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1-08-29

    Paul Simon:时光流逝又怎样?

     

    今年10月13日,我们伟大的民谣巨擘、诗人、活化石Paul Simon就要年满70岁了。

    或许对于许多乐迷来说,对保罗的记忆一直停留在Simon & Garfunkel中,停留在大学校园里的《Sounds of Silence》,以及领取2003年格莱美终身成就奖的那个颤动人心的演唱。但实际上,保罗在自己歌唱生涯的晚期,一直保持着创作能量,每隔几年就会有一张作品问世,难得的是每次发片都低调平和,从不用任何回归的噱头。同样的,2011年,在他即将年满70岁时,他依然平静如水地带来这张《So Beautiful or So What》(内地引进版名为《人生的美丽与平凡》)。

    正如专辑名所示,这是一个横跨半个世纪的诗人对人生、世界的感悟。在开篇曲《Getting Ready For Christmas Day 迎接圣诞》中,我们仿若推开了一道门,进入到一个充满了划拳、饮酒、干杯的欢乐世界里,保罗声音丝毫不显老态,在极富干劲的美国南方民谣乐队编制中,他一边背着吉他,一边跺着脚踩着拍子,唱到兴致之处,还挥舞着双手调动着全场的气氛。

    可瞬间,保罗就谈到了死亡。接下来的《The Afterlife 来生》是一首糅合了民谣风味的福音,整首歌曲同样充满了美国南方的乡村气息,吉他和古典仿若风吹草动般轻抚你的耳朵,保罗的乐观和幽默通过轻快的节奏、意味深长的咬字传递给听者。

    如迪伦在演化成老妖后,越发地往老布鲁斯上靠拢,而保罗在这张专辑中同样表现了民谣诗人之外、对其他音乐风格丰厚的涉猎涵养。如《Dazzling Blues 湛蓝》融入了大量中东的打击乐和耳语,充满了世界音乐的美学,但也不失美式民谣的温厚旋律;《Rewrite 重写》则以民谣吉他作为节奏基础,与来自马里的21弦竖琴乐器大师Yacouba Sissoko对话,完全是世界音乐、或曰融合爵士的架子,但骨子里依然是浓浓的老民谣腔调,让人美不胜收。

    时间是一坛美酒,他能让人褪尽铅华,把所有争名逐利之心,酿成宁静致远的禅意。这边是《Love And Hard Times 爱在艰难时》的另类钢琴芭乐,这边又突然好比雷帝嘎嘎电气化的《Love Is Eternal Sacred Light 爱是永恒神圣的光》。甚至来一首纯吉他演奏的《Amulet 护身符》,用华丽的人工泛音来挑逗你的神经。但这一切听起来都介乎于入世与出世之间,保罗如同一个智者,用他的超脱理性与感性的沉淀来述说着他所观察的世界,所体会的潮起潮落。

    专辑中的10首无不是平淡中见真章之作。在专辑同名曲《So Beautiful Or So What 人生的美丽和平凡》里,保罗摇身一变成为吹着口琴、戴着帽子的老布鲁斯,用硬朗的电声吉他和嗓音念叨着“So Beautiful ,So What”。

    这是2011年至今我所听到的最棒的专辑之一,同时也是最被大家所低估的专辑之一。它不复杂,不华丽,封面设计也相当简单,但它却有朴素而有充满生命力的音乐能量——更可敬的是,这和年龄无关。

    真的不禁要问一句:时光流逝又怎样?

    http://music.yule.sohu.com/20110829/n317637432.shtml)(友情购买地址>>>>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