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1-10-22

    谭维维《3》:能听到她嘴角的微笑

    去年,在我所处的各个音乐奖项评选中,我在最佳女歌手、最佳专辑的部分都投了谭维维和她的《谭某某》一票。而在《南方都市报》主办的华语音乐传媒大奖中,谭维维也顺利地获得了最佳女歌手称号。这个奖是实至名归的,当你听到一个女孩豁出去的时候,她的声音是如此地有感染力,一字一句都唱到了我们心里。

    2011年,谭维维没有放慢脚步,推出全新个人专辑《3》。首波主打单曲《我是怎么了》来自谭维维自己的创作。如果说《谭某某》是一种绝望之下从自我解嘲走向破釜沉舟,那《我是怎么了》便是凤凰涅槃后的再次发声。在英伦吉他和钢琴的渲染下,硬朗的副歌部分竟然听出了维维声音中的酥软之处,我甚至听到了她嘴角的微笑。这是对媒体、乐迷的感谢?证明自己后的自豪?还是能够自由歌唱的喜悦?

    尽管唱片公司在宣传中主打英伦风(专辑录制、制作都在英国完成)、摇滚风(相较偏民谣的上张专辑,这次的音乐更“重”)、以及谭维维个人大幅度的7首创作作品,但在我眼里,《3》最宝贵的是自由。在《谭某某》里,她扔掉了超女、晚会歌手、民歌手等所有的桎梏,让大家重新认识真性情的谭维维,而《3》则是在获得宽松环境后的大展拳脚。在与莫艳琳(代表作周迅《听海》)合写的轻松小品《相见》里,她化身学院派白衣女子,赤脚跳着圆舞曲;包揽词曲的《Hold不住》中,她又变成伦敦独立乐队女主唱,熏着眼影弹着funky吉他,高举败犬女王的旗帜;《睡吧宝贝》有着时下流行的欧陆民谣电音铺垫,但谭维维用别样的科班唱法诠释perfect pop的触觉;高晓松作品《尘埃》则是一首古典主义、欧陆电音再加摇滚的混搭之作,谭维维在这首高难度作品中同样唱出了歇斯底里的暗黑气质;而《开放》则让人不由自主地想起coldplay,而之后混入民歌式唱法更是让人耳边一亮;在随性的民谣摇滚《艳阳天》里,她在阳光下用力地奔跑,“我是艳阳天,从此不着凉”;整张专辑下来,你会发现谭维维的游走在众多音乐元素中,如此地轻盈,快乐。

    尽管距离2011年结束还有两个多月时间,但谭维维凭借《3》理所当然地成为内地年度最佳女歌手有力的竞争者。或许初听下你会认为它不如上张专辑那样深刻、真挚,但这一次,请用羡慕的眼光来打量这个爱唱歌的女孩。她再次证明了那个爱唱歌的谭某某不是昙花一现,她将继续旁若无人地唱下去。

    (南方都市报)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