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6-30

    回忆与失眠

      今早四点回忆完我的足球生涯,本来应该已经极度困乏的,可没想到爬上床去之后还能够这样地清醒。我给自己挖的坑挺大,电脑关掉了,可并不代表不需要去填。因此,就这样一直闭着眼清醒到六点。       看了明天同学的《今天23岁,苍老的最初》,很真挚的青春告白,让我忍不住又一次不害臊地感觉到自己和他在某些方面还是很像的。比如平时一幅玩世不恭的样子,可实际上对待事情很认真很负责,对自己身边的人也很温暖大度。你见过这样夸自己的吗,哈。       又看了fei的《和平村的回忆》。由于教授现在对我写的早已审美疲劳了,所以我让他换个口味,发了给他看。他问,哎哟,这个是谁写的。我说,是我的女朋友。他说,内容好像很简单幼稚,但是笔法很奇怪,长句用的很特别,而且构思很巧妙,看似平平无奇,可确是大巧若拙的境界。我知道教授向来不拍马,所以还是听得比较舒服的,但是还要装一下,便说,女性小散文嘛,你读过《城南旧事》吗?就是这样的调调。她看的都是外国的新小说,那语言自然是西化得很厉害的啦,所以我说她不去译书真是浪费了。云云。       OK,既然忍不住提到了,那就扯两句fei的事情吧。       fei拥有着在旁人看来爆裂的过去,以致让一向另类的我在相映之下竟然是如此的循规蹈矩。在她以前的Blog中,记录的是一种离我非常遥远的生活,而许多网友在留言中也纷纷表示fei就是三毛式的女子,把日子过得很惨但却很浪漫。唔,至于我呢,尽管三毛的沙漠的星空曾经把我感动的一塌糊涂,但由于现在的fei太过可爱,真的很难把眼前的她和过往或许是那样的她联系在一起。即使是她自己说一点过去的事情,就算壮烈无比,但也如轻描淡写一般,不以为荣也不以为耻,只是客观地陈述,甚至所说的不是自己而是别人那样。       扯到哪了?噢,我想,自己为什么不介意和自己一起的那个人过往曾经有过怎样的事情呢?我不知道追根刨底是不是大家都爱做的事情,是不是这样会感觉到对方的坦白而无保留?首先不说这种强迫性的回忆会不会具有某种伤害性,其实更可怕的是那一种心理:你都可以为她(他)那样了!言下之意,便是要求对自己也要求达到怎样的程度,否则便意味对自己并不怎样之类。我最讨厌把感情的量化,也最讨厌感情的比较。fei是我目前为止真正爱的第二个人,但我不会做任何关于爱的深浅的比较。太没有意义了。因此,就算fei有意无意地说一点她以前的男朋友的事情,我也能够保持心平气和。我没有权力、更没有这个必要去抹杀他对她或她对他的爱,她也没有必要去否定这些,证明自己的忠贞不一定就要用这样消极的方式。我只要你好好地和我在一起,那就足够了。       其实这一刹那心里面有很多话想说,但实在是太多了,如一个大浪打过来。出于我一向为之自豪的联想能力,使得我无法对此逐一地剖丝剥茧。又想到了弘一的那句“悲欣交集”。
    分享到:

    评论

  • 更新了.
  •  今天7月12日,是不是你毕业的日子?似乎等了好久,忽然地却在眼前了。 最近一直在听一首歌。蛮俗的,可是,如果今天是你毕业的日子的话,就送你听吧。了自己这么多年来的一个心愿。 你的眼泪轻轻落在我右肩<br>我只是沉默静静看着你眉间<br>拥抱着你的我是想要让你知道<br>我也会和你一样伤心流泪<br>你紧闭双唇眼前仿佛没焦点<br>我依然沉默静静陪着你无言<br>我握着你的手是想要让你知道<br>我愿意陪你一起等待蓝天<br>我亲爱的宝贝总有那么一天<br>晚风吹拂轻轻擦干我们哭过的双眼<br>我亲爱的宝贝也许会有一天<br>我们会再度回到过去那美丽的花园<br>就算距离再遥远就算不在你的身边<br>陪着你安慰你你也知道<br>我将会静静想着你<br>我的宝贝入眠<br><br>梦境的远方你向我走来<br>张开双臂你飞舞翩翩<br>你给的拥抱特别温暖<br>我亲爱的宝贝<br> 
  • 几天不见,这就成了??恭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