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5-10-24

    小樱Loli欲望日志 第三十一话(完结篇)

      世界上最伟大的魔术师,并不是终日忽悠哭丧着脸的骑士的那一位,而是时间。《The Best Is Yet To Come》,这首歌唱到了我的心坎。

      阔别三年,以一个特殊的身份重回母校,百般滋味点滴在心头。离开的时候,估计很多人期盼大白猪哭鼻子,但是我憋住了。低着脑袋,不敢正视,声音哽咽,语无伦次,不过最终还是挺住了。要是今天来个风刀霜剑,或是凄风冷雨的配合一下,我就哭,哈。

      实际上,我是一个非常感性的人,男儿泪从来轻弹。我曾对你们说,生命就是不断地在做减法。环顾四周,小时的玩伴通过初中、高中的筛选后有几?可是我却忽视了,在剔除着一些角色的同时,新的朋友也伴随着新的环境纷至沓来,并因我们的社交能力的渐增极有可能发生化学反应,不仅是简单的加和剪,应该拓展为更复杂的四则运算。在这一列驶向未来的车厢里,每个站台都会有上有下,身旁站满了意外的旅客。即使洞悉若此,但我辈仍属看不破红尘之凡夫俗子,就算惯看秋月春风,面对离别时却总不能一壶浊酒喜相逢。

      可是我终究没在这个节骨眼上哭起来。

      大学一年级在江门教育学院游学一年,离别时竭力保持微笑,但眼角的几滴泪水还是不听话地逃了出来;时隔两年后与舍友们故地重游,感叹物是人非,在经过当年所住的“禽兽楼”105宿舍时,终于不得不别过脸去,让眼泪安静地流。但在曲江中学,我就是伤感不起来,不知道为什么。

      或许是因为,曲江中学对于我来说,不仅是我的母校,更是我的宿命。

      我的外婆过往是人民公社的社长,等同于现在的区长,经常来曲中做革命史报告。我的舅舅、妈妈、爸爸也都是老曲中的校友,我自己更是中学六年都呆在这,花季年华中最美好的回忆都以此为舞台背景。高考结束的那天,独自一人离开学校,感觉却是很轻松的,只是随手砸烂了几个写着“严·勤·信·爱”的牌子。不是我没有感情,而是因为,曲江是我的家,曲中是我的家,我永远也离不开这里。离开是为了回来,我觉得自己永远不会离开。

      李太白诗曰,我醉欲眠君且去,明朝有意抱琴来。说的就是这个意思。

      所以,我们应该笑着,说,再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