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2-27

    杂技

      中国是杂技大国,一点不奇怪。只要看到杂技演员平时是如何训练,想必谁都不敢练杂技了。

      老外挺讲究人道主义,讲究人文精神,因此,老外不怎么练杂技,他们的著名杂技项目,不过是走钢丝之类较为容易接受玩意。老外喜欢耍动物,玩马戏。拿人当动物耍,只有中国人和泰国人才做得出来。幼小的孩子,祖国的花朵,不让他们正常发育,而要他们整天扛人,钻刀山,穿火海,左翻右滚……我曾近距离观察过几个耍杂技的孩子,发现他们身体都矮壮结实,但有点变形,根本没有在台上那么好看。观众看杂技时坐得远,距离欺骗了眼睛。

      国内的专访节目,现好不现丑。只有看看香港的电视节目,才能了解到一些生活的真相。以前看国内记者采访杂技演员时,那些娃娃好像个个都很兴奋,争着为团争光。可是一看香港台报道的杂技演员的生活情况,简直不忍睹视。教练们一边打一边骂,逼迫未成年的小孩子做出非常人可以想像的动作,还要反复做。那些小孩子平时训练一脸泪一脸汗,一声不敢吭。上台为客人表演时,还要装着满脸笑。

      不消说,练杂技的小孩子大多家境不好,或为父母所厌恶。练体操练跑步都还讲究一点科学锻炼,练杂技根本是想怎做就怎做,怎样难就怎样做。一位节目解说员感慨地说:“这些小孩子一进杂技团,一年半载后,原先在学校所学的知识全部忘光了,他们中能读通一本童话书的不多。”

      人跟动物的区别是:会不会用脑子。说实话,我极其厌恶一些靠死练练出来的体育项目。比如刘翔同志,王军霞同志,说白了,只是一台机器。再能跑,跑得过豹子和野鹿吗。看来,奥运会得取消一些纯体力型的体育项目,只保留一些技术型体育项目就行了,比如乒乓球,足球等。要证明人类的体力极限是多少,科学家早做到了,没必要叫年轻人摧残身体。看体育的观众,大多数是为了发泄体内长期沉积的兽性,跟看斗牛和杀人没什么区别。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