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5-03

    越来越不怕

      昨晚,细问我说,你怕不怕猪流感?我说,不怕。因为,如果我有的话,你肯定有;如果你有的话,我肯定有;只要是我们两个一起的话,有什么好怕的?

      可以这样说,我现在越发理解死亡的意义。香港人每逢SARS,H5N1、H1N1,都紧张个半死,我只能理解这是因为他们在这方面较自私。如果是阖家福贵的话,我想不到害怕的理由。对死亡的恐惧,莫过于对缺席世界的非存在感的恐惧,当你最亲最爱的人和你一同缺席,那自然也不必恐惧了。如此谬论。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