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5-04

    学生生涯最后一个黄金周(上)

    5月1日       主席和冼焊接去爬帽峰山,叫瘦和广奎去爬白云山。我醒来的时候,他们都不在了。只剩下劳模继续在QQ上玩军棋,我怀疑他可以玩足7天,后来的确证明了……至少他现在已经玩足了三天。想当年,10点半他就要吵着上床睡觉的……现在……看来环境真能改变人啊!       醒来后麻木地刷牙洗脸,开机,上Q。想起下午约了表妹,给她带包括《朗读者》在内的几本书。于是(我想不到其他能用的连词)和高菲说,我下午过你们学校。后来睡了一个中午觉(我他妈真能睡),三点到中大东门,和高菲晒了一会儿太阳,上了她所谓的117仓库宿舍,共享了刻有MP3的CDR和CD。大概六点时收到表妹短信:表哥,难道你是爬过来的吗?于是转战春晖园混合宿舍,并非常扯淡地给她的IBM T30分区。这本来是一个很安全的事情,至少我没有看到Bios里面有任何防止此类操作的措施。本想着今晚可以和表妹叙叙旧,但她的舍友突然打电话回来,才得知他们几个旧同学要来开类似Party之类的东西,遂先走,没想到酿成大祸。       八点半回到宿舍。十点表妹打电话来说,她的D盘不见了。我X,真不能让生手自个儿干这种事情……我说,别着急,明天早上就过去给你弄。然后再Q上咨询沈峰关于硬盘数据恢复的东西。极度郁闷。  5月2日       大雨倾盆。九点起来过中大。在一块西数80G硬盘上恢复其损毁的硬盘数据。中午两人煮面。下了三盘象棋,两盘飞行棋。我带了Diskman,在一个有源音箱上播放,keren Ann第一张专辑三次,Benjamin和她老婆的一次,北野武那夏之海三次,天使爱美丽三次。最后硬盘数据恢复了不足三分一,给她的笔记本重装系统,还算顺利。下午六点,高菲发来慰问短信,恰好结束,但我已几临崩溃。两人在小北门吃潮汕风味,撑到死,后悔没喊高菲一起出来,疑是她为了喂养流浪猫已经泡了N天的方便面……  5月3日       大师兄的两个表弟还没有走,我们宿舍已在10人的状态下运转了四天,室内温度已经比室外高出了5度不止。气味变得越来越难受。雨下了一天,本约黄狗两夫妇吃饭,泡了汤。没想到这样的恶劣情况,主席和广奎还能去华南植物园……广奎回来后还说要再去一次……我X。       上午睡到10点。醒来后玩古墓7,继续全奖牌搜集之旅。下午玩黑与白2,我靠,上帝也疯狂之后的久违激动,太爽了。我终于找到了足以度过这七天(实际上我每一天的生活和这七天一样)了。       想起第一印象今日搬家,嗯,不错,水为财。后细孔在群上说,新房东不让养猫……没有猫粪味道的第一印象……干净的第一印象……不敢想象……       后练了一会儿吉他,瞎弹,两个小时。弹到饱。感觉应该去练团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