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2-22

    代序

          从今天起在清谈吧上授权转载《王子宜小品文集》系列。作为我的舍友,请大家也多多捧场。

      子宜擅书法,此则里里外外众所周知,系里给同学们颁发的“以资鼓励”便大都是他的墨宝。子宜平日亦健谈,上至王侯将相文人骚客,下至市井百态生活琐碎,无不是其津津有味的谈资。但此番竟在考研无望、穷愁困闷的情况下,亲自为文,并在章法气度上俨然成一个系列,却是万分难得。

      观夫这小品文十数篇,乃效梁实秋笔法,或曰笔墨,或曰鼠虫,皆持一副淡定自若之态。不管论及什么,总是开门见山,直入话题,结尾亦见好就收,干净利落,没有半点拖泥带水之感,可谓一字千金。在如今包括散文、小说等所有文学体裁篇幅越拉越长的注水式写作的大环境中,更凸显其可贵。虽说结构简单,但细细品来,谋篇布局越显匠心独运,体现了作者对语言及内容驾驭的饱满自信,貌似信笔拈来,却又处处暗合法度。或许有人对其文中观点持不同看法,但此乃见仁见智之事,从文学的角度出发,都是可以愉快地接受的。总之,只要你把这十六篇文章当作是下馆子时首先递上来的一碟花生米,那一定非常好尝。

      不少人凭第一印象便认为此君长我十岁,当下心中窃喜。在生活中,我私下里把子宜引为知己,并赠给他一“叫瘦”的诨号,在自己的文章中也曾多次引用他的名言,可见我俩感情深厚。以此为记。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