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5-09-22

    五月天9#183;21韶关学院校园演唱会纪实

      五月天会来韶关这个穷地方,听起来像是天方夜谭。不过昨晚还真成了现实,五月天让我们混在一起校园巡唱,2005年9月21日空降韶关学院,娃哈哈。

      虽说是韶关人,可韶关学院我还真没有去过。中学的时候,老师教导我们的时候总是说,玩,你再玩!再玩就去韶大!因此在本地人眼中,这个地方是高考落榜生的收容所,一直作为反面教材告诫后世人。但从昨晚的组织工作来看,韶大的有条不紊还是让人留下了深刻印象,尽管形式主义、教条主义的痕迹也很浓重,还设了贵宾席让校领导耐着性子忍受噪音的袭击,啥门子馊主意,呸。

      这次开唱的馆子是韶大的新体育馆,上次还接待过中国乒乓球超级联赛,王楠的大驾光临可是让这个超级偏僻的地方门庭若市。虽然距离广州的小型演唱会只有两天,但我们还是近10位纯真的PLMM从250公里外的广州赶来,精神确实可嘉,而当晚五月天的卖力表演也确实没有辜负远道而来的她们。

      首先,约六点半的时候,载着五月天的大巴静悄悄地停在了体育馆的侧门,没有保卫,没有接车,没有欢呼,没有尖叫(你相信吗……)。第一个走出来的是卷毛石头,冠佑、怪兽接着慢悠悠地下了车。我在车门正对着的一米处,第一次无需拥挤无需出汗地近距离观察五月天——怪兽好像胖了!阿信和玛莎不知道在里面干啥,折腾了好一阵才露面。透过玻璃窗,看到车尾的阿信津津有味地喝着酸奶(酸酸甜甜就是我?),那可爱的表情……嗯,我没有DC.当阿信最后一个走下来的时候,我“很有礼貌地”喊了一声“阿信”,他朝我笑了一笑,Well,把我乐得像小歌迷似的。整个过程中很有秩序,很安静,很低调,似乎除了我喊了几句外,没有太多的声响……今晚的演唱会会不会很冷啊?我不禁怀疑到。

      五月天进场没多久,就听见了4/4拍的军鼓声。嚄,冠佑开始热身了。接着玛莎的Bass也响了起来,他玩了一段很有Feel的Bass line,和五月天任何一首歌曲的风格都不同,里头还有几个Jazz的音阶。紧接着,石头和怪兽也加了进来,弹了一阵分解和弦,阿信也对着麦克风胡乱地哼哼。几分钟的暖身后,玩起了《孙悟空》。此时,纯真的Melody竟然告知她已经在里面看着Madday练团了,我#!%#¥……本来我也说是随其进去一看究竟,可后来一阵波折,被无情地拒之门外,可惜啊可惜啊……

      大约七点,错搭慢车的一拨五迷MM们也到了。领着她们到了会场,原本是打给滚石刘小姐让她领进取的,可没想到“您拨打的电话无法接通”。此时,没想到韶关学院音乐系的学生会会长正在热火朝天地组织着所谓的“Fans团”,一看人数不足,最后便把我们编进去鸟……一进场之后,发现这个位置还是好得不能再好——位于领导席之前,与舞台的距离不足两米,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啊。我更是在最最正中的位置,嗯。然后发现早先入场的Melody和Glory就在我们的左边,胜利会师,遂发短信告知雪糕,嘿嘿。

      8点钟终于开始了。回头一看,体育场座无虚席,荧光棒也是漫山遍野的。还好还好,冷场的问题应该是不太可能的了。Opening《孙悟空》,以及接连下去的《疯狂世界》《终结孤单》,迅速地点燃了全场的气氛。怪兽弹《孙悟空》的时候很可爱,一边摆出招牌式的侧身动作,一边对着台下露出迷人的微笑;《疯狂世界》里面,阿信又鼓动着大家随着冠佑的鼓点玩拍手掌游戏,不过因为这个掌握节奏似乎有点儿难度,现场的同学们有点手足无措的感觉;倒是《终结孤单》的时候很High,怪兽石头玛莎轮番上阵,有买《Final Home当我们混在一起》的五迷们一定都很熟悉吧。虽然到场的绝大部分都是非五迷,但卖力地叫喊也没有丢我们韶关人的面子,退场的时候一路听到有同学们说自己嗓子都哑了,不错。倒是阿信点名让玛莎喊的时候,玛莎显出一幅惊愕的表情。他整晚十首歌下来,和音部分完成得相当好,值得表扬。

      “我知道同学们的英文都很好,那爱的英文怎么拼啊?……唔,不够整齐,再来……”近期特爱的《恋爱ing》来了。很喜欢阿信的台风,身体的律动很帅,大喊“L-O-V-E”也很过瘾。石头的那一段间奏有一点点的脱拍,调整后很快又赶上。另,Fender的清音就是赞啊!再另,小樱的客村乞丐乐队不理会反对意见正准备练习这首歌了。

      《拥抱》相信是资深五迷最爱的一首,五月天最强的地方就是用最简单的和弦做出最好听的歌,他们最出色的作品,《拥抱》《温柔》《孙悟空》《反而》,无一例外。这一刻,用乐评人小尖脆的话来说,就是“我已经高了”。之后的《咸鱼》我不会唱,我只会唱《憨人》,结果整首歌在主歌部分我就跟着玛莎“Ahh”地喊,副歌部分能唱上几句,最后“La”的时候才是最理直气壮地……说实在话,我觉得这首歌就应该用闽南语这样具有强烈平民气息的唱出来才好,这是多么草根的一首励志歌曲啊,换上普通话歌词之后确实有点变味,不喜欢。另,《咸鱼》Intro怪兽的标志性扫弦把Gibson的阳刚之气发挥到极致,娃哈哈。可突然的失真音量大得出奇,害得整场呆在冠佑旁边的技师团成员(啥名字来着?)赶紧冲过去,把音量调小。可后来音色切换之后,又显得过小,怪兽也忍不住回身调大马勺。另,马勺真不是盖的。

      休息一轮之后,配合某时尚数码品牌玩了《花》。这首歌实际上节奏方面很难把握,对团员们相互间的配合有较高的要求,尤其喜欢和音部分。另,小樱的客村乞丐乐队正准备排练这首歌。在《轧车》里,可能是考虑到在大陆的校园里,没有玩“作阵来轧车”,也没有怪兽的速弹,取而代之的是大吼互动……我的嗓子,彻底报废。冠佑也加入了疯狂的行列,他在阿信的忽悠下转过身去,展露了前一天拔罐后的成果,娃哈哈。第一次在现场看他们玩“最快最趴最大”的Ending,很爽。

      《温柔》的时候,阿信又背起了木吉他,一边调侃着台下一排领导和全场热情的同学们,让大学里面“选修”过“爱情科”的同学们举手,结果我们这些不受韶大校规约束的旅客们反映得非常坚决。当时忘了转身看看背后,不知道情况如何,嘿。据说很多人喜欢还你自由版里面阿信的独白,我个人倒是喜欢怪兽的那一段超长Solo,可以说是五月天这么多歌曲中技术含量最高的吉他演奏之一,觉得五月天的歌曲没有技术的,请把它完整地扒出来。当晚怪兽状态也非常好,走到台前飚琴,而这段Solo似乎比我之前听过的所有版本都要长,起码多出四小节。怪兽正对着我哇,他的左手每一个动作都看得清清楚楚,实在是……太美妙了!

      《听不到》可以说是全场的K歌时段。或许是梁静茹的缘故,总之这首歌全世界都会唱的样子,终于有大合唱的场面了,呼呼。最后以《倔强》结束,而阿信又再次重申了今年年底在广州的约定。看来享受五月天大型售票演唱会的日子不远矣。

    分享到:

    评论

  • 笑死,我们以前也被老师骂“堕落吧,再堕落让你们去烟大”
  • 极度羡慕中……
  • 啧啧<br>铁妞啊…………
  • 卧槽.太牛逼了.我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