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2-22

    旧书

      都说老婆是新的好,就是没人说书是旧的好。

      可见读书的人越来越少了,读旧书的人就更少了。

      孔乙己说窃书不算偷书。在我看来,读小说不算读书,叫看书。读学术作品,绞尽脑汁理解其中内涵,读名家散文,反复领会其中美妙,这才叫读书。这么多年来,我几乎没买过一本小说,反而散文,学术论作买了不少。

      并不是说,我没读过小说。我也读了很多小说,都是借来读的,或者在网上浏览的。一本小说,我看了一遍,很少看第二遍,除非是四大名著,除非是要写论文需要反复研读。然而,一篇散文,我能读很多遍。余秋雨的散文,我就读了不下于四遍。

      我喜欢读旧书,旧书实在,没有新书那么花俏。现在的新书,插图很多,字体很大,封面很厚,编排很乱,简直成了商品包装大展览。

      其实,我喜欢读旧书的最主要原因是:我没钱,买不起新书。国家天天喊着提高全民文化水平,消除文盲,却天天任由书商牟取暴利,大涨书架。

      十二年前,一本半个砖头厚的书大概四五元,如今,一本半个砖头厚的书大概二三十元。现在,要我掏钱买一本一个砖头厚的书,我要考虑很久,还狠不下心来买。所以,我经常逛旧书店,找旧书。只有在旧书店买书,我才能找到那种类似大款的狠心的感觉。管你是么书,反正几块钱一本,最多不超过十元。还能砍价,八九元的书,砍它一两块钱也爽。讨价还价中,知识分子的尊严已全无。什么是知识分子的尊严?知识,没了知识,知识分子只能是个空架子。所以,在买旧书时,我绝不嘴软。

      旧书毕竟是旧书,没有“香喷喷”的油墨味,只有那种半腐半酸的不可言状的味道。懂得买旧书的人,总要把刚买回来的旧书摊开,晒它一天半日。要是这本书实在好,就懒得晒,先翻开看一遍,再拿来晒。

      旧书中的珍品不少。我曾在旧书摊找到一本唐代大书法家褚遂良的《倪宽赞》,这本帖子现在基本绝迹。即使是大如广州购书中心的书店,也找不到。此帖文字俊美,潇洒,不亚于欧阳询的《九成宫醴泉铭》。

      旧书读得太多了,人也变得满肚子不合时宜。

    分享到:

    评论

  • 十年前,冰砖还一毛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