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6-21

    关于线下活动对乐评人的意义

    周五晚去愚公移山,我说我是来北京这么久第一次去酒吧,石磊表示不敢相信,觉得我在五道口,怎么可能连D22都没去过。我说,为什么我会要去?石磊答曰:享受音乐……

    他当时确实给了我打了个省略号,或者他也觉得这个回答有点问题。

    当晚和一起去,其实并不太过愉快。首先是人太多,且站着太累,连我都觉得累了,但也没有一个靠着的地方,和坐的地方,早就被霸占了。而且暖场的Carsick Cars对于她来说太过闹且不好听,我们很快就退到了外场,没想到竟然见到了张海律。后来Yann演了一阵,我们就走了。

    回来的时候细心情并不好,一直板着脸,后来经过了长时间的沟通后,才化解,现把大致内容纪录于下。主题便是:关于线下活动对乐评人的意义。(注意:为了以正视听,乐评人之乐的发音一律为le,去声。)

    首先我想介绍一下自己的一些经历:

    1,在Tom音乐论坛泡着,发贴,认识了琳距离、小娱等一班日后好友。并认识了贺愉、兔子等当时的主编们。他们把我的贴发成了文章页,并推送至首页,从此开始了恶性循环。(总结:网络化时代2.0的受益。)

    2,我从流行起家,且没有任何的非主流音乐积累。但有一点比较好的是我会一点吉他,也会玩一点效果器,组过乐队,知道音乐大概是怎么来的。这可以让我的文字走技术派路线。(总结:有一点乐理,会一点乐器。)

    3,因为我是读文科的,所以我比较会考究文字阅读的快感,以及煽动力,幽默感之类。而且我有一定的古诗文格律涵养,因此写作比较讲究逻辑和条例,还有起承转合,节奏的控制,这样的话就算长篇大论下来也不会让人感觉读得很乏味。(总结:有一定文字功底。)

    4,后来家里蹲的那阵子我比较系统地听了小理查德等,底气足了一些。也基本上把MCB上面推荐的专辑全听了,虽然基本上喜欢的有限。(总结:还是得有系统的聆听史)

    5,后来进入了一家网络媒体,一方面是能认识更多的媒体朋友,一方面也能够比较好的拥有一个话语权的平台。虽然我从未有过在网易上发表一些署名是自己的个人化的东西,陈奕迅也好、任贤齐也好,这只是工作的需要。

    前面说了一坨,但其实还没有说到重点:在以网络化为主的时代,对于一个le评人来说,线下活动依旧是很重要的。它对于线上品牌的二次传播以及印象的加深都有着不可替代的作用。

    好吧,说的明白一点,我所说的线下活动,就是指看现场。

    细一直强调,对于我来说,去不去看现场,是有很大区别的。而我则一再坚持,没有什么区别,我只是去单纯地听音乐罢了,而后来很多时候我都更喜欢自己安静地听CD等等,也就不怎么去现场了。去年到现在也就看了看陈升啊,之类的。

    但她又告诉我说,其实是现在我已经不需要去了。一言惊醒梦中人,我老爸最爱说这句话。

    实际情况是这样子的:在我的写作能力、思想水平等各方面还很稚嫩的时候,我很爱逛第一印象,在那里认识了大立、李二、小白、汪明君、张海律、豆腐等等……而后来,我又频繁地出现在191、喜窝、bunker,则认识了小刀、小海、小赵、天一、leeway……还有我许多忘记了,感觉很遥远,已经记不住名字的人们。

    以下内容可能引起反感,请注意。

    或许当时未能明白,但现在回头看来却又得必须承认,频繁地出现在现场,出现在我的读者、潜在读者、写作素材的视野中,增加曝光度,并让人知道,哦,原来写这些东西的人,其实是这个样子的。这种线下品牌的输出,比你的一个ID、无数个文字来得更为立体,直接,有效。

    不混圈子,其实是不太可能的。虽然我一直否认,但其实我也确实有自己的圈子。导致后来很多时候在广州的现场里面,我并不是在看演出,而是在所在圈子中聊天扯淡,在轰隆隆的吉他声中,大声地贴着对方耳朵说话。

    现在想来,这种事情竟然离我很遥远了。

    是的,资本主义原始积累之后,就会把血腥味洗干净,把脚上的泥洗干净。

    我后来不怎么去看演出了,一方面是因为我更喜欢去想一些事情背后的本质,比如为什么北京的乐队都这么同质化,而不太喜欢跟着乐队去宵夜之类的。另一方面则是我的个人因素,知情人都清楚。还有一方面,则是我不太需要通过这种比较浅层次的地面活动来获得品牌传播。而后来邮差有让我去参加华语奖的初审和二审,其实这也是地面活动的一种;如果湖南卫视让我去当超女评委,当然这也是地面活动的一种……不过估计不太那么合适罢了。

    如果我没有地面活动的品牌传播,那仅仅是一个乐迷的小牢骚,可能钟成虎不会来鸟我,可能邵夷贝不会来鸟我。

    星期五晚见到张海律,他说,在广州看演出,到处都是认识的人;在北京看演出,都是不认识的人。而这句话也是我想说的。但现在我可以比较理直气壮地说:我只是来享受现场音乐的魅力的。如果我觉得不好听,那我就走了。所以当晚我觉得难受就走了。

    我其实并不想把事情说得那么地利益化,但有些事实是如果抽开了表面,抛开主观因素,确实如此。

    当然,我的广州的朋友们,如果你们看到以上的话,请不要怀疑我对你们的感情。尤其是海亮,小辉,以及我们的大导演姬晓。有些人会过去,有些人会留下来。而如果是留下来的,会经得住后来的审视。

    分享到:

    评论

  • 廣州現場多次看到櫻姐,彪悍的身形,披肩的長髮,看起來完全不像一個窄男...
    回复繆繆~说:
    我留短发很久了其实。
    2009-06-26 14:40:17
  • ……所谓的LIVE,现在真的多了起来,喜欢看的、不喜欢看的、看的懂的、看不懂的,统统都涌了过去。

    这得益于国内文艺事业的发展,且现代人也需要这样一种解压的方式。你作为乐评人,肯定是有接收各方面立体信息的必要。在现场看演出肯定是最直接的方式。

    北京场子乐队的同质化问题确实很严重,操他大爷一个像样的乐队都没有,却个个自以为是。北京摇滚圈?操他大爷早就不再拥有上世纪90年代的辉煌了。

    ……你是拥有话语权的人。能这么说,让人觉得很爽。
  • 我靠~!原来你是一宅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