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5-08-31

    大发慈悲的大师兄

      大师兄是一个挺大方的人,这并不是因为这两天他慷慨地把电脑给我用,而是他一向都不是吝啬的人,对自己的东西不甚爱惜,对别人的东西也不甚爱惜……还好,反正现在我还能用他的机子更新一下Blog,准备教案。   现在我已经写好了《荷塘月色》、冰心《散文两篇》的教案,当然也是承蒙教授的参考。我打算绝对不概括段意什么的,就按照我自己的一套,用清谈的方式,给大家讲故事。绝对的。   其实,没有电脑的日子也不会死人。只是减少了在游戏和网络中虚耗的时间,增加了冥想、读书、学习的时间罢了。这其实是一件好事。《中国现代文学三十年》看了200页,之前教授说我是看不下这种书的,怎么说也是北大的考研教材嘛。没想到这几天和他讨论的时候,无论是说道五四散文创作发达的原因有像旧文学证明白话文也能写出美文这点,还是说起老舍早期的为幽默而幽默的不足,教授不得不承认我看书的细致程度丝毫不亚于他。嘿,看完这本书是否我也有一点考研的学力?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