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7-07

    曾轶可:对全国观众的愚弄

      在经历了7月3日2009快乐女声第二场十强突围赛之后,我没办法不对曾轶可吐槽了。

      在网络上,曾轶可由于一度中性的打扮,既李宇春之后又遭到一种网友的恶搞,最经典的便是把她和史泰龙的相片拼在一起,再发展至将她和李宇春的相片移花接木成魂斗罗、双截龙等FC游戏的画面。当然这一切都不是重要的。

      到底什么是重要的?许多人质疑曾轶可的唱法,认为她一塌糊涂的唱功是她目前的唯一缺陷。但在我看来,你想怎么唱都是无所谓的,关键是,她根本就不会写歌。

      根据我弹了五年吉他、扒过数百首歌、听过1000张各类型的唱片、玩过几款效果器、参加过两年民谣乐队的排练及演出、录过两张独立唱片、写过十来首歌、从事门户音乐编辑两年、撰写乐评五年的非学院派经历,我可以很负责地说:曾轶可一路走来,在C大调的1、6、4、5这一最为基础的和弦公式中“创作”了《我还能孩子多久》《多余的流星》以及昨晚那首叫做《视觉系》的歌曲。唯一不同是她还有一个变调夹,有时候是capo1弹升C调,有时候是capo3弹降E调。而她的右手分解和弦则是更为basic更为classic的“53231323”。我相信中国有上百万人会弹吉他,很清楚曾轶可的水品如何。至于她所“创作”的歌,则是在这最最基本的和弦公式里面,边弹边哼,她每个旋律段都在这个和音的大三度或小三度里面,没有任何的技术含量。不客气地说,曾轶可的这种所谓“创作”,我一天能写100首。

      再说她的歌词。所谓“天使”“孩子”“长大”“任性”等等,这些无不是90后非主流的经典关键词。尤其是曾轶可在《最天使》中一句“我最爱的就是那个天使,爱到可以去死”,更是90后的金句。

      大家可以看到,曾轶可的一些校内生活照等,虽然未能赶得上杀马特水准,但毕竟也是纯正的90后范儿。而她歌词中的那个世界,也和我们平日围观的那些脑残小朋友们没有任何区别。网上流传的关于她的“原创歌曲”的视频自拍,连带其中那销魂的寂寞,也正是我们过往诟病90后自恋的证据。而这一切,都被原原本本地搬上了主流媒体的平台上。正因如此,我在早前大声疾呼:曾轶可是90后登上历史舞台的里程碑!

      同样地,我还见到某些资深的音乐记者及所谓乐评人们在自己的博客等地方称赞曾轶可的创作才华。这让我联想到曾经有一民谣工作者这样对我说:“我不相信任何不懂乐理的乐评人所说的话。”在他们的论调中,不喜欢曾轶可的人,要么是没有听过左小祖咒、从小就被主流商业音乐体系毒害的人;要么就是没有参加过任何摇滚音乐节、从未去过live house的人。我不知道这种盲目的自大从哪里来。我只能感慨:无知的力量实在太过于可怕。

      如果上述的情况还可以用无知来解释,那如何解释评委的意见?高晓松一再地声称,曾轶可是他这几年内见过最有才华的创作歌手。这句话,简直是侮辱了人民大众的智慧。正如他从节节高声到快女舞台总要重复的那句开场白:“我自己是弹吉他的。弹琴的孩子都是好孩子。”我就算想破了脑筋,也无法想象一个能写出成熟作品的音乐人会对曾轶可的所谓“创作”表示认可。今时今日,曾轶可之争已经不是什么内地原创音乐品牌和港台成熟工业化生产流水线之争了,这已经发展成为一档收视率首屈一指的娱乐节目在每周五晚上对全国人民的愚弄,这种愚弄不亚于浏览器搜索关键词联想、网瘾电疗以及绿色防火墙过滤不良内容这些赤裸裸地对全国人民的愚弄。

      不知道汪涵是否也被曾轶可惊到了,结果心思一味地落到了晚点的牌局上,才会脱口而出这么一“特务勾”。

      (腾讯:http://ent.qq.com/a/20090706/000271.htm)

    分享到:

    评论

  • 春哥终于不寂寞了。其实对于这个事件也要辩证地看,曾哥确实给我们带来了非常多的快乐。而那些装B的,较坳的,才真的是被愚弄了。
  • 安东妮皆给予该评论五星!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