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11-10

    一个也不能少

      RT。

      要知道,本校总是对外宣称就业率百分之百的,特别是我们的中文系,怎么可以容忍有毕业生失业?因此,对于我的事情,系里的领导是非常上心的。今天我上系里本来是和一些老师叙叙旧,顺便咨询一下就业指导的,但没想到,竟上演了一幕当代大学生就业版的《一个也不能少》(独幕剧)。

      首先是角色介绍:

      蔡书记(以下简称蔡)。男,五十岁,广东湛江人,中文系党委书记。一年前检查出脑肿瘤,后得知幸好是良性。在我离校之前,据说是准备出院了。大学一年级的时候曾经私下和叫瘦说,你要不要做学生会主席,结果被叫瘦无情拒绝,结果一直怀恨在心。最经常对我说的话是,雄飞啊,这件事情,我希望你能代表系里面去参加。

      陈老师(以下简称陈)。男,三十岁,奔四,广东湛江人,现中文系办公室主任,曾担任辅导员工作。70后诗人,笔名陈枚,曾赠我诗集若干。最喜欢对我说的话,雄飞最近过得不错吧?你这种人,饿不死的。

      林老师(以下简称林)。女,二十六岁左右,广东湛江人,现中文系辅导员,蔡书记的助理。毕业于华南师范大学,为中文系行政班子湛江帮最年轻的一位。最经常对我说的话是:雄飞啊,工作找得怎么样了?还没去找?有什么新的情况记得要向组织上汇报啊。

      邹雄飞(以下简称我)。也就是我,又称邹小二,邹小樱,magic樱,麻将樱,麻将,不等。

      以下是故事情节:

      (时间:今天早上9点,我刚拉完大便。地点:广东教育学院集办公、住宿、教学、餐饮、娱乐、商务于一体的23层综合性办公楼B区8楼中文系办公室。人物:以上四名。以及来来往往的学生背景若干。)

    林:啊,雄飞!(故作震惊状)

    我:呵呵(憨厚地),老师好,好久不见。吓一跳了?

    林:对啊,怎么来了?哦,你工作怎么样了?

    我:……%#¥!◎……¥#……¥……!¥(此去省略具体内容两千字。)

    林:啊,很好啊!(蔡缓步入。林忙不迭地介绍)啊,书记,这是雄飞啊!您还记得吗?

    我:书记!您还……好吗(差点说出“活着”)?

    蔡:嗯,还好还好。雄飞啊,你又胖了啊。

    我:(颔首)对啊,在家好吃好喝的。

    蔡:唔,好久不见你了。我听说你现在是自由撰稿人啊。你家是在韶关的是吧,嗯,我有三个同学在韶关,有一个在监狱……当监狱长,有一个在……(作沉思状……)

    林:(抢着说)他现在就是来面谈工作的。很快又要回到广州了。

    蔡:(猛然醒悟)喔,对了,林老师,你把那个就业情况调查表拿出来,让雄飞落实一下。

    林:(赶紧的)哦,雄飞,你把这一个表填一下。

    我:(接过,端详)啊,要填什么?

    林:就是在这里,把你的单位的名字还有联络电话都填上去好了。怕上面领导如果检查的话……

    我:(醒目状)好的好的。我现在先填我妈的公司吧,联系人就写我妈就可以了。

    蔡:你妈是……

    我:(心里暗骂:你妈是B)经理。商业集团公司。

    蔡:哦,是啊,是科级干部啊……我有三个同学在韶关,有一个在监狱……当监狱长,有一个在……

    (我填表。内容如下:就业单位:韶关市曲江区商业集团公司。联系人:我妈。联系电话:我家座机。)

    我:好了。

    林:谢谢啊。(如释重负地)

    (话外音:本届毕业生就业率终于100%了!!!!)

    (蔡书记似乎也松了口气。他从座位上慢慢地起来,走到窗台下的长椅坐下。我识趣地跟着过去。)

    我:书记啊,我陪你聊一会儿吧。

    蔡:好!(扭了一下屁股)你也知道,我这次是遭了一次大难,但是我放不下系里的工作,你看,新生又进来,新的一届毕业生又要就业了,我怎么放心得下?后来我和医生咨询,医生也表示我可以来上班,适当的用脑对我恢复有好处。学校的领导对我也很关心,很照顾,说我觉得累了就可以回去了。我现在就先歇一下。

    我:嗯,我看着书记还挺精神的。

    蔡:对啊,你家在韶关吧。我有三个同学在韶关,有一个在监狱……当监狱长,有一个在……

    我:(见状,忙转换话题)我们说一点别的吧。现在我们班的同学都在养家糊口了。

    蔡:(回过神来)哦,还有两个考上研究生了?

    我:是啊。王子宜(叫瘦的真名)就考上了,还是公费的。

    蔡:哦,他很勤奋啊。他能考上真是下了很多功夫的……

    我:……◎!¥……¥#……¥(以下省去闲话五千字)

    蔡:唉,我看人还是看得很准的。系里的任老师说,雄飞你的普通话又好,思维又活跃,人又机灵,是我们这一届学生中教师素养最高的。我对她说,雄飞不喜欢做老师的,他这么向往自由,宁愿回韶关做自由撰稿人,都不想做老师。我有三个同学在韶关,有一个在监狱……当监狱长,有一个在……

    (陈老师适时入。)

    陈:雄飞啊,你回来了!手机没有变吧?还是以前那个?你再给我说一下……

    我:135127XXXX0(第五次告诉他这个号码)

    陈:好啊好啊,以后常联系。

    (我累了。谢幕)

    分享到:

    评论

  • 还是那山那人那狗。。。
  • 大学里这帮人就是这个样子,毕业的时候,每天都催你找工作,好报毕业率100%。
  • 哈哈
  • 以上部分内容为添油加醋,敬请留意。
  • “有什么新的情况记得要向组织上汇报啊” 26岁的人说这样的话,爆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