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5-11-28

    桃花依旧笑春风——李纨

      2005年对我们家打击最大的一件事是:表哥死了。

      我一向觉得,死是一件很自私的事情。自己去了,落得干净,但却留下许多未了的身后事,让别人折腾去。比如表哥,在癌症的折磨下终于得到解脱,可却在茫茫大地上留下了一对孤儿寡母,这可让他们往后的日子怎么过啊?

      于是,我在读《红楼梦》的时候,对李纨这一角色特别上心。宝玉的哥哥贾珠早逝,只剩下李纨和贾府唯一的重孙贾兰,两人相依为命。在贾府这样一个封建大家庭里,李纨“相夫”的任务已经被彻底取消,虽还保留着“教子”这一副业,但在传统道德观念里也不免被贾母称之为“寡妇失业的”。若是小户人家,兴许还能改嫁,尽管带着个拖油瓶儿。可这里是贾府,不存在任何可行性。因此,贾府上下都在看着她,看着她慢慢地耗尽自己最美好的年华,最后化成一块贞节牌坊。

      牌坊,又是牌坊。大学里上《中西传统哲学比较》这一门课时,黄可波教授曾说到,自己和系里的几个同事游览了某地的贞节牌坊,回来时问及女同事“有何感想”。一女同事答到:“感想?能有什么感想?什么都不敢想!”确实,守寡(尤其是年轻守寡)是一件强制性歪曲人性的事情,且不说汪曾祺先生《牌坊》中写到的白夫人和她的捡铜钱法,单就内心的煎熬,可知是怎样的一番滋味?惟有李清照的《声声慢》尽述其中:

      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乍暖还寒时候,最难将息。三杯两盏残淡酒,怎敌他、晚来风急。雁过也,正伤心,却是旧时相识。  满地黄花堆积。憔悴损,如今有谁忺摘。守著窗儿,独自怎生得黑。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

      这位被梁衡誉为“乱世中的美神”的女子一生命运坎坷,丧夫后误嫁中山狼,后告倒丈夫,却也在社会舆论压力下,被扣上“不终晚节”“无检操”“晚节流荡无归”的帽子,在丧夫之哀、孀居之苦凝聚心头、无法抑制的情况下,写出了这一首千古绝唱,可谓字字血泪。我不否认其中有国破之痛的作用,但若有丈夫赵明诚在身旁,凭着夫妇两人相濡以沫的慰藉,还是能携手共度难关的吧?

      李纨便是这样一个生存状态,绝大部分时间里,只是“守著窗儿,独自怎生得黑”。第七回周瑞家的挨门挨户地送宫花,经过李纨门前,“隔着玻璃窗户,见李纨在炕上歪着睡觉呢”。再到凤姐处,“只听那边一阵笑声,却有贾琏的声音”。雪芹善用闲笔,并不显眼的一个小处对比,便把李纨的寂寞孤苦勾画出来。

      能够稍稍排解愁绪的,便是和活泼的妹妹们在一起吧?稻香老农出身书香世家,父亲是国子监祭酒,她还是红楼女儿中鲜有表字的一个,作为海棠诗社里第一权威的评论家,指点着宝黛钗等人的玩乐之作。但我总觉得,在喝酒行令、觥筹交错之间,总有一种挥之不去的感觉,不能尽兴。姐妹们对李纨这个嫂子是尊敬的,但却似乎又保持着一定的距离,这点我深有体会。年轻的寡母在很多时候处于尴尬的境地,其他人能够做的只有一再地淡化她的身份,把丧偶这件事忘掉,这样的自欺欺人当然无法建立起坦诚的交流,于是李纨自己也只能用一种淡淡的优雅把自己包装成一个“菩萨”。她对所有的小姑子们都一视同仁,都是那样的君子之交淡如水,仅有的几次真情流露,一是在宝玉挨打,王夫人提起早亡的贾珠,她才能“名正言顺”地哭一场;另一次是在螃蟹宴上,因平儿的话触及伤心之处,不禁落了泪,众人见状也是支支吾吾地散了开去。可印证李纨的处境。

      聪明的李纨,也该觉察到贾府的摇摇欲坠吧?她不甘心做一块活化石,便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儿子身上。宫裁是一个精打细算的人,连凤姐也打趣道,你每年有四、五百银子,怎么还向我敲竹杠呢?可李纨只是淡淡的一笑,还是成功地为诗社拉来了赞助,自己半点不吃亏。“钟鸣栊翠寺,鸡唱稻香村”,李纨是金陵十二钗里结局最好的一个,当贾府最终衰败之际,凭借着争气的贾兰和积攒的银子,过上了“戴珠冠、披凤袄”的生活。

      真想看曹雪芹后四十回,看他是怎样描绘李纨和贾家分道扬镳、划清界限的。贾母如若还在世,料想她也不会拒绝。因为李纨一定是微笑着的。

    分享到:

    评论

  • 学者小樱
  • 感觉李纨过上好日子不久也该归西了才对……更悲剧了一些
  • 可谓苦尽甘来了~<br><br>对于“守寡”这个问题,我愈加认识到生活在新时代是多么滴幸福~ 恶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