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11-07

    一个英文数字把我给收买了。

          嗯。这是一个隐晦的说法。

          说点别的吧。第一个是,我竟然忘了我妈的生日,从来没有过的,但我真的忘了。,惭愧得要死。如果一个人连亲情都被泯灭了,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当然,我说的有点过了。

          我们家的的黑迷蒙,前天晚上抓老鼠玩儿。对,我们家还有老鼠。

          其实今天没有什么写博客的心情,但是因为做了个双J骂战的专题,虽然无聊,但还是提一下吧。生活始终很无奈。

          今天张海律还给我发了个短信,说在《看世界》上面看到我写的一篇虞洋。崩溃。我也没觉得那篇写的有多好,而且那张专辑亚神推的也不多,我是刚好那阵子的心境相吻合而已。但今天又看到小凤给我转的一篇文章,说的是一个某个网文作者,遇到了某个傻逼编辑,然后大发感慨。在这篇文章里面,提到说一稿多投这个现象,作者说在美国这是很正常的,反正这个洲的报纸那个洲看不到,就中国才这么狗屁。我理解大家都想多发点稿子多赚点钱的心情,但是,我的写作生涯是从《大众软件》起步的,而一稿多投在那里是一个极度被鄙视的事情。或者这样说吧,如果让你的稿子登到一个全国性的杂志社上面,你还会一稿多投么?或者说,如果说你对自己的稿子有自信,需要一稿多投么?如果把写稿当作是赖以维生的一种事情,那样真的会很累。我试过了,我知道它不适合我,所以我说这种话。而且,我觉得,在还能够保证生存的状态下,维护一个人的尊严,是最重要的。

    分享到:

    评论

  • re。所谓行有余力则以学文,我也是吃饱饭了才写作文。
    回复phoenix说:
    恶,怎么不学武?
    2007-11-08 22:51:27
  • 我靠我爱死这个专题了~
    回复月三Unibong说:
    你还没收到人事的电话?
    我刚下班。
    2007-11-08 22:5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