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02-02

    逃跑计划《世界》:请扭大音量

     

    对于“逃跑计划”的印象,或许会这样分为两拨阵营:一是两年前,这群英伦小伙连同另外两支流行范儿的乐队(旅行团、蛋糕炸弹)一起,为“快女”总决赛几进几——我记不清了无所谓吧——的摇滚主题专场助兴;另一则当然属于我们可爱的摇滚青年们。对于一个如此优秀的乐队,你很难想象成军多年他们却只发行了一张EP,但逃跑计划正是通过广积粮、缓称王式的精耕作,不断地打磨锤炼自己,亦成为最具口碑的新生代乐队之一。于是2011年12月31日,当他们正式发布首张大碟《世界/earth》时,才会这样的光芒四射。

    据说,在12月31日当晚的新专辑首发式上,有723位购票乐迷涌入了MAO里,这创下了MAO开业以来的乐队专场票房记录。我没有问在现场的朋友具体是怎样的状况,因为只需要面对《世界》这张作品就足够了,音乐中没有为人情世故而作的虚言妄语。

    《世界》是这样的一张专辑,它几乎好到让人无处夸起。“这就像当你看见一个完美的妞光着身子站在你的面前时,你无须去评点她的乳房如何浑圆乳头还是粉嫩的之类,只管上就是了(此部分内容不适用于作者本人,请读者明辨)”。这话来自于万能青年旅店的经纪人徐凯鹏,当我向他解释为何我没有给万青写过只言片语的时候,他说,哥们,啥都不用解释,这就像“当你看见……”如此如此。逃跑计划同样的优秀,但我必须为他们高声呐喊,毕竟,他们还是一支“新乐队”。

    首先,《世界》是一张好听得让人窒息的专辑。关于“好听”的标准有很多,这本身就是一个非常主观的词汇,你可以说PK14非常好听,也可以说邓丽君非常好听,但逃跑计划会符合大多数乐迷的听觉习惯。在《世界》里,我们可以没有顾虑地投入吉他音墙的怀抱里,仍由畅快的失真和美妙的旋律淹没不仅耳朵在内的感官。如先行的《Is This Love》,爽快直接的情感表达,类dance-rock的鼓点和键盘更增添了不安的躁动;《阳光照进回忆里》有着漂亮的副歌,包括前奏中的Theme Melody吉他solo无不令人印象深刻;《一万次悲伤》歌曲架构和内容让我想起Remioromen的《粉雪》,即日剧《一公升的眼泪》的插曲,这样唯美而大气的吉他流行曲可遇不可求;至于用不插电方式编配的《夜空中最亮的星》更是秒杀女粉丝的大杀器。

    实际上,如笔者这样以Radiohead为基点、因此推开摇滚乐的大门的乐迷,对英伦系乐队的口味是相当挑剔的,“好听”或者直接译为“easy listening”只是对流行乐队的最基础的要求(遗憾的是国内能够做到这点的乐队其实并不多)。但逃跑计划不仅于此。我喜欢的不仅是他们直率的歌词、充满了现场感的饱满录音和缩混,还有主唱毛川自然的演唱方式,更重要的是他们在保持音乐悦耳的同时,又不失独立乐队的草莽之气,以及在许多歌曲中传递出来的大气魄大格局。以《哪里是你的拥抱》为例,全曲将近七分钟的长度,一开始以shoegazing的吉他连复段入场,情绪逐渐高昂,直到最后军鼓不断造势,与吉他和钢琴一起把歌曲推到最高潮;《Chemical Bus》更用漂亮的riff以及极具标识度的音色开拓出强大的音场,低音鼓、军鼓的处理以及擦片的控制都恰到好处,让人有丰富的联想空间,并感到余味无穷;结尾曲《再见再见》看似是bonus track,但仔细听其中贝斯在vocal空白处滑过的抚摸,你会发现歌曲的意味绵长,听到他们唱着“如果永远都不再见”时,更有着烟花绽放、青春滋燃时的壮烈快感。

    同时,《世界》是一张在制作上高水准的摇滚唱片,各门子乐器都呛味十足,最大程度地保持了live时的临场感,人声的自由演绎也是不可忽视的亮点。

    因此,请张大耳朵,扭大音量。

    http://music.yule.sohu.com/20120202/n333512032.s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