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2-24

    小城

      这次回老家,百般无聊。

      出来街上转转,聊以解闷。

      我对这个小县城,实在太熟悉了。哪儿有吃的,哪儿有玩的,哪儿有旧书店,哪儿有擦皮鞋摊……我都了如指掌。

      这次出来转悠,倒让我发现有一处地方变化很大。我看到县一中门前的那条路竟然被修好了。按理说,这么一天重要的道路,早应该修了。然而,十几年来,一直没人管。理由是:学校的校长认为这条路属于政府管,应让政府来修路。而政府又懒得管你这么点芝麻小事,反正县长出门从来不用走路,县长的宝贝儿子也没在县一中读书。双方互相推诿,终究谁也不愿出钱来修路。

      路没人修,可苦了在一中读书的学生娃。我在一中读了三年书,本科没考上,倒是学会了修自行车。妈的,这简直不是路。坑坑洼洼,陡陡峭峭,破破烂烂,凄凄惨惨。碰上下雨天骑车,比走钢丝还刺激。

      然而这条路竟修好了,是谁修的?肯定不是校长修的,尽管学校换了几届校长,县政府也换了好几届县长。反正,我是无福消受这条新路给我带来的好处了。

      小城悠悠,人也悠悠。

      我悠着悠着,又路过了那家钟表店。我到现在也不知道那家钟表店叫啥名字,好像它没有挂招牌。实际上,它也用不着挂招牌。这座县城有多久历史,这家钟表店就有多久历史。

      我在这家店买过三次手表。第一次买表时我才读小学。那时候BB机很流行,咱小孩子没钱买真BB机,就去钟表店买了一个仿真的当手表用,花了十五元。好像没过多久就坏了。那时,这家店的生意挺红火的,除了老板娘一人应酬外,还雇了两个年轻的女工,还有一个专业修表匠。我第二次在这家店买手表时,好像是读高二。我挑了一个又大又蓝的钢表,问老板娘多少钱。老板娘说一百八十块,已经非常值了。我才不相信她的鬼话,我说一百元卖不卖。她说小哥你有眼光,一百元就一百元。我一听乐了,一百元成交。回家后渐渐后悔,当初咋这么傻,我要是开口八十元肯定也会成交。

      我第三次在这家店买手表是在三个月前的一天。我记得我那天急急忙忙来到这家钟表店,我说老板娘你给我拿一个最便宜的手表,能带着就行了。老板娘一听乐了,她说拿一个儿童表给你带不带。我说老板娘别开玩笑了,这年头谁还带手表,掏出手机看一眼就知道几点钟了。我是因为要上讲台给学生们讲课,不能开手机,才买一个手表顶着用一下。老板娘听了很无奈,她拿了一个有点像模像样的钢表摆在我面前,问我怎么样。

      “几块钱?”我问。

      “六十块。”

      “贵了,给你三十块,卖不卖?”

      “要我的命呀,年轻仔,四十块给你,再便宜我要收档了。”

      “好吧,就四十块。”

      我掏出四十块钱给老板娘时,突然发现,这家店真的很冷清,当年不是挺火的吗?

      我忍不住说:“老板娘,你要改卖手机才行了。”

      她一脸苦笑,不知怎么回答我才好。我又发现,以前她身边的两个女工现在不见了。以前还有一个人专门坐在角落那里修手表,现在也不见了。唯一没有变的,是这个老板娘,还有她的钟表。她难道要开一辈子钟表店?我难道要一辈子买手表?

      …… ……

      我带着新表,叫了一辆摩托车,搭着我走了。

      我想我以后可能再也没机会来这里买手表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