里头流露的对自身角色的不安感,也同样可被归结为社会信任缺失下的人性扭曲。

    这是一张看似平平无奇、但歌曲之间又有着草蛇灰线般关联的精美专辑。它有着同一个基调,被拆分成不同的零碎的蒙太奇片段,但都直指同一个主题。同时,对于乐迷来说,我们欣喜地发现my little airport在可听性和内容表达上摸索到了一个不错的平衡点,他们又找回了简单而甜美的旋律。

    美丽不打折,你们在唱,我们在场,真好。

    (腾讯:http://ent.qq.com/a/20110901/000527.htm

    (注:本周五、六,my little airport 将在深圳、广州两地进行新专辑首发演出)

  •  

    今年10月13日,我们伟大的民谣巨擘、诗人、活化石Paul Simon就要年满70岁了。

    或许对于许多乐迷来说,对保罗的记忆一直停留在Simon & Garfunkel中,停留在大学校园里的《Sounds of Silence》,以及领取2003年格莱美终身成就奖的那个颤动人心的演唱。但实际上,保罗在自己歌唱生涯的晚期,一直保持着创作能量,每隔几年就会有一张作品问世,难得的是每次发片都低调平和,从不用任何回归的噱头。同样的,2011年,在他即将年满70岁时,他依然平静如水地带来这张《So Beautiful or So What》(内地引进版名为《人生的美丽与平凡》)。

    正如专辑名所示,这是一个横跨半个世纪的诗人对人生、世界的感悟。在开篇曲《Getting Ready For Christmas Day 迎接圣诞》中,我们仿若推开了一道门,进入到一个充满了划拳、饮酒、干杯的欢乐世界里,保罗声音丝毫不显老态,在极富干劲的美国南方民谣乐队编制中,他一边背着吉他,一边跺着脚踩着拍子,唱到兴致之处,还挥舞着双手调动着全场的气氛。

    可瞬间,保罗就谈到了死亡。接下来的《The Afterlife 来生》是一首糅合了民谣风味的福音,整首歌曲同样充满了美国南方的乡村气息,吉他和古典仿若风吹草动般轻抚你的耳朵,保罗的乐观和幽默通过轻快的节奏、意味深长的咬字传递给听者。

    如迪伦在演化成老妖后,越发地往老布鲁斯上靠拢,而保罗在这张专辑中同样表现了民谣诗人之外、对其他音乐风格丰厚的涉猎涵养。如《Dazzling Blues 湛蓝》融入了大量中东的打击乐和耳语,充满了世界音乐的美学,但也不失美式民谣的温厚旋律;《Rewrite 重写》则以民谣吉他作为节奏基础,与来自马里的21弦竖琴乐器大师Yacouba Sissoko对话,完全是世界音乐、或曰融合爵士的架子,但骨子里依然是浓浓的老民谣腔调,让人美不胜收。

    时间是一坛美酒,他能让人褪尽铅华,把所有争名逐利之心,酿成宁静致远的禅意。这边是《Love And Hard Times 爱在艰难时》的另类钢琴芭乐,这边又突然好比雷帝嘎嘎电气化的《Love Is Eternal Sacred Light 爱是永恒神圣的光》。甚至来一首纯吉他演奏的《Amulet 护身符》,用华丽的人工泛音来挑逗你的神经。但这一切听起来都介乎于入世与出世之间,保罗如同一个智者,用他的超脱理性与感性的沉淀来述说着他所观察的世界,所体会的潮起潮落。

    专辑中的10首无不是平淡中见真章之作。在专辑同名曲《So Beautiful Or So What 人生的美丽和平凡》里,保罗摇身一变成为吹着口琴、戴着帽子的老布鲁斯,用硬朗的电声吉他和嗓音念叨着“So Beautiful ,So What”。

    这是2011年至今我所听到的最棒的专辑之一,同时也是最被大家所低估的专辑之一。它不复杂,不华丽,封面设计也相当简单,但它却有朴素而有充满生命力的音乐能量——更可敬的是,这和年龄无关。

    真的不禁要问一句:时光流逝又怎样?

    http://music.yule.sohu.com/20110829/n317637432.shtml)(友情购买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