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03-17

    Mr.Graceless:青春如烟火绚烂

     

    或许你和我一样,在他们发行首张专辑《The Tree Ever Green》(常青树)之前根本没有听过这个名字。看着这稍显日式的封面,你会认为这群Mr.Graceless(不优雅先生)玩的是独立民谣,抑或是小清新?但只要你知道他们来自当下国内炙手可热的独立音乐厂牌“兵马司”后,一定会清楚,他们绝对是一支让人躁起来的乐队。

    熟悉内地独立音乐的乐迷都清楚,五年前,兵马司唱片以Carsick Cars、Snapline、Joyside划破夜空,横空出世。作为一个新兴的品牌,它精准地找到了自己在青少年亚文化市场中的定位,并在之后的唱片里始终贯穿着这一气质,逐步树立了“青年中国之声”这一旗帜。Mr.Graceless同样也是这样的一支乐队。传统摇滚三大件的标配下,吉他手张秋爽和贝斯手袁帅组成了双主唱,以及鼓手赵九龙适时的和音,让不优雅先生在人声和乐器的处理结实丰满。和兵马司的其他年轻乐队一样,他们同样有着高学历的背景(吉他和贝斯哥俩是北京交大科研所的研究生),直接师承美国白人噪音乐队,没有“穷摇一代”的灰头土脸,一登场便是高起点。在最开始的Intro里,他们用成熟的器乐和大家打招呼,英伦吉他与车库摇滚的融合清新呛鼻。于是在紧接着的《License To Capture》,极富冲击力的和声、毫不造作的旋律轮番轰炸你的耳朵,nosie-pop氛围之下的念白构造了唯美的噪音美学;而在《Lovely Face》里头,他们又变得甜蜜和俏皮,吉他音色也变得明亮起来,充满了少年心气;在《Mr.Li》中,他们又化身美式独立民谣组合,换上了原声吉他,嗓音中隐隐地透露出自信的幽默。

    在绝大部分的时间里,他们都用英文进行演唱,只是偶尔在《温暖地平线》里,用慵懒的声调描绘着一幅关于爱情的浪漫场景;在另一首《新歌》里,他们尝试了大篇幅的中文歌词写作,讲述青春期的烦恼和挣脱,可对世界的态度也绝非是危险的朋克式控诉。对于他们来说,生活本身如此,青春即时挥霍,太阳照常升起。是的,初听的时候,我们很容易会把Mr.Graceless和“北京新声”的前辈们比较:悦耳的旋律,这有点像“刺猬”;而漂亮的吉他连复段和音色细节处理,这又有点像Carsick Cars。但实际上,Mr.Graceless是独一无二的,他们豁达的态度、即使是对生活有着这样那样的不满依旧保持戏谑和乐观主义的精神,无一不是“年轻”这一领域里的专属品牌。如他们在专辑的最后一曲《坠落》中,三人携手奏出了一曲精彩华美的后摇乐章,如夏夜晚风里绚烂的烟火,以此为青春作结。

    但青春怎么会结束呢?它不是一直藏在我们的血脉里吗?不然怎么会被不优雅先生一段吉他就搅和得血脉喷张呢?

    (原刊于《南方都市报》:http://gcontent.oeeee.com/a/be/abe7868349df7ee5/Blog/77b/5669db.html

    (另:该专辑是兵马司与星外星的首度合作。现可通过亚马逊等传统渠道购买此专辑。如这里。兵马司今年还有相当多的大作,敬请期待。)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