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11-12

    我想,现在的心境根本做不了民谣

          今晚把后院打扫了一下,一下子宽敞了很多。但其实我更喜欢拥挤的、杂乱的,不知道为什么。

          排练得很糟糕,我说我。《葬花吟》我竟然听不出来是《葬花吟》了,有点悲哀。亏我还写了三万多字的红楼系列。

          秘密后院的民谣是要求激流勇退的。但现在我的悲喜来得这么容易,完全是工作的奴隶,不仅是时间,而且还是心情。更重要的是,我无法理想主义式地在8小时,哦,我是10小时后,抽身而出。秘密后院的主旨是“不争”(这是我总结的),但目前我的状态是要挣个鱼死亡破。至少,是带着一种证明自己的强烈姿态来到这里的。这是一种自卑心理的作祟。

          而这也不是没有解决的出路。上一次在音乐中的宠辱谐忘,是在Jean-Louis Murat中完成的。而在那张专辑《Le Moujik et Sa Femme》中所表现的一种矛盾调和体是那天中午我的心情写照,但Murat最后在音乐里实现了自我的慰藉。

          当你无助的时候,总是会有一首歌适合你。现在我老想到的就是《惊鸿》里面“惊鸿电闪”的那一下吉他失真和叮叮。

    分享到:

    评论

  • 放DEMO上来听听……
    回复月三Unibong说:
    听你个头。准备一下,后天上班。
    2007-11-13 23:43:03
  • 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
    回复说:
    靠……
    2007-11-13 23:42:38
  • 存在,无须证明
    回复蜀黍说:
    蜀黍啊,大悲大喜的年龄我才刚到啊!
    2007-11-13 23:42: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