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5-10-13

    小樱Loli欲望日志 第二十四话

      昨天测验的那份卷子,我们三个班的成绩都出来了,本班最低是彭杰,这个死胖子才44分,被老余拉去狂X了一轮;19班还有一位不知道谁,竟然考了41分……尖子啊!呼呼。

      后来我自己也做了一下,异常离谱,20道选择题,错了6道。老余错了4道,呼呼。里面的题目有的刁钻致死,比如说什么“《古诗十九首》是东汉末年的民歌集,因有十九首而得名”,这个选项我们现在看一眼就知道它是错的,但高一的学生有可能知道什么叫做民歌什么叫做文人诗吗?

      肖意今天说,19班的同学称呼我为“小余头”,理由是我和老余头背后看起来像两兄弟,而且也曾经是老余头的高徒,上课的风格也有相近之处,比如一样地爱讲古诗歌之类的。于是我把这个信息传达给老余,老余也是一笑而泯之。小鱼说我越来越像老余,在某些方面。确实确实,我强调再三,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嘛。

      后来又提到15班的那群鸟人如何称呼我,据说是直呼“禽兽老师”。我X,用不用这么直接?没点美感,哼。

      那我们班呢?肖意说,太多了,数都数不清。比如“肥猪”“大肥猪”“色狼老师”“实习仔”,诸如此类,总是每个人或每拨人,都有自己的叫法。怎么听起来像方言似的……

      明天又要上课了,冰心的《散文两篇》,老余再次和我英雄所见略同,压缩为一节课搞定,嗯。老余鉴于对散文的了解较少(和小樱同学相比确实较少),应次让我帮他弄点《我与地坛》的评论来。我给他打印了刘春林的《生死之死——史铁生以及〈我与地坛〉的意义》,应该能够满足他吧。借此也可以看出我的鉴赏能力,娃哈哈。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