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01-17

    曾檐《一》:伏地聆听 钟鼓齐鸣

    在去年的“南都娱乐周刊2010金榕树大奖”中,曾檐凭借首张个人创作专辑《爱梦游》获得了音乐类最佳新人奖。对于许多人来说,曾檐的名字是陌生的,但她的获奖却是实至名归的,尤其是当你了解到她在正式作为歌手出道前已作为制作人的身份为费玉清等大牌们创作了多少歌曲,同时还是首位获得台湾金马奖音乐类奖项的内地音乐人(电影《米香》主题曲《遇见》获第46届金马奖获得最佳电影原创音乐奖,由陶虹、谭维维创作,曾檐为歌曲作者),你就不会有太多的惊讶了。

    但曾檐的第二张个人专辑《一》会让你惊讶。著名乐评人、有“广州教父”之称的邱大立在听完整张专辑后,在自己的微博上写到:“很抱歉,这是一张没有任何娱乐性的唱片。创作者曾檐只做好了一种准备:潜入她关注的那个世界去探险。和人群站在一起,她感到后怕;为了更虔诚地靠近那些她生命里的伙伴,她甚至废弃了人类的语言,伏地聆听。对于每一个曾经/正在疾病里挣扎的人,微笑的‘一’已注满了感动与力量。”如此的不吝赞美,对曾檐来说已是莫大的肯定。

    慢着,大立的话是否太过抽象了,有点不知所云?实际上,曾檐的《一》是这样的一张唱片:曾檐担任了几乎整张专辑的词、曲、唱、演奏、编曲、制作、混音,甚至在封面设计上,也是与北京著名设计师宋晓辉先生经过几日几夜的促膝长谈后讨论出来的成果。包括专辑内的所有文案文字,也是她一笔一划勾勒出来的。这是一张完全个人化的唱片,而《一》的个人化还不仅于此。在深入《一》的乐章时候,你会发现专辑内其实并没有太多代表具体意向的歌词,中文混杂,甚至没有文法,与其说曾檐这是在用意识流的方式写作,不如更贴切地把她的Vocal看作与吉他、贝斯、古筝、笛子、琵琶、小提琴一起奏鸣的一种音色。因此,正如大立所说,《一》必定不是一张娱乐大众的作品。

    曾檐人为地设置了语言上的解读障碍,却敞开了另一扇进入她世界的大门,而这扇门从某个角度来讲甚至更为直接。在《一》中,曾檐的情绪是饱满且真实的,不需对照歌词本,你也可以轻易地感受到她想要表达的内容。她的乐观透过一段段优美的旋律、一次又一次的空灵花腔传达给我们,无论是中式NewAge的《天空之礼》,还是新民乐混搭重金属摇滚的《金》,抑或是民谣弹唱小品《一的距离》,曾檐都不加掩盖地袒露心扉。这些五彩缤纷的音乐元素都直接通向一个主题:与花鸟鱼虫面对面的对话。她歌唱自然,歌唱一草一木,歌唱大爱,为我们编制了一个美妙的仲夏夜之梦。

    当然,《一》中还有不少不完美的地方:曾檐作为一个年轻的音乐人,她有的时候总是显得太过“贪婪”,希望把所有她认为美妙的声音放到专辑里,难以取舍,音轨就这样层层叠加上去,使得我们在聆听的过程中会稍有太拥挤的感觉;而在制作方面,她的全能全才、吹拉弹唱一手包揽也从另一个角度造成了专辑某些“死角”。但总的来说,《一》绝对是2012年初华语乐坛的第一份大大的惊喜。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