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05-17

    音乐里的“屌丝”与“高富帅”

    谈到时下最流行的网络用语,非“屌丝”与“高富帅”莫属。“高富帅”自然顾名思义,但可千万别问我“屌丝”到底是什么意思,各大媒体纷纷推出专题策划来论述这一个字头的诞生,难道诸君还不理解吗?

    论及“屌丝”,大家通常开口便是“穷矮丑撸挫”五字真言,在“高富帅”面前自惭形愧,在“女神”面前无足轻重。实际上,“屌丝”的外延是很宽广的,不仅限于DOTA和百度贴吧,在音乐的世界里我们也可轻易地分辨出“屌丝”与“高富帅”之间难以跨越的鸿沟。

    首先,这里说的音乐专指流行音乐——废话,高帅富都听古典乐、室内乐、爵士乐,这还有什么好争辩的呢,况且这也不是简单的鄙视食物链。好啦,我们知道,屌丝最大的特征便是小人物集体性的自我解嘲,如周星驰影视作品中的塑造的许多形象,而在流行音乐里,这样的角色也比比皆是。如电台司令(Radiohead)的经典之作《爬虫》(Creep),便是摇滚界中屌丝们的永恒主题曲。“当你站在我面前,我不敢直视你的双眼;你就像一个天使,你的肌肤让我哭泣;”“我不介意是否受到伤害,我想要被控制;我想要完美的身体,我想要完美的灵魂;”“而我是一只爬虫,一个古怪的人;我在这个怪地方干什么,我不属于这儿……”“她,再度离开了……”一字千金,完美地诠释了屌丝们面对女神的自卑之情,难怪前仆后继的青春期少年们将这首歌奉若神明,也难怪电台司令现在基本不唱这首歌——自从他们转型电汽化之后,完全是高富帅了,怎么还会和屌丝们为伍呢?至于华语乐坛里,黄伟文和陈奕迅的组合是屌丝们最为追捧的对象——自揭伤疤的《大开眼戒》、自卑压抑到反弹变态的《浮夸》,均是屌丝界史诗般的圣歌。

    下面,我们来看看2012年至今为止的华语唱片里面有多少高富帅、多少屌丝吧。因电影《春娇与志明》主题曲《我的歌声里》而迅速走红的曲婉婷,虽然带着海归的名媛派头,实则无法按捺这个东北女孩的屌丝的心,看她那单曲封面,看她那咬字发音,均让人啧啧称奇;酝酿已久的来自北京的流行摇滚乐队“逃跑计划”发行了自己的首张专辑《世界》,上半年的巡演把全国各地的Live House挨个挨个地引爆了,但他们也是十足的屌丝做派,尤其是当你看到主唱带领大家在台上挥手的样子,绝对会赞同我;另一支同样来自北京的乐队“刺猬”也发行了其新专辑,他们也是屌丝,乐队主唱子健在海淀区某门户网站工作,也就是俗称的IT民工。在新专辑里,有一首《亲爱的,我想做你女朋》,子健自称是在梦里看“粉笔线”乐队(Snapline)时他们在台上唱的一首歌,子健醒来后把这首歌记录了下来,便是如此。“粉笔线”是何人也?他们是一直融合了电子、Disco以及后朋克元素的乐队,上月也正好发行了自己的新专辑《现象》(Phenomena)。在音乐圈有这么一个说法,入门的玩词曲,中产阶级玩编曲,高富帅则是玩音色。毋庸置疑,摆弄着鼓机、合成器的粉笔线自然是高富帅了。值得一提的是,粉笔线由三位理科生组成,除主唱陈曦外,夫妻档李青、李维思不仅还参与另外一队高富帅的乐队“晕车的车”(Carsick Cars),两人自己也有另一个组合“苏维埃波普”(Soviet Pop),不说音乐内容了,听名字就够高富帅的吧。

    好啦,先聊这么多啦,大家自行再对号入座吧。哦对了,有人问我听周杰伦是高富帅还是屌丝,嗯,其实,这是二逼青年好嘛。

    (原刊于《名汇》杂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