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06-17

    翻唱无罪,用心就行

    (注:一篇刊于《名汇》的小稿,代班,临时拼凑,随便看看就成)

    最近,萧敬腾推出了一张主打爵士风的翻唱专辑《A Song For You》,掐指一数,这已经是他在出道的四年中、所发行的五张专辑里头的第二张翻唱专辑了,虽说是“送给歌迷的礼物”,但这种帽子谁家没有几顶?在萧敬腾备受非议的同时,我们也发现时隔多年未露面的毛宁也推出了自己的翻唱专辑《12种毛宁》,主打歌为李健、王菲的《传奇》,同样也被大家狠批“没诚意”;包括范晓萱妈妈本月推出的《Miss D.D 同名专辑》、以及去年年末齐豫的英文翻唱专辑《云端》、周华健去年年中的《花旦》,这样一波接一波的翻唱专辑,不由得让人想起2009年的那股翻唱大潮,包括方大同的《可啦思科》、莫文蔚的《回蔚》、杨乃文《我自选》、蔡依林《爱的练习语》等呼啸而来的情景。这让人不禁要问,翻唱潮作为乐坛的“大姨妈”,又到了吗?

    所谓“翻唱”,指的是歌手把过往已出版的他人经典作品拿过来,保持歌曲的既有旋律和歌词,通常在编曲上会进行调整后,进行重新的配唱。在英文中,被称作“Cover”,指的是包装、覆盖的意思,很形象地表述了一首词曲作品经过新的诠释,像是一个暂新的包装,但内核还是在里头。在音乐工业诞生之初,著作权概念还并未那样深入人心,“翻唱”是不存在的,并没有说这首歌只属于谁,只要你喜欢、能唱得上去,就拿来唱好了。这也可以解释为何美国流行音乐之父、作曲家斯蒂芬·福斯特终其一生都处于极度贫困的状态。现在我们追溯那些经典的布鲁斯、爵士乐曲目,便没法子一下子说清到底谁是翻唱谁是原唱。直到流行音乐工业、尤其是造星产业的成熟,某首作品才会成为这个歌手的专属标签。

    因此,翻唱绝对不是一个新鲜事。经典无可撼动如披头四,刚出道的首张专辑《Please Please Me》里就翻唱了Alexander的《Anna (Go To Him)》,大获好评;而当他们所处顶峰时期的1964年,所发行的《Beatles for Sale》里,专辑里也有大半的翻唱歌曲。说到华语乐坛,发展较早的香港在早期便大多以翻唱为主,如太极乐队、温拿乐队,后来才慢慢地开始有自己的原创作品。实际上,翻唱这码事还通常能够成为一位歌手走向巨星的助推力,远的有蔡琴,近的……嗯,我的太太告诉我,许多年轻的小朋友以为《Hey Jude》是孙燕姿原唱呢(注:孙燕姿2002年时发行《自选集》,其中收录了这首披头四的名作)。

    因此,翻唱本身不是一件被“定罪”的事情,只有翻唱作品的好坏之分。齐豫演唱生涯里翻唱作品不少,但几乎都是公认的经典,可萧敬腾这翻唱就见仁见智了。相对来说,欧美乐坛的对待翻唱专辑的态度要严肃得多,不会把这个当做是保持曝光度的一种手法,投入的精力不亚于重新制作一张原创作品。今年3月,梅西·格瑞(Macy Gray)所推出的翻唱专辑《Covered》便受到了大家的广泛好评,无论是Radiohead的经典之作《Creep》、还是My Chemical Romance的《Teenagers》,甚至是Yeah Yeah Yeahs的名作《Maps》,把这些充满暴戾的歌曲演绎出温柔、迷幻的感觉,让人拍案叫绝。近期优秀的翻唱专辑还包括去年底英国灵魂乐歌手Seal推出的《Soul 2》,以上世纪70年代作品为主轴,制作精良,温暖人心,获卫报四星推荐。

    总结以上,我们可以说:翻唱无罪,好听、用心是硬道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