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2-24

    知有阆风解语花——袭人

      红楼的丫鬟中,袭人的大众知名度应该是最高的。身边许多朋友都向我表示,《红楼梦》读到第四回,看到宝玉初试云雨情便无法再继续了,对于他们来说这琐碎的情节实在是太闷了。于是,在宝黛钗外,还有一个袭人,作为宝玉的性好奇性窥探的第一对象,蜚声四海。

      众所周知,曹雪芹对塑造袭人这一形象是浓墨重彩的,关切程度丝毫不亚晴雯。可许多读者却不怎地喜欢她,综合厌恶理由不外有三:

      其一,功利心太重。那一回下雨,忽闹公子脾气的宝玉嫌开门慢了,往她肚子着实地踹了一脚。没想到这一下,竟让袭人半夜里吐出一口血来。她暗暗地寻思到:“少年吐血,年月不保,纵然命长,终是废人了。”想起这里,“不觉将素日想着后来争荣夸耀之心尽皆灰了,眼中不觉滴下泪来。”一看到废人这个字眼,我的第一反应是联想到了皇宫里太监。当然袭人意思并没有夸大到那样的程度,但对自己将来不孕不育的可能性的确很恐慌。她平日里挂念着的“争荣夸耀”之心,也就是争取成为宝玉姨娘的这一梦想,或许会因为自己生育能力的不济而大打折扣。想到这里,她自然就哭了起来,仿佛这辈子的希望就这样破灭了。许多读者对贾府中的赵姨娘深恶痛绝,因此恨屋及乌地对姨娘这个身份产生轻视,而你这个袭人好端端地怎么也热衷于这个行当,这不就是禄蠹所为么?

      其二,对己对人的欺与瞒。宁荣二府都有一种阶级上的不平等条约,像贾琏、贾赦等爷们是可以随便和底下的女人胡混的,只要能瞒住自己的老婆,或自己的老婆也不介意,就能为所欲为。但下面的人,如司琪等,却是半点出轨都不允许,一经发现撵出去没商量。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这个道理在贾府也是通行无碍的,我们也不必称奇。但奇就奇在袭人身上,明明是一个丫鬟,竟然也学会了这一套,自己和宝玉偷腥也就算了,竟然跑和去王夫人说,宝二爷年纪越来越大了,和姐妹们住在一起怕不方便,万一不小心搞出事来,传出去大家都没脸搁。这样的欺己欺人,能说得过去吗?

      其三,也是袭人素来最被人诟病的一点,就是爱打小报告,比如和宝玉同一天生日的四儿,还有最严重的暗算晴雯的那一次。晴雯是她在二爷姨娘的位置上最有力的竞争对手,论模样论女红,都是袭人把马屁股抽烂也比不上的,在抄检大观园的节骨眼上趁势扫除这个障碍岂非乐事?因此,许多晴雯的粉丝们对袭人嗤之以鼻绝对是有根有据的。

      但我个人是站在袭人这边的,一直以来她的印象分不高,那是因为程高本对她的恶意丑化。说她热衷于往上爬,其实她向来安守本分,不然也不会得了个“锯了嘴的葫芦”的赞誉。她是典型的干哪行就爱哪行的人,在老太太身边则尽心服侍,在宝玉身边则呵护备至,在王夫人暗许她准姨娘之位时她更是不自觉地用姨娘的身份管了宝玉的言行,并不时劝谏他别动不动就用禄蠹夸人,惹夫人老爷生气。也正是因为她时刻用准姨娘的标准规范自己,才加入了贾府上层统治阶级的思想观,把自己和其他丫环姐妹不自觉地划了开来,而她也认为自己是贾母早就许给宝玉的,两人发生的关系也合情合理。最后,关于背后捅刀子,四儿应该是确有其事,可如果把晴雯被逐的帐也算到她头上,那就有失公允了。晴雯因锋芒太露得罪狐假虎威的王保善家的,后来又因为患了肺炎,才被王夫人狠狠地撵了出去。可如果王夫人向袭人问起她是否有勾引宝玉的行当,袭人总不会把自己做的事给移花接木到袭人身上吧?看来,高鄂的续本果真害人不浅。

      那作者曹雪芹对她的态度呢?大致上还是肯定的。袭为钗影,宝钗有杨贵妃之称,而袭人被冠以解语花,个中缘由不消多言。我们可以猜想,在曹雪芹的现实生活中,确实存在着这么一位细心体贴的丫环,对他的饮食起居打点得样样俱到,而曹雪芹对于她也有说不清的依恋之情。其实我们每个人的成长都要经历这样的阶段,在青春期最早期,对年龄比自己大一两岁的女生特别有感觉,这是很符合心理学的。不仅是因为大姐姐处事更为得体,让人更有安全感,而且在这个时段,女孩子发育要比男子早,像袭人这样处处凸现成熟的姑娘,在第二性征上自然也不会逊色,她在性方面的吸引力也是毋庸置疑的。所以,宝玉对袭人就是这种朦胧的感觉,说不上爱,也说不上是姐弟的情分。所以,曹雪芹给袭人的总体评价是一个“贤”字,说不上美丽聪慧,但是却贤良淑德。人人都说曹雪芹对旧事物是通盘推倒的,可没想到还能在一个丫环身上发扬我国女性传统美德。

      袭人最后阴差阳错地嫁给了蒋玉菡,这和她原来的希望落差太大。但我相信,凭着她性格中温顺背后的一股韧劲,也能安之若素地活下去。这就是中国女人。

    分享到:

    评论

  • 呵,欢迎。宝玉的感情后来一直都没有离开过林妹妹身上。试玉那一环局说明了情况。
  •     小时侯就觉得宝玉的爱情是败在袭人手里的 ... 小蜗牛过来踩踩 呵呵 你好会写哦 那么多文字的 佩服... 学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