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02-14

    从格莱美看内地音像引进市场

    在刚结束的第54届格莱美颁奖礼上,被中国乐迷亲切地称作“阿呆”的Adele不负众望地囊括了“最佳专辑”、“最佳制作”、“最佳单曲”、“最佳流行专辑”、“最佳流行歌手”、“最佳短片MV”六项大奖。尽管Adele出自独立音乐厂牌贝格,在宣传上没办法和环球、EMI、华纳等跨领域国际娱乐公司,几乎靠的是口口相传的口碑积累,从《19》到《21》的一步一脚印,可对于阿呆的大获全胜,没有人表示吃惊。她的人声表现力,她的音乐至上的态度,更多地代表的是一种回归,让音乐变得与绯闻和花边无关,更为纯粹。因此,在本届格莱美结束后,大家异口同声地说:并不是格莱美肯定了阿呆,而是阿呆拯救了格莱美。

    因为笔者从事的唱片制作、引进发行职业相关,因而阿呆称霸本届格莱美的消息刚公布没多久,就有朋友笑着对我说,你们何时把《19》《21》引进到内地?如果再迟一点,这闻风而来的盗版就会把市场瓜分干净了,难道非得等到《23》才一起引进吗?当然,这是戏言,可我相信全国各地尤其以广东为首的盗版音像长商现在都忙着压碟去了,很快各个版本的盗版《21》便会扩散至全国。

    由此我想引申的话题是:到底格莱美对中国乐迷的影响有多大?具体一点来说,格莱美对中国的欧美音乐消费市场影响有多大?

    在传统的概念里,过去的岁月里,格莱美作为内地乐迷了解欧美音乐(尤其是美国流行音乐)的第一窗口,发挥了重要的作用。在网络还不发达的时代,除了顺着那些经典的电影主题曲顺藤摸瓜外,早期的乐迷会按照格莱美的榜单来按图索骥,当然到了今天,全球化趋势使得信息的传播变得扁平化,以及跨国公司对中国市场的重视,使得身在中国也同样能够感受到大洋彼岸的热度。但格莱美还是一个风向标,它极大促进了那些非典型偶像的音乐之传播,把让内地限于小众传播范围的音乐提升到在大众主流平台上,凭借硬邦邦的平台让主流媒体都来围拢,从而带动真正有消费能力人群。因此,我们发现,欧美流行唱片的销售高峰往往出现在格莱美颁布后的时间里,各销售终端无论是实体还是电子商务均会制作相关的促销专题展示。而近年来,包括爵士小天后诺拉·琼斯、“毒后”艾米·怀恩豪斯,其在中国的传播均是托了格莱美之福。

    但并非所有被格莱美青睐的音乐人都能顺利地开拓中国市场。根据经验,我们判断Adele的《19》《21》虽还未有在中国内地正式引进发行,但如果能赶在3月顺利推出,她绝对会大受欢迎。因为她的音乐并不复杂,没有太多喧哗的电音配器,即使是一些爵士、布鲁斯的元素,也被不动声色地处理,而人声的良好表现力以及旋律的流畅,这是中国主流听众最看重的东西,在Adele身上都非常突出,这保证了她易于被大众传播。

    至于如“侃爷”这样红遍美国的歌手,在中国的待遇就不怎么样了。虽说《My Beautiful Dark Twisted Fantasy》横扫了本届格莱美的说唱奖项,且实际上抛开分类不说,这张作品在综合类评选中也应该有它的一席之地。可这张作品并没有在中国引进,当然有各方面的因素,侃爷之前的三部曲内地引进了两张,销售成绩都不理想,一方面是说唱文化在中国还属于亚文化的领域,另一方面也因为国人对于音乐来说,只看重旋律本身,而对以节奏见长的嘻哈乐并不感冒。如果你问人什么叫做“flow”,估计也没多少人能答得上来。

    我们再看看其他乡村类的奖项。Taylor Swift是本届的最佳乡村女歌手,她也是环球唱片欧西部近年在中国运作最成功的案例。实际上大部分内地的乐迷对所谓的乡村音乐没有感念,而泰勒本身无论是从形象、商业运作以及音乐作品层面来说更多的是与流行接轨,她的《爱的告白》无论是歌词、旋律还是编曲都是一张标准的、符合国人审美的流行唱片。同样提名的凯莉·安德伍德就没有这么好运了,她的专辑《梦想起程》能够在内地的音像店买到,但估计知道的人并不多。至于获得本届“最佳乡村专辑”的怀旧女郎《想念你》,名头足够大,但销量一直惨淡。这些都是情理中事,且《想念你》也并不会因为拿了格莱美而有销售上的逆转性表现。

    当我们在审视本届格莱美的获奖名单的时候,我们对内地的正版音像市场会有多么地失望。在这长长的获奖名单里头,有多少唱片是能够通过合法的渠道让消费者在音像店里接触到的?不说Bon Iver,就是Foo Fighters、红辣椒、收音机司令等老牌实力派,我们也难觅他们的身影。这其中确实有诸多因素,作为商业行为,自然有趋利的本性,但同时乐迷的消费习惯是可被培养的,但需要过程。说到最后又是一个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问题,就看谁能先跨出一步(插句话,有人知道本届“最佳新人”的提名Nicki minaj妮琪米娜的唱片是有引进的?)。于是,唱片公司大部分时候通常是等到这个作品通过网络的预热、或如格莱美加持等光环下再行引进,但报批等冗长的环节又通常会贻误了最合适的战机,导致一系列可预见的恶性循环。

    这当然不是哪一方的责任。但由此看来,提高报批效率、通过数位化等手段降低成本,或许是改善音像引进市场品种单一的措施。

    http://ent.qq.com/a/20120214/003721.htm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