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5-09-13

    小樱实习日志 第二话

      今天去得比较早,考虑到7:20要早读,所以六点半就起来了,没有吃早饭就直奔学校。实际上,许多老师早上都是空着肚子的,这个太正常了。
                     
      昨天的仪表突击检查让班主任们叫苦连天。按人头计,只要有一个人不及格就在文明班评比上扣掉一分,五个人就是五分……据说基本分只有20分而已。每个老师晚上在非值班的日子里去宿舍检查可以有0.1的加分,你看看……
                     
      昨天下午的那场检查风暴是非常厉害的,不仅把学生害惨了,连我也受了牵连。老余头一早就低声对我说,我们领导说你的头发太长了,作为老师这样不行。黄振华和阿B在暑假的时候就对我提出过预见性的意见,而我在两周前已经把它剪到几乎没有发脚的程度。很遗憾,对于曲中,到底头发长不长,最终解释权永远不在你这一方。结果,今天的晚修我没有去,花了一个半小时整理仪容。有多短?没有一点发脚,你可以想象吗?如果这样都不合格,那我就学习张震岳,可以吗?
                     
      昨晚睡得很香,而今天早上却起来的很辛苦,精神更加是没有,明察秋毫的老余头也发现了我的低迷状态,今天给我的任务也不太重。早读课的时候逐个逐个地给同学们发作业本,名字和长相大概也对上了号。发现了一个长相和袁妹妹有几分相似的Loli完成时,而昨天那个长得不错的女孩今天换上了纯朴的衣服,又是另一种风情,很有潜力。嗯。
                     
      今天大多数时间都在办公室里头,听到了更多搞笑的事情,也体会到当老师的艰辛。那四位新老师接到通知,说是户口转移到曲江区,在人事局调档案要花500元,真是吸血鬼。后来某位打电话去教育局,得知这个收费毫无依据,于是就有一位老教师给她们提了一个意见,让其中一位先去交了钱,然后凭着这个收据到市里告状去,不但钱能全数退回,还很可能会有意外的收获呢。以其人之计还治其人之身,绝。突然级长又传达了一个消息:作息时间表又有调整。说是提早了十分钟上课,多腾出十分钟给学生做课间操。各位班主任都对这个问题表示强烈地抗议,并积极地商讨对策。比如说,让学生不要跑,慢慢地走过去。反正做操的地点篮球场离那边还有一段距离,挪过去时间就差不多了;但是这个办法有教唆同学之嫌,不行。于是又有人提议,不要说得这么明白,和学生说,下楼梯的时候不要争先抢后,要注意安全,不要摔坏了,小心打滑;不要践踏草地,不要为了操近路就毁坏学校的绿化。诸如此类,这个更绝。
                     
      昨天说办主任不要把自己当然看的那位老油条老师,今天又有惊人之语。他说,走,我们集体去辞职,这个班主任不做了(当然任课老师还是要做的)。结果大家的反馈是,你第一个去,我们一定跟着。级长说,你们都辞职了,我就自动辞职了,多爽啊。原来老师们也是这么无赖的。
                     
      哎,第二天就这样结束了。
    分享到:

    评论

  • 嘿嘿~~小樱的一头秀发不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