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08-01

    Regina Spektor:奇妙之旅

    她有一头招牌式的蓬蓬卷发,随意地披洒在肩上;她有着一双高高的颧骨,典型的东欧美女形象;她还有一双大嘴巴,还非得把它涂得红通通的,无论在任何场合都会毫不顾忌地大笑起来,露出一排漂亮整齐的牙齿;她在月前发行了自己第六张个人专辑,并首度登陆伦敦阿尔伯特皇家音乐厅(Royal Albert Hall),举办了自己的音乐会——这个曾上演过披头四、鲍勃·迪伦、ABBA、埃里克·克莱普敦、Adele甚至是陈奕迅的梦想舞台。她是别树一帜、一听就让你过耳不忘的音乐才女。她是蕾吉娜·史派克特(Regina Spektor)。

    1980年,史派克特出生于前苏联莫斯科的一个文艺之家,父亲是一位摄影师,业余爱好是拉小提琴,母亲则是俄罗斯一所音乐学院的教授。史派克特六岁的时候开始学钢琴,后因为政治庇佑全家搬到了纽约,很快也加入了美国国籍。在全世界文化交融最为频密的地方,史派克特开始不正经起来,古典音乐显然没办法满足她。很快的,她的钢琴演奏从一成不变的刻板转向了自由随意的爵士,也迷上了没日没夜在车库里把吉他弹得震耳欲聋的朋克摇滚青年们。她甚至一跃跳上了“敲击乐队”(The Strokes)巡演的大巴,为乐队充当键盘手的角色。但是,当史派克特认认真真地做起自已的音乐的时候,我们发现她和什么吉他噪音没有太多的关联,而是在反传统民谣(Anti-Folk)的架构下,从幼时的古典训练中延展出极具个人特色的,糅杂着爵士、放克的美妙音乐。当然,有时候她也会拿出电吉他,展现自己多变的风格。

    在和朋友介绍史派克特时,我会这样说:有点类似于菲奥纳·阿普尔(Fiona Apple)的钢琴创作女声。但史派克特和年长自己三岁的苹果姐姐不同,她没有那样的神经质,也更为商业化。许多乐迷接触史派克特都是通过影视作品:《实习医生格蕾》的插曲《On The Radio》;《纳尼亚传奇2 - 凯斯宾王子》的片尾曲《The Call》;《27套礼服》主题曲《Fidelity》;《野兽情人》的主题曲《Begin To Hope》;《姐姐的守护者》插曲《Better》;全球最大的移动通信运营商沃达丰(Vodafone)甚至把她的音乐用在广告里。其中,最受好评的要数文艺爱情片《与夏末的500天》,在影片的开头,阳光穿过一片片叶子,投落成地上一个个小孔,史派克特的《US》适时响起。“他们将我们塑成雕像,放在山之颠……”步子急促却又令人心驰神往的钢琴即兴,和灵气逼人的小提琴一起,把人声衬托得诡奇却又不失美感。值得一提的是,2010年5月,有犹太血统的史派克特受邀参加在白宫举办的犹太传统月招待会,演唱了这首《US》,一曲作罢,奥巴马第一个为她起立鼓掌。

    上月,她推出了自己的最新专辑《What We Saw From The Cheap Seats》,中文翻译可为“从廉价座位上我们能看到什么”。在接受《NME》采访时,谈及自己源源不断的充沛灵感,她表示“我并不是在创作一张新专辑,而是让这些歌曲自己积累”她也一再强调自己的歌曲中虽然大量使用了第一人称“我”,但这些并非是自己的亲身经历,而是来自于想象和虚构性创作。同样的,虽然同为在钢琴上演奏爵士风格的曲子,但史派克特绝不是安分守己的诺拉·琼斯(实际上诺拉现在也转型了),一如专辑的开篇曲《Small Town Moon》,虽以芭乐式开头,但听她在最末处不断地呼唤“宝贝、宝贝”的方式,你不会感受不到她那无所畏惧的挑战精神。专辑中另一首主打单曲《Don’t Leave Me》里,她把爵士乐团的一整套低音贝斯、小号、中音萨克斯都搬了进来,但玩得却又充满时尚感;我还喜欢《The Party》,始于巴洛克风格的钢琴弹奏,美妙的合成器背景音色、进行曲式的军鼓和节奏一点一点加进来,史派克特还玩起了口技(Beat-Box),展述于一场关于生日聚会欢快与落幕的内心独白;以及那首爵士钢琴小品《Firewood》,史派克特就像你的邻家女孩,在一个周末的晚上来到你家,掀开钢琴盖子,毫不费劲地唱出了这样好听的旋律,以及一个伤感的童话故事。

    从爵士到古典、民谣以及英伦摇滚,蕾吉娜·史派克特总是能够把多元化的表现手法融会贯通,结合自己的奇思妙想和独特的嗓音,呈现给我们五彩斑斓的世界。或许初听她你会感到一丝的不适:“这个女孩怎么会这样唱歌!”但这并不妨碍你随后在她的领域中流连忘返。

    (原载于《人物》。有删节调整。实际上我觉得编辑改得挺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