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2-24

    书法

      明代大学士张居正,对万历皇帝要求十分严格。但是,当十岁的万历皇帝能写出比较不错的毛笔大字时,这位张大学士却说:“陛下的书法已经取得很大成就,不用再学习书法了。自古圣明皇帝以德行治理天下,艺术的精湛,对苍生并无裨益。”从此,兼任皇帝老师的张居正开始不要求小皇帝每天呈交书法习作。

      可惜,我身边少了一位像张居正大学士这样的能人。我的老爸也善书法,然而他却不懂得如何教我学习书法。他只是在我小的时候,给我买了几本字帖,让我自个儿琢磨。我从来没有看过我老爸练习书法,但我也从来没有见过他写过一个让我觉差的字。天底下总有一类人无师自通,我老爸就是这一类人。

      我从十二岁起正式学习书法,当然是自学。也曾有那么一两次捧着自以为了不起的“佳作”给老爸观赏,希望能得到他的好评。结果总是换来一顿鄙薄和教训。

      所以,我的书法,十足是自学的。

      我一开始迷恋庞中华的硬笔书法。专心临摹了一年半载,倒也有四五成像,也仅是四五成像。后来,看上了冯宝佳的钢笔字,爱不释手,就把庞中华丢了,学习冯宝佳。学了几个月,弄得个三四成像。到后来,崇拜起钱沛云来,独个儿琢磨钱沛云的钢笔字,弄了几个月,也不过是四五成像。到最后,完全不喜欢临当代名家的帖子,直接从古代拓本中寻求灵感。因此,我没有临成一本贴,反倒集成了各本帖子的皮毛,自成一家。

      我向来喜欢钢笔字。对于毛笔字,只能望洋兴叹。用宣纸写小楷,我也能写得不错,就是怕写大字。若叫我写对联,则坚决谢绝。

      很多人认为,硬笔字不过是毛笔字的简化。持这种看法的人,肯定是外行。这两种不同属性的字体之间固然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但就是不能等同。许多人毛笔字龙飞凤舞,一写起硬笔字来十分拗手。我的一位好朋友毛笔字写得不错,非我可及。然而有一次他跟我同台比赛粉笔字,结果我拿一等奖,他只拿三等奖。

      写毛笔讲究运笔,写硬笔同样讲究运笔。毛笔的运笔,缓而沉,容易被人观察出来。硬笔的运笔,急而爽,可意会不可言传。我一开始喜欢写钢笔字,后来因为方便的缘故,一直写圆珠笔。直到现在,我还是用圆珠笔。我这人有个怪癖,做字时非用四五毛钱一只的最古板的圆珠笔不可。许多花花绿绿,奇形怪状的圆珠笔,我都看不上眼,认为不能写好字。当然,有些书法家善书而不择纸笔,顺手拿来一支笔一张纸,即能书得妙字。欧阳询就是这样子的书法家。可是,欧阳询的儿子欧阳通,非好笔好墨好纸不能写字。父子俩在当时齐名,十分有趣。

    分享到:

    评论

  • 我呢,也不喜欢庞中华,不过那是长大之后的事了……<br><br>我的字很臭很臭,就不多说了……
  • 庞中华的字我一向不喜欢
  • 我最近两年比较喜欢林齐华的硬笔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