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04-08

    唱片究竟长怎样?

    最近,我迷上了一个社会化问答网站“知乎”,在上面分享各领域的一些饶有趣味的问题。一天,忽然某个问题的邀请把我怔住了:“为什么华语唱片封套不像欧美唱片那样做成标准的正方形?”

    我知道,提问者所谓的“正方形”包装指的是“标准CD盒”(Standard Jewel Case),业内俗称“透明盒”。它其实并非是正方形的,只是封面的小册子是12CM*12CM的方形,而背面的碟托纸则是15CM*11.8CM的尺寸。从上世纪80年代以来,CD盒的标准从未被改变过,只是途中经过了小小的调整,那是在90年代早中期时,生产商用透明CD托盘(Tray)代替了黑色或其他不透明色,从而使透明盒成为完整意义上的透明,并在关合状态下多了左侧1厘米的透明部分,开启状态下CD托盘之下的又一片可视空间。在唱片市场最发达的国家日本,他们为了应付外文音像制品的相关规定,及为消费者呈现更多的唱片导购信息,在不破坏唱片原有设计美感的前提下,又发明了“侧标”,给透明盒穿上了一件美丽的衣裳,但CD盒依然长这个样。

    十年前,我还在读大学的时候,一有时间就往天河岗顶跑。那儿是中国最著名的打口唱片集散地之一,在那里头我买了披头四、Eels、Radiohead、红辣椒等。当然,他们的size都一样。那时候电子商务还方兴未艾,实体销售渠道依然健全,我还会去不远处的购书中心负一层,在那里买摩登天空的唱片,如周云蓬的《沉默如迷的呼吸》,腰乐队的《我们究竟应该面对谁去歌唱》等。同样,他们也是方形的CD盒包装。而大约到了2006年后,许多华语唱片改用了DVD的胶盒,而且为数越来越多,比如王若琳的《Start from Here》、还有国内引进版的Keren Ann《同名专辑》,林宥嘉的《神秘嘉宾》,这让我非常苦恼,该怎么处置他们呢?幸好,我在宜家买回来的唱片架可以调节高度,我把DVD盒的唱片全部摆到了里头,也算是解决了这个问题。

    可是,没想到又过了几年,事情已经变得无法控制了。CD的长相已经五花八门,而且纯纸质的包装开始大行其道。先不说那些标新立异的盗版商,他们可是过UV、激凸都无法阻止的,由台湾的唱片业掀起,异形唱片几乎成为了主流。去年,林宥嘉的《美妙生活》用了一个约摸是10寸的披萨盒来,为配合“音乐是生活的佐料,看到什么吃什么,还有什么不快活”的概念;而同属华研唱片的田馥甄Hebe则在自己的《My Love》中参考了设计师本人另一本图书作品《没有代表作》的设计,并用手工车线缝制,还在外头加了一个PV胶袋。以上设计均出自台湾设计师聂永真,两个作品均受到大部分的好评,可我真不知道我把披萨盒买回家后该怎么摆放,而Hebe的《My Love》同样让人挠头——没有脊位上的唱片名、歌手名标识,插在唱片架里头,怎么找呢?

    其实,在回顾即将“入土”的CD唱片时,我们会发现,CD作为承载音乐的一种介质在中国的历史非常的短,它的普及性甚至比不上卡带。我们甚至可以说,中国的唱片工业本身便是先天不足的。为什么要用CD盒?因为它是一种在世界范围内的成熟唱片业下长期摸索得出的工业标准,它为唱片设计师提供了一个稳定发挥的平台,并为印刷、生产、包装、运输物流规范了一个标准,使得一切的成本可控,进而在艺术性和商业性上寻求了一个完美的平衡。中国的唱片业没有经历这么一个跌爬滚打的过程,当然难以领会工业化之美。

    另一方面,MP3、以及现在itunes的M4A等数位音乐格式对实体唱片的冲击已经到了无可复加的地步,CD已经成为了一种奢侈品、收藏品,唱片公司在企划、设计时已潜移默化地认可了这一定位,因此也尽可能多地去增加音乐的外延,并对潜在的消费人群进行针对性的包装。如去年曾轶可的《一只猫的旅行》便做成了一本精美的硬皮抄,以求打动90后及初中、高中生市场。至于周杰伦的《惊叹号》更多的是赤裸裸的集各种混搭之大成了。

    在豆瓣网上,有一位网友在个人日志里晒出了他2011年购买的70多张国内独立音乐唱片。我大概数了一下,里头的专辑用常规CD盒包装的仅有半数。是的,在自媒体时代,独立音乐人纷纷拿起枪杆,自主决定音乐中的所有环节。他们要求标新立异,要求个性,和主流的唱片不一样,同时他们无需配合传统的唱片生产和渠道要求,大部分通过淘宝、现场演出进行直接销售,客观上也将所有的工业标准抛诸脑后。且许多独立音乐人以环保为名,大肆地使用全纸质的包装,实际上纸质是根本不环保的,经过油墨印刷后的纸只能销毁,除非是价格高得令人乍舌的环保纸——但为什么不用廉价、方便、可循环利用的CD盒呢?这里必须称赞国内新锐独立音乐厂牌兵马司唱片,尽管做的都是特立独行对摇滚乐,但至今为止他们绝大部分的唱片都是标准的包装,很简单,用他们的话来说便是“与国际接轨”。

    笔者本身从事唱片业,常会有音乐人来询问实体唱片的合作可能。我总会不自觉地问:你这张专辑是怎样的包装?实际上,我为这个问题而感到羞愧,这和问人“你的鼻子是长在屁眼还是肚脐”没多大区别。当然并非是对特殊包装的唱片全盘否定,如台湾“角头唱片”清一色的仿黑胶设计,以及“风和日丽”的手工作坊的感觉,都已成具代表性的独立音乐范本。至于如风潮唱片、大大树音乐等,其本身音乐的厚度以及人文气息都会让其有足够的底气以突破传统的唱片装帧而上升至艺术品范畴,如去年所发行的黛青塔娜的《迁徙》、罗思荣的《揽花去》,你不会对她们的音乐没有用透明盒而有微词。人靠衣装马靠鞍,可灰头土脸的硬要批件龙袍在身上无论怎样都不顺眼。一句话,音乐上的尊严是自己挣来的。

    (刊于《名汇FAMOUS》杂志)

    分享到:

    评论

  • 所有唱片购买者都能看到,却鲜有人专门撰文分析。唱片包装,其实可说的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