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01-26

    作为一个小小蝗虫

    如果你常看7pm到7点30pm的TVB,在香港电台制作的关于民生、本土文化的节目里,讲述香港回归后对内地愈发依赖的方方面面,绝不会陌生。在这些专题片里面,从抢奶粉,抢床位,到被内地客推到水涨船高的香港岛铺租等,每次在结论都是:这是一把双刃剑。

    几年前的时候,我还是一个土鳖(当然现在也是),第一次去香港,拿着一个汉堡边吃边在地铁里坐下;后觉得有点儿不对劲,忽然看到顶上明文规定:在地铁内进食罚款2000元。我吓得在5秒钟之内咽下了这个汉堡。

    我并没有看过香港地铁中的骂战视频,也没有看过孔庆东大侠如何脑残,这些细节其实不重要。重要的是,在公交设备中进食,本身就是一个不合常理的事情。你不嫌脏,我还嫌你吃的鱼蛋、包子的刺激性气味呢。当然,我不止一次在早高峰期间看到广州的BRT快速公交、地铁里,看到手持掺水豆浆、死猪肉剁馅的小笼包、转基因玉米的民工们大无畏地挤入人群里。许多人只需要寻找到一个立锥之地,与另一位素未平生的路人甲面对面挨着不足5cm就开吃,我也不止一次见到因为一条玉米发生的口角及进而升级的拳脚争斗。

    有的内地网民说,大陆并没有地铁禁食等相关规定,我请你们抬头看看,到底有没有。几年前的又一个时候,我还是一个愤青(当然现在也是),在广州的地铁里,一位父亲正鼓励着儿子利用地铁内悬吊的扶手练习吊环。我走过去,告诉他,请看看你头上的标致,地铁内禁止进食、仰卧、打闹,以及——悬吊。请制止你的儿子。于是这位父亲竟然跟我吵了起来。最后,我把他骂下车了。当然,当年我留着长发,一口一个脏话,估计还背着吉他,一副二流子的标准装扮,还是有一定的震慑作用的。

    于是,关于香港地铁骂战便引致关于香港人歧视内地人的话题。首先不论某些无知媒体的造谣,在当地法规、法律以及合情合理的常识范畴里,地铁禁食没有任何值得非议的地方,别说是内地人,霓虹人冰岛人也一视同仁。但我敢说,“地铁内禁食,违者罚款2000元”这一规定显然是“针对”内地人没错,只有内地人(包括曾经“土鳖”的我)才会做出这种“不可思议”的举措,公交系统内禁食对于霓虹人冰岛人应该是常识。而如之前所说,我曾制止过的那位教儿子在地铁内练吊环的父亲,本身也是一位操着普通话的“外地人”,也就是广州人眼中的“北佬”、“捞佬”、“捞头”。在我的印象流脑袋里,地铁内进食、仰卧、打闹的大部分都是“外地人”。只不过,有多人能够站出来,严厉地制止这些行径。

    我承认自己很自私。制止练吊环的小孩是因为他的动作不过关,举起的双脚频频踢到我了;以前每次坐绿皮火车,我总是制止嗅觉范围内的每一个在车厢吸烟的人,因为我要保护自己的肺;我仇视在公交内进食的人,是因为这种情景会让我反胃。我很自私,但我不否认自己的自私和大众及公共利益是吻合的。这其实就是日本文化中,每个人都竭尽全力尽量不要影响到他人的自律。因此,日本的地铁里不仅没有人进食,甚至没有人会在车厢内打电话——这些都是不道德的,不体面的。

    当我第一次去香港的时候,当我还是土鳖的时候,铜锣湾、尖沙咀不是现在这样的。而上一次我走在尖沙咀的街头,除了一如既往的活体表演,我发现,内地人的身影已经充斥着大街小巷的每一个角落。每一家sasa、卓悦里头,销货员都操着虽然蹩脚但对于他们已经非常好的普通话,耐心地解答着每一个内地旅客的询问;在皇后大道中、半山脚下的一家茶餐厅里,我们的一个朋友用字正腔圆的普通话呼唤服务员,事后并小声地跟我们说:“不懂普通话?叫你们老板出来!竟然不懂普通话!”当然,我的这位朋友是一位非常有学识、有修养的优雅金领兼文化人,这句话只是为了说明:香港对内地的经济依赖到底到了怎样的程度。

    但是,经济依赖并不代表着一切。你可以去香港的奢侈品店里买光所有限量版的Gucci、LV,但请别禁止别的游客把无意中帮你们拍照留念;请师奶们别去粉岭、上水的药妆店里把奶粉都扫光(而且还要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地寻找各种法门扫货);请所有游客们别往维多利亚港里吐痰,别在尖沙咀里推手丢垃圾;请孕妇们、奶奶们别排队把每个公立私立医院妇产科的床位霸占掉(两年前听说是十万搞定,不知道现在是多少钱了)。于是,当你们遭到了“蝗虫”的称呼的时候,请处之泰然。我找不到任何词汇比“蝗虫”更传神了——爱凑热闹,一窝蜂,群体性,怕吃亏。更别说什么内地为香港供水供粮,香港人才是蝗虫这种话了。你去7-11买一块泡面,付了钱,但你能否责备收银员拒绝跟你来一炮(原谅我一时之间找不到其他的比喻了)?

    在微博上,我看到有香港的有识之士这样说到:“中国大陆有许多为人权和自由沉思或争取的人,有许多艺术家、记者、知识份子,他们的书读得比香港许多学者多,见识更广,他们是一群勇敢的人。他们不会在广东道付钞买LV,而是为尊严付出自由和生命,他们没有双非婴可以来香港抢生,但如果得到足够的声援,他们孕育出来的……一个更合理的新中国。这些人为数甚众,他们也追求自由、品味、维护正体字和广东方言,他们不是蝗虫。香港人大骂蝗虫种种劣行,愤慨莫名,是合理的,但不是十三亿皆蝗虫,你在广东道铜锣湾看到的,不代表整个国家。这是香港网民在龙年必须学会成熟和理智的一课。

    可我想对这位先生说:你在广东道铜锣湾看到的,确实不代表整个国家,只是代表了这个国家的99.9%的人。就是这样绝望。

    分享到:

    评论

  • 你在广东道铜锣湾看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