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1-10-11

    低苦艾《兰州 兰州》:陇西的热血与诗情

    这是今年我所听到的最好的华语作品之一,而它的创作者低苦艾也无愧于当下“最被低估”的独立乐队。

    或许,《兰州 兰州》这样的专辑名字会让你想起李志的“南京”“郑州”等,但当音乐一响起,这些比较都会被抛诸脑后。在专辑同名开篇曲中,我们听到了低苦艾一直以来坚持的美国LCD式迷幻摇滚风格,无论是那优美煽情的口琴,还是充满了怀旧气息的吉他solo,其所够了的五泉山、白塔山,都让人心驰神往。副歌在简单明快的riff中,“兰州,总是在清晨里出走;兰州,夜晚温暖的醉酒;兰州,淌不完的黄河水向东流;兰州,路的尽头是海的入口”,伴随着口白和采样,再次彰显出乐队的浓浓诗情。

    在此之前,乐队主创刘堃以个人名字推出了一张趋于民谣的《嘿 青年!》,这对于低苦艾乐队来说也是大有裨益的。刘堃通过这张作品完成了一次深刻的自省之旅,对如何用极简的歌词、旋律、吉他来表现质朴的情绪有了寻道式的感悟。当他挥别五道口与中关村,回到自己的故乡兰州时,得以用更根源的表达方式来凝聚自己的音符。这在过往的低苦艾中是不曾出现的。《不叫鸟》以展现陇西壮阔的鼓点和吉他开场,猎猎的西北风扑面而来,而后又转入西式的摇滚乐编制,期间竟一气呵成毫不拖沓。《一个和一万个》中更多民族乐器上阵,包括唱腔也变得西域起来,可在口弦的拨动之外,乐队也不忘加入他们喜欢的钢片琴,更添几分难以名状的神秘感;更有另类低调的弹唱小品《小草草》,一寸寸地直抵人心。

    当然,怀念那个慢速摇滚青年的低苦艾的乐迷们也可以在《兰州 兰州》中大饱耳福,如《阿帮阿忙》同样有着浓郁的二十世纪六十年代风味。在梦呓一般的叙事中,乐队戏谑式地歌唱老无所依的理想,其中穿插着类似吉米·亨德里克斯式的颗粒饱满又剑拔弩张的复古吉他音色,其演奏技巧也是这样地让人怀念。在《那只船》里他们难得地玩起了ska,贝司手席斌美美地秀了一把。

    有乐迷表示,低苦艾正在快速地堕落成“校园民谣”乐队。如果你非得这样看,《清晨日暮》当然好听得甚至快赶上五月天(我承认,在这样的心理暗示下,我甚至会把这首歌类比五月天的一首经典作品《反而》),刘堃甚至在演唱的时候还用了假音。可是,专辑中个人最喜欢的另一首《红与黑》,听着里头简单的扫弦与分解时,我却由衷感谢低苦艾没有刻意地回避自己能够写出如此“流行”旋律的才能,没有因为自己的独立乐队定位而放弃了对最原始、最基础的审美需求。主唱刘堃在期间赋予了歌曲丰厚的人文性,把诗与歌完美地结合在一起。如果这是“校园民谣”,那又何尝不可?

    除了音乐性上的出类拔萃外,《兰州 兰州》也是一张堪称兰州“清明上河图”的城市画卷。在苏阳的《贤良》之后,我已经很多年没有听到国内的某支乐队如此地热衷于歌唱自己的家乡,以及关注那些在成长过程中不断擦身而过的都市小人物的卑微生命。感谢低苦艾,让我听到了那个来自黄河上游,那个干燥的西北古城,那个丝绸之路的重镇,那个刮着大风的陇西,其最真实感人的声音。

    (腾讯)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