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1-10-19

    我只是想活在一个简单的世界里

    樱嫂曾经在佛山电视台工作、实习过半年,最终因为忍受不了这个城市的压抑,选择了辞职来到广州,这样才与我相识。

    而每次我们回广西的时候,也总会经过佛山。在高速公路上瞅向两边,快餐店,批发市场,建材,工厂,污水横流。

    而这两天,佛山成为了全国的焦点。

    小时候起,TVB就会不停地轮播公益广告,如“空调滴水是严重罪行”等,现在回想起来,空调漏水算什么呢,在这里,高空掷物包括但不限于烟头、废纸、避孕套(用过的)、卫生巾(用过的)、花盆、大便(用报纸或塑料袋包着的)。而另一条短片则是“将多少岁以下的小孩独自留在家中”是违法行为。顺着这个线索,我还知道了,在美国,12岁以下的小孩独自在家就是违法的(美国儿童保护法 Child Protective Services),已构成三级弃婴罪(third-degree child abandonment),父母将会被剥夺对子女的看护权。

    佛山小悦悦一案,无需再案件重演。出门别惹事——路人:管他呢,装作没看到就好了;有事别怕事——司机,撞到人了?那干脆再碾一下干净。我对这一切都已出离愤怒,但我没有十足的把握,若自己也是那18壮士之一,会怎么样。但,在谴责恶人和冷漠的人、自省吾身的时候,是否应该严肃地问责小悦悦的父母?

    作为全国最大的加工工厂之一,佛山只是一个缩影。用樱嫂的话来说,“来这里的人都只是为了钱”。熟悉佛山批发市场的人,对肇事司机所驾驶的面包车不会陌生,这只是每天进进出出的普通车辆中的一台。而小悦悦也只是跟随着淘金的父母在鱼龙混杂的世界里的一个没有反抗能力的一份子。父母对自己子女的不负责,实际上还路人行善风险太高、司机逃逸成本太小,究其最根本的缘由,没有区别——只是为了钱而已。我忙着赚钱啊,所以就一时疏忽了;我怕救助被人反咬一口,亏大了(老太太:废话,不找你找谁啊?抓到一个是一个!);撞死人最多赔几万敛葬,撞到半死可能几十万医药费都不够,哥,我只是来拉货而已,怎么不逃?

    这一切都是因为钱而已。除了钱没有值得依靠和相信的东西。但其实货币也是一朝就可以坍塌的,但这些问题不在他们考虑之内。

    再分享两个亲身经历:一次在华侨医院看病,彩超室外等候。母亲在里头,父亲——其实是一个比我年纪还小的小孩,和我们在BRT里见到的年轻的民工一个模样——低着头只顾玩自己的手机(他的手机还不是苹果或安卓,甚至智能机都不是)。他的小孩坐在旁边,妈妈不见了,拼命地哭啊喊啊,越哭越大,我准备起身去呵斥他时,一个小护士也坐不住了,当面去训斥:谁的孩子?也不管一管?这时候,这位胆敢说自己是父亲的人才抬起头,形式主义地去管一管自己的小孩。

    如果说家穷百事休,那后来我又在建设六马路的一家日本料理店遇到这么一个情况:父母在一边吃,小孩在一边爬,然后父母各自拿出手机开始微博或人人,小孩快爬到隔壁(也就是我这里)来了。后来,我发现了该父亲是在水果忍者,他持续了半小时(高手……?),没有抬过头,更别说看看自己的孩子了。最后,母亲跟小孩一起结账走了约10分钟,他才悻悻地起来了。

    无论贫富,我所见到的中国父母,对孩子的态度,基本一样。养不教父之过,现在不仅是不教,甚至是看护的基本都做不到。“要给孩子最好的”,总是一个为自己赚钱的挡箭牌,但大多数情况我也没见到你自己吃骨头把肉给小孩吃。把自己的自私、胆小、空洞继承给下一代,让一个生命诞生在这个时代、这个民族,本身就是一个反人类的行为。小悦悦不是一个偶然事件,或许是因为有摄像头的完整记录,以及微博的传播,才会引起如此的轰动。这种事情在之前发生过无数,在此后也将继续发生。无解。

    我其实只是想活在一个简单的世界里,除了物质生活外,大家还能有点别的东西。人生苦短,说不好哪天你也会不小心就被碾到车底了。因此,樱嫂说,我死了,别浪费钱买墓地,直接火化了,埋在家里的花盆里就好了。

    能寿终正寝,安安稳稳地活这一辈子,就好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