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1-11-06

    和钟立风一起邂逅艳遇

     

    作为近年中国新民谣界冉冉升起的新星,钟立风(圈内昵称“小钟”)的新专辑《像艳遇一样忧伤》首先应该是一件艺术品,然后才是一张唱片。

    何出此言?这张与钟立风年初在广西师大出版的文字作品同名,而这本作品在“2011南方阅读盛典”颁奖礼上与陈丹青、蔡康永等人同获“最受读者关注图书大奖”,专辑内的手写文字均来自书中节选,并配以随性的素描插图;在设计上同样颇费心思,除了整体色彩选用的专色绿相当抢眼,封面以油画家刘锋植为钟立风所绘画像为视觉中心则更让人印象深刻。当然少不了精致的音乐制作,使得《像艳遇一样忧伤》更有辽阔深远的审美意境。在拿到这张唱片的时候,我重燃了少时对实体唱片爱不释手的热情。唱片这样美好的东西怎么能死,不是吗?

    过往听过不少小钟的作品,如《在路旁》《疯狂的果实》等,但对于民谣相当苛刻的我来说,这些都未能算成熟。小钟有想法,能够在音乐里形成一个具象,但总是稍嫌粗糙。而《像艳遇一样忧伤》是一张让我改观的专辑。从第一首《傻瓜旅行》开始,我便被钟立风所描述的“艳遇”弄得心驰神往:在清新的吉他、打击乐架构里,吹奏乐的适时加入如一抹清风,让歌曲平添几分凯尔特民谣的空灵,小钟的文艺唱腔也极尽男性温柔之美,尤其是中低音部分最为受用。他仿佛施了一个哈利波特式的魔法,把我从石头森林中瞬间带到漫山遍野的绿树红花之中。

    当然这还不够。在这张专辑里,最画龙点睛的、让钟立风的音乐理念能够有更完美表达的,很大部分要归功于制作人柳森。柳森的编制带着大量的古典音乐的元素,但却丝毫不见凝滞感,反倒是赋予了钟立风以优雅的灵动。如《澜沧江》,在这首优美的圆舞曲里,副歌中的大片弦乐和钢琴把“潮来时我说我爱你,潮去时你说你爱我”的意境渲染至铺满整个音场,同时这也是个人专辑中最爱的一曲;《热恋吧,姑娘》用优美的小提琴拉出了欧陆文艺风中的骚动,紧接着的钢琴芭乐、大牛筋带来了Swing的跳跃,而间奏时的花腔女高音更是天外飞仙似地把歌曲拉至一个新的审美高度;专辑同名曲《像艳遇一样忧伤》则在巴扬手风琴的幽鸣里传递着点点诗情,仿佛令听者置身苏俄或欧罗巴街头;至于另一主打《牧歌》,虽以民谣摇滚的编制出发,但却隐隐地传递出“呦呦鹿鸣,食野之苹”之意。就这样,小钟以民谣的自然,辅以古典乐的精致,一路分享着他的“艳遇”,从上海滩到青藏,再到草原、雪原,江河湖海被谱成一首首悠扬的歌谣。

    曾经,我一度认为钟立风是一个很“装”的人,但在听完了这张专辑之后,我却发现所谓的“装”其实是一种对音乐、文字等艺术表达形式的极致追求,或可归纳为对美的无限热爱。因此,他交出了一张如《像艳遇一样忧伤》这样精致的专辑,美丽得让人不忍卒听。

    (南都)

     

    分享到:

    评论

  • 当然这还不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