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1-12-16

    wouwou(已被领养)

     

    四天前,我们满心欢喜,从大学城把wouwou领了回来。走的时候,老麦半哄半拉地把它弄上车,向我们挥手道别。wouwou非常激动,从中环东路到驶出大学城收费站的距离,拐了好多个弯,一直都在向后张望着。它是没有泪腺吗?但我能看到它拼命拼命地流口水,把朋友的车都弄湿了。

    金毛真是聪明的狗狗,很短的时间里,他已经明白了我的情感。我帮他洗澡,喂食,带他散步,小跑,帮他清理在草坪上留下的大便,帮他每次回家擦干净脚上和肚子上的毛。到了后来,已经不需要绳子,他也可以放心地玩耍,总是在离开一定的距离时看着我,或是等我慢悠悠地走过来,或是忍不住快速地朝我飞奔回来。他可以毫无戒备心地向我露出他的肚子——最不设防的部位。每当我坐下来时他总要不时地上前来求关注。

    我慢慢地察觉到,为什么这么多人对大狗狗情有独钟。和小型犬比起来,他更像是你的朋友,和你体型、体重相仿的物种,而不是宠物、玩具;他有着充满力量的四肢,锋利的牙齿,但他却毫无攻击性,始终对你保持着亲近。他能看懂、听懂你的喜怒哀乐,他用他的方式回报你对他的关心。当你坐下来认真地跟他说话的时候,他也会很认真地像个孩子似地倾听——不,比真正意义上的“孩子”乖多了。

    可因为樱嫂身体上的原因,wouwou跟我们还是没法子继续走下去。

    昨晚,我带着wouwou上了的士,开往原来主人处时,樱嫂打电话来,一边哭一边问说,怎么样了怎么样了。我说,很乖,趴在我的大腿上,比那天跟我们坐车回来的时候,乖多了。而等wouwou见到原来主人老麦时,一打开车门,他立马就冲下车,先是撒了一泡尿,然后在他熟悉的大学城的草地上玩耍。我喊了他几声,拉着他,跟他道别,他却好像不知道我的意思。在这种既安心又稍感失望的心情里,我只能回去了。

    上次带他走的时候,是他忍不住回头张望;现在是我自己离去,轮到我忍不住回头张望。但,wouwou并没有因为我而难过,对他来说或许就像是暑假里去朋友家住了几天吧?

    回到家后,搞家里的卫生,把他掉落的毛发清理干净——樱嫂再经不起这些过敏原了。但在擦拭这些的时候,我却感觉到了一寸寸的揪心,这就好比相恋的恋人,你正在一点一点地蚕食她在你世界中的气味和记忆,直到仿佛你的世界不再有她的痕迹为止。

    但,直到第二天,老麦告诉我说,后来,你走了之后,wouwou一直在找你,半天都不肯回去。

    我的眼泪差点就在办公室里留下来了。

    这样无需算计的感情,或许在现实生活中越来越少了吧?

    现在,wouwou又要重新寻主人了。我希望他能找到合适的人家,有一定的物质基础,有充足的时间和耐心,愿意与狗狗分享你的精神世界,让他进入你的生活,同时希望你可以接受回访。请微博联系@邹小樱 或 @守麦子。谢谢。

     

    (注:已被领养,谢谢关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