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01-17

    张艺谋,够了

    不得不说,《金陵十三钗》对于我是一个极度糟糕的观影体验。

    首先,我是严歌苓的忠实读者。当然这并不代表我是那种不分青红皂白的原著党,因为有的影片,即使你没看过原著,你也会发出这样的臆断:这*和谐*的毁了一个多好的故事啊!

    平心而论,《金陵十三钗》肯定不是严歌苓最好的作品,甚至算不上是她的优秀作品之列,但它却是很适合用来作中国当代大片的脚本:百试不爽的抗日背景,集暴力、民族仇恨、性虐待之精华于一体的南京大屠杀,尤其是戏中的矛盾冲突更围绕着处女和妓女这两种对立群体而产生。这些都是吸引人们走进院线的理由。作为商业大片,这些都没有错,但问题是:当你为了商业利益而扭曲了作者本意,把原著中最核心的部分抛到一边,却为讨好观众(注意,迎合中国观众的仇日心理,也是讨好的一部分)意淫了一大堆莫名其妙的情节,这就让人相当恶心了。

    让我们把时光追溯到《唐山大地震》。冯小刚夸下海口,说这部片要冲破四亿票房,而他的自信来源于大众对唐山大地震直到近年的汶川大地震的伤痕记忆。尽管我同样没有看过张翎的原作《余震》,但我不是白痴,不难猜到原著想表达的重点是什么——无论是什么,都不会是那花了30分钟比重的重现当年地震的特技场景。严歌苓的《金陵十三钗》也如此。这是一本表现人性的小说,只不过是设计了一个大众“喜闻乐见”的戏剧化舞台,可表现的内容和严歌苓的一向关注是一脉相承的。

    书中有这么一段:“书娟想,原来恐怖不止于强暴本身,而在于强暴者面前,女人们无贵无贱,一律平等。对于强暴者,知羞耻者和不知道羞耻者全是一样的;那最圣洁的和最肮脏的女性私处,都被一视同仁,同样受刑。她突然更加仇恨这些窑姐:她们幸灾乐祸的正是强暴抹除了贵贱之分。”

    还有一段:“他(英格曼神甫)将要说的和做的太残忍了,为了保护一些生命,他必得牺牲另一些生命。那些生命之所以被牺牲,是因为她们不够纯,是次一等的生命,不值得收到他英格曼的保护,不值得受到他的教堂和他的上帝的保护。他被迫做出这个选择,把不太纯的、次一等的生命择出来,奉上牺牲祭台,以保有那更纯的、更值得保存的生命。是这么回事吗?在上帝面前,他有这样的生死选择权,替上帝作出优和劣的抉择?”

    显然,以上文字是全书所要表述的内容。严歌苓时而用书娟的身份,时而用英格曼神甫的口吻,用一种半全能的视角来叙述这个故事。当最后抛出这选择的时候,她用书中人物玉墨的主动献身解决了这个道德问题。当然这很巧妙。如上所述,这只是一个传奇而已。包装下的内核是一样的。

    但张艺谋,请问你做了些什么?冒牌的英格曼神甫以及之后的那场床戏不说,要的要的;对豆蔻的那一段当然不能错过了,这暴力兼情色的场面怎能错过呢,要的要的。可李教官长达一个小时的与日本士兵的狙击战,这是什么回事?原著里对“战斗场面”只字不提,作为商业元素加入可以,但是否需要如此浓墨重彩?为什么一再地需要在影片里面渲染仇日元素?说了多少遍了,这只是一个故事背景,这是一场战争,要表现战争下人性的光辉,不一定就非得渲染战争的残暴,同时掺和这么多的狭隘民族情绪在里头。

    影片的后半部分较为完整地展现了严歌苓原著中的情感。但,原著中书娟的视角,内心独白之类没有很好地表现出来。对于大部分的入场观众来说,《金陵十三钗》留给他们的不过又是关于南京大屠杀这个历史背景下的小小注脚而已,根本无暇思考这背后的关于生命之贵贱等罢——这不是本末倒置么。

    中国的导演们,你们真的够了。陆川大导演,你够了。冯小刚,你够了。张艺谋,你也够了。

    幸好金球奖没你,评审团不是瞎的。

     

    PS. 请霓虹国停止对天朝的oda吧。停了吗到底现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