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5-10-16

    小樱Loli欲望日志 第二十六话

      本来今天是要上《拣麦穗》的,可没想到早读课的时候得知本周不补课,于是原教学计划被打乱,这节课改由老余评讲试卷。哎。

      此处再次严重声明,我与某黄姓的Loli关系无暧昧,从她还在读小学四年级始,我就看着她长大的。印象特别深刻的是,某次她还在读五年级的时候,我和神B在黄振华房间里约摸是玩大富翁吧,下午的时候,她正巧洗完澡,头发沾着水珠,当时也是夏天,身上的衣服比较单薄,就这样贴着身子……(小樱老师:同学们知道《霞》这篇文章最后面写到慰冰湖的时候,那省略号有什么作用吗?)所以,我和她是这个关系。现在十月新番《To Heart2》出来了,感觉木久美和她就很像。

      也因为这个,今天下午三点半放学后,我才能把她往我家领……她说要来借点书看。能从我手中接走书的,这就能说明问题了吧。一进我房间,便说,哗,才两个月,怎么突然多了这么多书的?唔,确实多了两排,大概是表妹茶茶还了十多本,然后又新买了三十多本这样。不知道胡说了些啥,一直撑到六点钟,后来拿走的是《鲁迅小说全编(赵延年木刻插图版)》《莎士比亚悲喜剧集》《变形记》《人兽鬼》。嗯,我的书架,普遍水平还算可以吧。

      昨天刘德恩说,我这个日志怎么不再轻松点啊……我的各位朋友们,似乎,现在的我和半年前的我相比,稳重成熟了许多吧?没有这么多的大苦大悲,也没有这么多的挤眉弄眼,让一切顺其自然吧。我挺满足于自己现在的状况。环境确实太能够改变人了,自从升上了大学、尤其是来到了广州,那种浮躁把我吞噬得一干二净,就如潘多拉魔盒打开、灾难遍布人间的状况。幸好,人间还有一点希望。我便是抱着这点希望,回到了母校。我亲爱的高中的朋友们,你们还记得三、四年前我是怎样的状况吗?明明是从小就开始诵读诗书,可竟然被人讥讽为三国都没看过,可我却安静地一句话也不说,只是继续低着头行色匆匆。李益曾说,最想看我写的是《从自卑到自恋——我的心路历程》,哈,有机会,有机会的。不知怎的,只要走进曲中的校门——尽管现在的曲中从环境上来说已是一个全新的曲中,我就会立刻回复到学生的身份。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在老师面前,永远地保持谦恭。我想这就是我为母校自豪的地方吧。

      2005年,神州已经发展到No.6了,还有高中生会捡到300块然后交公吗?像黄欣所说,“我们现在已经不唱这条歌仔了”。可我还能在我们高一年级办公室亲眼目睹这一幕。人穷志不穷,如何老气横秋的话,听起来却这么充满了泥土的清香。

      这又让我想到那天下午搭着黄欣,经过聚豪粥城前的那一条沿堤花径,那旁边的花圃刚被淋浇过,那股味儿是我最爱闻的,是雨后的小镇的味儿。一个深呼吸,忽然想起数年前所作的小令一首,会心一笑:

      渔家傲

      昔日拼将颦蹙展,
      笑颊微绽梨涡浅。
      执手相看情无限,
      同心绾,
      柳堤菊径跫音遍。
      
      小筑迭连思慕怨,
      两心虽近身隔远。
      栀子盈香风趋暖,
      随我愿,
      层霜不染桃花面。

      如今,虽然离“层霜”还有数十年的光景,但“桃花面”却已经不再拥有了,上阙所写“拼将颦蹙展”之劲头,更加如明日黄花。原来,这就是所谓的“一弦一柱思华年”啊!

    分享到:

    评论

  • NND,我哪里有做过什么梦?
  • 嘿嘿…………<br>根据弗洛伊德这个那个理论<br>总之我不信你丫对小妹妹没有非分之想…………
  • 我哪里有上李义山的诗?
  • 李商隐的诗我一向是读不懂……拆分来看还好,连起来就不知所云了。。你怎么跟你的同学们上李大人的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