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1-24

    在家也这么不心安理得

      两个小时就回到家,真快。

      和贩贩一起,挺有精神,一直聊回来。一下车,拉客的摩的就说,刚下完雪,还不断地强调,这是2009的第一场雪。

      低头一看,地上果然还是湿漉漉的。空气中都是残留着的阔别已久的寒意。在广州呆习惯了,竟然对自己家有这么切实地陌生感。

      回到家,第一时间就是开电脑。老爸的机子,分区出错,显卡驱动没装,等等,花了半个小时弄好。而自己的本本竟然在家里拨号提示占线,676,搞了好久,最后估计是MAC的问题,但不敢盲目地搞了。求助沈疯,短信回曰今晚十二点再帮我看。好。

      对上一次家里网络有问题,同样也是食不下咽。网络依赖症依然没有任何改变。

      安仔居然这次是自己开车回家的(也就是说他买车了……)。好吧,QQ内部价多少钱来着?

      ——————————————————————————

      然后回来。和神仔、安仔一起,虽然他们一直在弹截肢之类的,但感觉依然很祥和。虽然安仔看起来成熟了很多,但他的爸爸妈妈一样这么nice,见到我还问:是不是以前来过我们家拔花生的?不禁开口笑了起来。

      在安仔家吃了好多糖丸棍……唔,如果你不知道什么是糖丸棍,不要紧。我把QQ签名改成了“采屋卡过年,琴艾出来料啊!”嗯嗯,这才是家!

      在安仔开车送我们回来的路上,我突然自言自语地说了一句:“不知道三十岁时我们是怎么样的。”没有人回答。不需回答。

    分享到:

    评论

  • 我也喜欢糖丸棍!
    喜欢煮黄酒吃~
    好久没回去了~
    真是怀念~
  • 不知道你的“料”是不是“玩耍”的意思。如果是的话,俺们家乡也许很近。
    回复SelinZhang说:
    没错的。
    2009-01-25 22:26: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