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7-28

    夕爷这盘棋

      前晚同细一起看了夕爷上志云饭局的那集。

      我觉得陈志云其实不错,相比于鲈鱼,他实在是敬业太多,有爱太多。当然鲈鱼最开始做鲁豫有约的时候也是很认真的,每一集都做足功课。但后来就剩下一个大头,“我不相信!”“日日日日日日日日日日日日日日日”“真的吗?我也是!”

      林夕对住陈志云的时候,回答了很多有趣而又尖锐的话题。其中对于感情的那块很触动我。

      林夕话,对于爱情,他认为最高的境界是可爱可不爱。可能今天还热得轰轰烈烈,而明天就不爱了。这个境界我觉得就和黄易《大唐双龙传》师妃暄和徐子陵的一样。当时师妃暄为追求剑心通明的境界,和徐子陵共赴爱河,但第二天早上,她静静地离开了,而徐子陵的修为也在此上了一个台阶——很美好,很浪漫,但这只能存在于小说里。

      于是,林夕又觉得说,某一天又可以不爱了,是不是因为这个不是真正的爱,爱得不够呢?

      这种尴尬和怀疑,都是凡夫俗子于我的正常心理反应。

      林夕是一个人。他只身一人,他可能不会与一个异性组织一个家庭,因此他可以很潇洒地觉得,人为什么要打拼一辈子买一个房子呢?租房不就行了吗?反正你也是要死的,买了房子也带不走它,我们都是这个世界的过客,干嘛非得买?

      所以我说这是出家人的想法。尘世之中,无父无母,无儿无女,只有自己,来去无牵挂。

      小匡说,太上忘情。我觉得这四个字说得太过潇洒,而其中又有着这么多敏感和边缘之处。

      好了,说下去又会遭误解。我已经习惯但又厌烦了被误解。

      从不想去伤人,但置身于战场,四面八方都有人拿着刀枪剑斧冲向我,我即使用盾格开,这个本身已经是在“斗”中。何况更多时候我是在肾上腺激素下拿着大刀往对方砍过去,醒悟过来才发现已经伤人。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人在沙场,无法不血刃。

      更惨烈的是,在舞台剧之外,众多的围观者只是当做看一盘楚河汉界的棋那般。这盘棋可以推倒重来,可以无数次重演,而棋局中某一颗存亡与否并不重要。

      一旦入局,即使摆出上士局、飞相士角炮局,这样的守势,但最后还是免不了一场厮杀。

      唯一能做的就是起座离席。

    分享到:

    评论

  • 真是個有趣的男人
  • 关于鲈鱼,她存在的必要就是嘴贱,所以大家看她都是为了恶趣味。所以如果是你久违的偶像上她节目则无疑是一场灾难。

    林夕那集我也看了,以前只觉得他吃会啃字而已,从没觉得他也这么能说话。至于他的观点,参考一下也就行了,他的世界观其实有点恐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