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10-12

    十一

    十一期间看完了《绝代商骄》。连李碧华都每日守在电视机旁看的剧集,真系唔话得。

    只有子华才可以这样:永远只穿一套衫;不仅帮自己改台词,甚至还帮剧组其它角色改台词;每次对白都让人期待,在电视上就感觉看免费的栋笃笑;简单的道理、众所周知的事情在他嘴里说出来就这么具有说服力。

    十一期间,终于去了一趟司马台。野长城并没有想象中的那样野,断壁颓垣中有明显修复的痕迹。计划已久的长途之旅,从980的噩梦开始。而长途车上更碰到一借别人手机外放流行歌曲、还要不断地在同行的一大班女生面前表现的极品男——好吧,谁都有年轻过,我年轻时也估计差不多。本质是一样的,但表现方式不同而已。可能我就是双手插袋装酷装深沉。只要一看到曾经的不好的自己就想立刻跟它划清界限,我一直这样。

    到了密云之后还得转车,同样也是……苦不堪言。到了之后,40大元的门票,我们还未爬到第五个烽火台,就已经累得不行了。就在这个时候突然碰到了高中同学安仔携眷前来,搞笑。这个偶遇也太偶遇了。于是在跟细商量了一番之后,绝对就此作罢,和安仔一起下长城,蹭他们的车——这个是最主要的原因,再也不要搭9字头的公共汽车了。后我们在龙泽地铁站附近下车,搭地铁回家。手机一直没电,第二天充电开机后才发现安仔还发来短信,是那天不放心,问我们找到地铁站没。菊花一紧,老同学就是不一样。

    本来还想去野鸭湖……但司马台之后大伤元气,不再提此事。之后我们还去了前门大栅栏,可按照我现在的心态,所谓的老字号越发地一文不值。人多,交通管制非人性化,这就是我对大栅栏的概念。

    工作之后,长假总是要惦记着工作。那天我突然跟细说,过去两年中自己所认为最重要的,不可缺少的,占据着生活中最大的那部分,突然间消失得无影无踪,一点失落也没有,而且完全自然,根本感受不到它曾经存在过、消失过,这一过程根本被忽略。看来其实一切也没有那么重要而已。

    用拍立得和DC分别记录了一些,但google相册被和谐后,就没有心力找其他相册了,于是,不上图了。一切心照而已。

    分享到:

    评论

  • 大巴自己要是能提供多一点的空间就好了……10MB也太雷人了……我觉得我现在才理解到了“大巴”的含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