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1-08-03

    向理想致敬

     

    “沼泽”乐队是被称为“摇滚沙漠”的广州里现存最老资格的摇滚乐队。在我最初来广州读大学的时候,他们的名字随着“救救妹妹”活动而被大众所知;之后我有幸与沼泽的队友们成为私交甚好的朋友,也同台演出过,在瀛洲烧烤场一起郊游过。他们迥异于外界所认知的摇滚乐队形象,乐队主创核心海亮文质彬彬、满腹经纶,而吉他手辉除了摆弄效果器外也和普通大男孩一样钟情于电玩游戏。他们和中国其他地下乐队一样,通过正职工作维持生计,以此为基础进行音乐创作——还好他们的正职工作是演出策划、音响设备服务等,与音乐没有离得太远。但他们依旧拿出了乐队成军十年的作品《沧浪星》。这同时是他们迄今最成熟的作品。

    “成熟”二字或者不太适用于沼泽。有的艺术家从处女作开始风格就趋于成熟,有的却一辈子都无法“成熟”起来。沼泽最开始以英伦摇滚起家,夹杂着电气化的处理。那时海亮还是名副其实的主唱,他的声音里听得出许多分Radiohead之Thom Yorke的影子;之后沼泽逐渐减少人声的部分,器乐成为主角,可乐队的跨界还在继续,大量影像的融入也让现场演出更有层次。到了《沧浪星》后,沼泽以充满了东方韵味的古琴,几乎完美地与吉他音墙融合到一起,中西碰撞下的文化冲突竟有一份奇异的审美。在上周日的雕塑公园TU凸空间里,他们在结束了全国十个城市的旅程后,终于把“沧浪古琴游”系列巡演带回到广州。这多少有点衣锦还乡的味道。但海亮告诉我说,《沧浪星》的古琴器乐摇滚可以算作是乐队的一个阶段的总结,但或许不会是终点。沼泽未来的音乐到底会走向何方,现在还说不上。我由衷地佩服他们,在这个城市里还能有这样如此纯粹的理想主义者。

    让我吃惊的还有广州另一支独立乐队Golden Cage。2008年第一次看他们现场的时候就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漂亮的吉他和鼓点编排,酷似呛红辣椒的Funk Rock风格都让人耳目一新。本月,他们发行了乐队的第二张唱片《How to Grow Old Gracefully》,中文大意是“如何从容长大”。如他们在专辑文案中所说,过去的几年中,他们从学业、毕业、失业、就业、创业中成长,音乐就是纪录。在面对青春的衰退、自己的老去,“如此生活三十年,直到大厦崩塌”,该以如何的心态去面对呢?在此,Golden Cage悄然蜕变,音乐风格也转变成更为硬朗和型格、充满更多可能性的独立另类摇滚,越发地展现出乐队的个性与精神。和沼泽的《沧浪星》一样,这张专辑也是广州摇滚乐队久违的扛鼎之作,足以成为广州摇滚的名片。

    让我们再一次向理想致敬。

    (刊于今日《信息时报》。在该处的供稿暂告一段落。感谢豆腐师妹。)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