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1-03-30

    草莓救星《羽毛河》:心甘情愿做个“瘟疫青年”

     

    如果我不提醒你,你会否知道《羽毛河》已经是草莓救星成军第13年的作品?“啊,我还以为他们是新人咧!”

    曾几何时(其实就是八年前啦),草莓救星刚发行了他们的第一张正式作品,立即获得了满堂彩。当主唱蜡笔不加修饰地唱着女生每月的烦恼,振臂高呼“我的男朋友也在等待和我的自由”(《太阳系》中的《自由》)的时候,我们似乎完全不会想到这只台湾独立摇滚乐队在未来的时间里会这样地命运多舛:服兵役、为生存打拼、nylas另起炉灶、获得了新闻局“辅助乐团辅导金”但团员又寻求个人发展……于是,当他们趟着《羽毛河》回来的时候,在主打歌《想不到》中唱到:“自由的生命不自由的身体,她们有什么好追寻”。和《太阳系》中同样是讲述“自由”的话题相比,草莓救星让人感觉既熟悉、又陌生。

    总感觉草莓救星是一支才华横溢、让人捉摸不透的乐队。在post-rock概念方兴未艾的时候,他们结合了台客的泼辣、美式的直爽,像一股旋风横扫华语独立乐坛;另一面,草莓救星所衍生的、玩着电子民谣的Nylas却散发着另一种童真的浪漫,平日让人觉得“男仔头”式的蜡笔也如此淑女,泰斗级教父林强也忍不住不加余力地提携他们;到了《羽毛河》时,他们又玩起了另一种截然不同的独立气质,无论从音墙的运用、节奏的控制,都是国际级的水准——即使他们偶尔写出一首抒情小品,也甜美得足以杀入流行歌的排行榜里。嗯,还有还有,蜡笔还是半个漫画家呢。


    蜡笔为风和日丽内地版绘制的限量版明信片。8CD 160元。购买地址>>>

    实际上,当你听到《羽毛河》第一首歌曲《想不到》的时候,你就会知道这张专辑所处的位置。失真吉他随开篇一下倾泻而出,奔腾的鼓点如脱缰野马,与Bass你追我赶。八年不见,草莓救星对器乐的掌控能力已经完全上了一个台阶,蜡笔的声音和歌词也展现出经过时间沉淀的味道。随后的《琐碎的小事》同样尽显三大件交替之美,并带着一点英式的颓废感。而《巴士十一号》则是带着小步舞曲的优雅,在重型噪音下反衬轻声耳语的呢喃。

    我必须再不厌其烦地推荐一次《瘟疫青年》。如同重金属乐队Extreme被最广泛所熟知的反倒是那首木吉他编配的情歌小品《More Than Words》,草莓救星在这张摇滚专辑中最精彩的作品是这首最不摇滚的《瘟疫青年》。一反乐队“传统”的Acoustic guitar刷chord和分解和弦,和五月天玛莎相仿的阳光下蠕动的贝司,与Nylas一脉相承的画龙点睛的钢片琴,还有那个秒杀两岸三地文艺青年的歌词:“他们说我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瘟疫青年,只会说不会做可惜你们都不了解我”“这世界本来就太过拥挤,我也想保持沉默不在意,专心找生活的缝隙,专心我自己”。恰好在去年的这个时候,网路上曾疯狂地流传着《文艺青年,非常瘟疫》一文,作者痛心疾首地感叹厦门鼓浪屿遭遇全国各地蝗虫般“瘟疫青年”的席卷(原文地址:http://www.blogbus.com/magicying-logs/61369908.html),而一年过后,草莓救星的这首歌,会否又称为“瘟疫青年”们趾高气扬的反击?同样,另一首《Something About You》也是正中90后年轻乐迷下怀的一首作品——当然尾奏时的band sound让全曲上了另一个档次。同样的,《褪色的彩虹》也有一个相当“小清新”的开头,可你是否有预料到它的由简入繁、如烟花般的层层绚烂绽放?

    在草莓救星暂停活动的时期,我相信Nylas对于其日后的发展是大有裨益的。蜡笔和ARNY有机会实现更多电汽化的尝试,这些经验也被应用到《羽毛河》里头来。如《白马败家子》,在Nylas之前的专辑中已经出现过,重新的编曲跟两人组合时当然更乐队化,但和传统的草莓救星相比则又显得爵士化、Fusion化、电子化。如《梦幻安东尼》,这样大篇幅使用电子音效的草莓救星是前所未见的。我承认《轰炸你的耳朵》玩得很硬派、直来直往,但我更喜欢专辑同名曲《羽毛河》那样柔软的触觉,电子碎拍如镜头的穿行,弦乐如云朵般把我托在半空。

    这样的草莓救星,很好。这样的摇滚乐,很好。

    (BTW,草莓救星《羽毛河》已于近日在内地上市,购买地址>>>。你相信当年大喊着月经走开、男友快来的乐团,有朝一日能在大陆正式发行吗……?)

     

    分享到:

    评论

  • 初中的时候听的惊艳非常,之后却再没可惜关注也找不到消息了。他们总是能带来惊喜,看来是时候再去惊艳一把了~
  • 正中下怀。从寂寞公路一直喜欢他们,坚持摇滚的心让人仰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