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1-04-12

    Keren Ann《101》:当下乐坛最重要的创作女歌手

    Keren Ann是一个被许多“小清新”误读的歌手。

    从最早的独立摇滚/民谣式的《La Biographie de Luka Philipsen》,到《La Disparition》《Not Going Anywhere》时的法国当代新民谣与传统香颂完美结合的代表,再到《Keren Ann》时那充满了地下丝绒式复古气息的另类民谣/摇滚乐气息,凯伦的每一张唱片都会给歌迷以新意,同时也总是保持她的优雅气质。而作为内地乐迷所熟知的,还是《Not Going Anywhere》这一张偏向于流行民谣的作品(实际上,《Not Going Anywhere》只是都市流行民谣的一个分支,在之后的作品里她很快就转头朝另一个领域进行探索),被著名乐评人贺愉誉为“适合全世界任何一家咖啡店的背景音乐”。但在我心目中,凯伦·安不仅仅是作为背景音乐、豆瓣电台那样简单。对于我来说,Keren Ann是当代鲜有的,有潜力逼近Joni Mitchell、Joan Baez的女歌手。

    这样说是不是太托大?但从Keren Ann特别的血统,她对以色列战事的关注,她对世界和平、对种族平等的呼吁,她对上帝虔诚的信仰——这些成为伟大歌手所需要的底蕴,她均具备了。她欠缺的只是技术上的突破,如何能够更好表达自己内心世界的手法。《101》的喷薄而出也正是凯伦企图完善自己的一张作品。

    年前便得知新专辑《101》发行的信息。首播主打《My Name Is Trouble》,时尚的复古电音,迷人的欧陆碎拍,充满迷幻气息的吉他与钢琴,带着挑逗意味的歌名,配上酷酷的宣传照,让人不禁怀疑Keren Ann是否也要转型玩舞曲,朝着Lady Gaga靠拢?还好只是一场虚惊。或者说,这是一张“挂羊头卖狗肉”的作品,封面和造型跟音乐风格并不算得上是太有关系。

    因为,在接下来的部分,你会发现《101》里还是那个继熟悉又陌生的Keren Ann。伴随着淡泊而刻板的吉他扫弦,用效果器营造出来的风声,《Run with You》缓缓地唱道:“你带来风的气/从你的吉他和弦里,我开始歌唱/他击中了我,我听到他们说/今天只是一个普通的日子。”这是从第一张专辑至今便宠辱不惊的那个凯伦。而在《101》里,她增加了更多电声的效果,尝试把自己的人声混得更加有怀旧感,不那么容易被人捉摸得透。

    之后的《All The Beautiful Girls》估计是许多乐迷的心头好吧。简练的欧陆式吉他分解,小型弦乐的编制,继承了法国传统香颂的形式和内容,更显其诗人特质:

    所有美丽的女孩,
    她们要在这里呆晚点,
    并喝光所有的葡萄酒,
    在您豪华的地下室里。
    她们摆动天鹅绒和珍珠,
    似乎在辩论着些什么,
    从POLLOCK和KLINE,
    到GINSBERG和KORSOW,
    带着轻微的外国口音。
    (注,“POLLOCK和KLINE”指的应该是美国战后行动绘画Action Painting家Jackson Pollock和Franz Kline;GINSBERG和KORSOW,前者则是大名鼎鼎的Allen Ginsberg,后者则实在不清楚,有知道的朋友请告诉我)

    一下子把我带回到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巴黎。

    Keren Ann的旅美经历让她的音乐能够脱离法国的传统文化视角和审美,放至国际化的视野。实际上,法国也是我所认为在文化上最为保守的国家,其文学、电影总有偏安一隅的想法,但Keren Ann是世界级的。《101》在接下来便进入了美国音乐的世界,《Sugar Mama》完全是一首反应美国青少年心态的流行曲,编曲时尚,歌词在平实中展现在犀利,像是安德烈写给母亲龙应台的信。《She Won't Trade It For Nothing》则一上来便是美国南部乡村的调调,一些蓝草的吉他,带着滑棒的绵长音色,一首关于爱的情歌。《YOU WERE ON FIRE》同样还是爱,但这时候我们稍稍被拉回至纽约的切尔西,Keren Ann曾居住的街区。“你在燃烧,你撞上了来势汹汹的风,醉醺醺的颓废和欲望”。在描写熊熊热火时,凯伦依然保持了她一贯的优雅。而《BLOOD ON MY HANDS》或许是专辑里我最喜欢的一首。复古的美式节奏,带着爵士钢琴的轻盈,主歌清晰咬字的人声,副歌走向大范围混响,间奏来一段欧陆风味的华彩小提琴,介乎古典和融合爵士之间,仅四小节就让人竖起耳朵。更喜欢她那充满象征意义的歌词:

    他拿出一把WINCHESTER PRE-64
    并说:你准备好了吗?
    然后,我的鞋上沾了血;
    我脸上沾了血;
    天花板上沾了血;
    钢琴沾了血;
    我的麦克风沾了血;
    我的歌迷沾了血;
    我的威士忌里,
    还有我的手上。

    之前所说,Keren Ann早已具备了朝往殿堂级女歌手前进的积累,她现在所要做的就是寻找一个合适的方式,进行合适的表达。在摆脱了“奶爸”Benjamin Biolay的影子后,Keren Ann自己的气场愈发明显,也能更轻松地展现自己的诗人本性,把脑中所想准确地唱出来,《101》就是她大步流星地朝着自己特色跨出一大步的专辑。在《Song From A Tour Bus》里面,她把自己游历的国家和地区写入歌中,从纽约到索菲亚。但这不是陈绮贞《旅行的意义》,凯伦的音乐无关乎个人的情爱,尽管这或许是专辑里面她唱得最甜蜜的一首作品,但沿途的风景却让她“心是空的”,尾奏的电钢琴减弱也是画龙点睛的一笔。而专辑最后的同名曲《101》也揭示了“101”的含义,凯伦生命中最重要的101件物品,人或事。

    实际上,需要用语言去描述这张作品是不容易的、低效的。但Keren Ann前所未有地在专辑中展现了她丰厚的人文关怀,以及轻车熟路地运用着各种国际化的音乐元素,并深深地打上了自己烙印。《101》印证了Keren Ann是当下世界乐坛最重要的创作女歌手这一事实——或许你们不赞同我呢。

    (腾讯:http://ent.qq.com/a/20110412/000331.htm)

    分享到:

    评论

  • : D 个人是很喜欢Keren Ann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