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5-09-22

    小樱Loli欲望日志 第八话

      韶关学院的那群实习生真不像样。那唯一的男孩子还算不错,对我也客气,但其中某个女淫,似乎很眼熟,应该以前也是曲中的,貌不惊人,还一副趾高气扬地样子,听说是什么学生会干事之类的。大家听着,大学里面最不学无术、除了搬弄权术、阿谀奉承其它啥也不会的人,都集中在学生会里了。官做得也高,人就越不长进。这个标准放之四海皆准。我们班上的阿清在学院勤工部足足干了一年半,他说,如果有我这样的笔力一定写一部自传体的小说。我说,好啊,你就写吧,世事洞明皆学问嘛,题目就叫做《我在勤工部的日子》吧,争取比《官场现形记》好,哈哈。

      噢,对了,还没说韶关学院的那群实习生如何不像话。我每天6:30起床,7:20陪同学们早读;中午休息了一个小时,2:10分又匆匆赶去。他们呢?昨天下午3:30才来,今天早上差不多9:30才来,牛。今时今日,这种态度是不行的。

      今天是没有语文课的,作业也没得改,手太闲,幸好带了一本黄仁宇的《中国大历史》去打发时间。可是却没想到被老余头抢去了,一看就是两节课,一丝不动地坐在自己的位子上。我个人认为,这本是黄教授诸多著作中,写得最好的一篇,尤其具有密度之美。老余头一口气看完了之后,表示自己第一次看此人的书,感觉里面有不少的史料是前所未闻的,嘿嘿,人家是学贯中西的大历史观的学者啊!

      之后两节课他失踪了,后来才知道是去了剪裁、复印习题,准备星期六补课的时候用。嗯,这个真是有一手啊。第五节课他招呼我一块儿走,我还准备回去的时候,被我班上体育课的那群猴子抓住了。然后熊猫姐姐在打羽毛球(真不会打啊……),我在大家的鼓动下放下车子准备加入战团,后来又被人争先了,那就在草地上坐着,改为陪我们的loli们聊天,听取了她们对班主任的许多意见,并对她们表示了深切的同情。嗯。

      另:现在我班的同学老是把“守望”这个词儿挂在嘴边。

    分享到:

    评论

  • 我们这边目前流行&quot;you are so...and so...&quot;<br>源自CNN播音员Wolf Blitzer对Katrina难民的播报--&quot;Many of these people, almost all of them that we see, are so poor, and they are so black.&quot; <br>race and class的问题马上就出来了。。。
  • 这句话不是已经火了四五年了吗?……
  • &quot;今时今日,这种态度是不行的。&quot;<br><br>这句话最近很火啊,且好象都是广东话版的,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