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04-26

    2012,热波音乐节,我们来了

    对于热波音乐节来说,它到底算是国内音乐节的“新贵”,还是“老牌”呢?

    说它是“新贵”,因为它确实很年轻,2009年才开始创办,到今年也不过是第四个年头,和2000年创办的迷笛音乐节、2007年创办的摩登音乐节等还不过是个小弟弟;可对于中国当下红红火火、遍地开花甚至让人觉得无序的音乐节市场来说,热波无论从历届的演出阵容、现场的组织、对观众的服务和体验,都在这些年中快速地成熟,并俨然有了“老牌”的气势和口碑。

    去年,国内各大中小城市一直从年头闹哄哄地到年尾,上百个音乐节在发生。和我们过往所经历的荒蛮时代的音乐节不同:来自全国各地的男男女女,在一年里的某个时刻,坐着绿皮火车涌至北京,如大马哈鱼每年游至某一水域繁殖产卵那样,把摇滚乐的火种传播到更远的地方去。现在的音乐节早已从摇滚青年之受众扩大至更广阔的亚文化青年群体里,结合了当地文化旅游、美食、创意市集以及其他主题系列活动(帆船、登山等),真正成为了全民参与的普及性节日——当然这个节日是以音乐为主轴的。

    尽管音乐节越发红火,但其中出现的暗潮汹涌也无法被忽视:同质化严重,各音乐节参演阵容雷同,不仅到场观众,一些疲于“赶场”的大牌乐队们甚至也无法分清自己到底是在哪个音乐节上;主办方以音乐节为名,实际上重心实在推广当地的其他产业,使得音乐节沦为没有气质的拼盘演唱会;同时,周边配套缺乏,卫生、饮食、住宿等管理的混乱也是必须被正视的问题。而正是如此,热波音乐节在这几年中的迅速崛起显得更为引人注目。

    作为音乐节企划化运营的范例,热波音乐节一开始就以高起点示人,经验丰富且配合默契的团队运作让人印象深刻。在首届热波音乐节上,其与成都市政府取得深度的配合,并喊出了“我在乎”的口号,作为“5·12”汶川地震一周年”纪念活动的一环取得了广泛认可。而到了今年,热波的主题是“我在乎你所在乎的”,成都的“美食大作战”主题、上海的“单身告别式”主题、杭州的“爱护猫狗”主题、西安的“音乐成人礼”主题等,均提场一种乐观积极向上的生活态度和自由平等博爱的精神。对于一个音乐节来说,最重要的莫过于它的“气质”,如迷笛的如原始泥水中滚打的气质,摩登强调“北京新声”的气质,而到了热波,则是强调音乐给予我们的正面能量,包括新青年对于社会的责任感,对朋友的真诚,对爱人的信任,对小动物及弱者的保护。我们从发自肺腑的音乐与快乐中获得它们。这又回归到了音乐现场给我们的感动。

    我们审视一个音乐节品牌到底好不好,最重要的是看它历届邀请的乐队。这方面热波非常靠谱,一方面不放弃摇滚乐的自由精神,每每邀来国内摇滚乐队大牌坐镇,如万能青年旅店、木玛等;另一方面也积极主动地把优质的流行音乐范畴的偶像明星带到音乐节现场,如汪峰、谭维维、张震岳等,让音乐节更为平易近人——当然,热波也没有为了商业本身而放弃对音乐品质的追求。与此同时,以成都为大本营的热波一直致力于本地乐队的挖掘和培育,如海龟先生、愚人船(重庆)、变色蝴蝶等,另一队来自“小酒馆”的优秀成都乐队马赛克甚至可说是从热波走向全国的,而到了2012年马赛克甚至还发行了其首张专辑,获得媒体乐迷一片掌声。在国内优秀乐队匮乏而导致乐队阵容表演同质化这一问题,热波采取的策略是培育本土力量,使年轻的乐队和音乐节共同成长。于是在在今年的热波上,“百团大战”将愈演愈烈,“热波之星”的争夺也引发大家更多的期待。

    作为一个年轻时尚的音乐节,热波强调的是全民的参与性,增加现场互动活动和降低音乐的接受门槛都是为了此目的。在今年的成都热波音乐节上,将推出“帐篷弹唱会”,鼓励大家带上吉他来音乐节一起弹琴唱歌;并和一系列的手机应用开发商合作,通过手机电台、摄影APP等,“用手机武装音乐节”。

    因此,4月29日至5月1日,成都热波音乐节,我们来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