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5-12

    西出阳关无故人

    渭城朝雨浥轻尘,

    客舍青青柳色新。

    劝君更进一杯酒,

    西出阳关无故人。

    昨夜,小匡一曲唱罢,然后——

    再见。

    ——————————

    临走的时候,黎叔跟我说,你今晚都没有表露出情感。是啊,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学会了压抑。我知道如果我稍不加压抑就会又哭成一滩。

    在马路的另一面,后院诸子以及后院的朋友们向我挥手。邹广超夸张地朝着我鞠躬。我赶紧上了的士。车驶到十字路口,对面就是江南东路。

    我想,我不哭,怕是不行了。

    这一刻,更让我明白离开的意义。

    ——————————

    昨晚,我很冷酷地说了一句,我会回来的,但不知道后院还在不在。小匡接着说,这话其实是对的,小樱一直都是一个很现实的人,像邹广超07年,如果那时候他去了深圳,那后院肯定就不在了。因此更加要珍惜现在所在的人。

    说完,大家又一干而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