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5-10-19

    小樱Loli欲望日志 第二十八话

      昨天放学的时候,我对黄欣说,上学的路,我最喜欢的就是这新开辟的一段。隔着一块窄窄的方田,南来北往的火车就从你身边驶过。而通常我们遥望火车,那位置总是比你所在的水平面高的,给人的感觉便似乎是高高在上,遥不可及,是载着人们的梦想飞驰的。而行驶在这条路上,你会发现自己和那火车是同在一个高度上的,很亲切,很平等。而轨道两旁所载种的树与花,又把那石基、枕木等不雅之物遮蔽了起来,而那火车似乎就是从百花丛中驶过的,仿佛是迪士尼乐园里面的观光火车,在欢乐中穿梭着,美极了。

      听我清谈完这些,黄欣便说道,切,像我们同学每天赶死赶活的,怎么会还有心情来欣赏火车啊?哦,那也是,猜火车是有闲阶级的消遣。

      今天批改周记,让人不快,这回是确确实实发现了学生的接受能力、接受水平并没有我想象中的高。首先我是改到潘耀祖的,他写到,实习老师说,朋友是拿来出卖的,现在不卖,是因为还没有谈妥价钱……我记得确实说过这样的话,当时劝勉他们要珍惜当下的友谊,因为上大学之后,朋友就是用来卖的了(这是引用广教黄教授的话啊)。可没想到,他偏要断章取义,说,原来,实习老师很可怜,他没有朋友,也不懂友谊……我……无语。

      另外让我更生气的是,就不点名了,俩同桌,交上来的周记竟然是99.9%相似,除了封面上的名字不一样。写的是什么呢?原文语病不少,因此没有完全照录,整理大致如下:

      “这个星期邹老师给我们上了课,我觉得很不好(为老师者,誉满天下,谤满天下,正常。继续往下看。樱批)。他上课的时候都在讲一些和课文无关的(何为”都“?何为”与课文无关“?原来文革的余毒还在流传着。樱批),其他的只讲了一下修辞手法(和为”一下“?我似乎讲了整整一个课时?樱批),什么都没说了(你是聋子?樱批)。我认为上课还是要以考试的内容为主,不要搞这么多其他的(这个我同意。樱批)。虽然我们课文里面的确有许多关于爱情的,但是也不用拿到课上面来讲(那我们讲禁欲,好吗?樱批),这样浪费我们的时间(噢,原来在心疼你的学费吗?樱批),而且现在都二十一世纪了,有谁还会不懂这些(你就不懂,你根本不懂我上课究竟说了什么。樱批)?”

      看了之后,我挺窝火的,咋费尽心思给你们上课,好,就这样?全班的周记本,仅有三本涉及了有关我的评价,那个误解了的就算了,另外两位,还用Copy的方式来表示抗议,好哇。当下,我就撕破脸皮,在原文的后面写下了篇幅远胜于原文的批语。大致内容如下:

      “作为一个老师,众口难调是一个在正常不过的现象了,我没有奢望每个人都为我叫好,能有一半的同学能认为我不错,我就很满足了。而你所说的,我上课时‘都’在讲‘与课文无关的’,请问什么叫做‘都’?什么叫做‘与课文无关’?请告诉我。另,所谓的我只讲了‘一下’修辞手法,什么叫做‘一下’?其余的什么都没有说了,哦,还有爱情。请问,你真的听了课吗?还是我的课你除了‘与课文无关的’‘讲爱情的’,其他的都没有听见?我可以很不客气地说,你根本就没有认真地听课,或者,你根本没有听懂我讲的课。如果你认为我是在浪费你们的时间,那好,我可以每节课直截了当,给你划分段落,概括段意,直接告诉你中心思想,共需时五分钟。剩下三十五分钟,便用来给你们讲解《导学大课堂》,可否?”

      我当时真的生气了,而且是很气。在另外一位,也就是与刚批改的是同桌关系的那位的本子上,我写了一句“详情请见你同桌的周记本。”有意见,可以提,没关系。但是你竟然来了一个一式两份,我确实接受不了。这算什么?说我鸡肠小肚也好,说我尖酸刻薄也好,但面对这如此不客观的评价,我确实没有办法不动怒。当然,我从表面上看是没有异样的。我冷静的时候才更加残酷,这是我一向的特点。所以,我尽量保持活力与激情,尽量嘻嘻哈哈,也就是这个原因罢。

      罢罢罢。想想Miss Zhu都被我们班气哭过好几次了,自己这也没什么,不必在意。那两位克隆人,我确实也有点有愧于心,一个多月了,还真没有和她们说过一句话——我们班确实有大概七八位女孩,无一例外都是农村女孩,是没有跟我说过一句话的,连眼神的交流也没有。尽管我本人喜欢漂亮女生——你们虽不漂亮,但我也不会嫌弃。可你们从不用正眼伺候我,在走廊里碰到我还会把头别过去,更别说主动打招呼问好——这就与人无尤了。实习期间,我虽然不敢说自己做得很好,但,比起本校同时间的其他实习生,我认为自己还是不错的。至少,我不会说出“你又不用上课,来学校干什么”这样的话的。

      今天下午送完黄欣回家,心事重重地往回走,到了家门口看见车篮子的那封信,才记得还答应了她帮忙寄信的事情。折回,投递,再返回,对面马路迎面而来的是十九班的坐在后面的一位男生,他很热情地叫我“老师”,我也很响亮地“嗨”了一声。于是想到19班每次在我上课前要热烈鼓掌、大声喊“老师好”,以及从昨天起科代表老是殷切地问我下一课还是不是由我来上等等,倍感安慰。

      于是,释然。

    分享到:

    评论

  • 现在的孩子多难带啊,没气进医院就烧高香吧。
  • 我们班实习老师也被我气哭过。其实那时候我只是和后面的同学讲话而已。。。= = 现在还不理解他为什么那么大火气。
  • 哈,年轻人.换个老老师,估计学生也不敢这么嚣张地在本子里说他不是.<br>感觉你的生活,挺有意思,纵然时而窝火^^
  • 尿一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