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11-01

    卢广仲现象解释之二:乐评的力量

      众所周知,哦不,应该是卢广仲的歌迷们应该都知道,在今年五月的时候,卢小队长发行其现场录音专辑《Live In TICC》,而遭到了我处心积虑的阴谋加暗算。我试图用狡黠的机锋和诡辩去攻击这位金曲新人王,除遭到歌迷们雪花般地围攻,更让我出乎意料的是,卢广仲的老板钟成虎竟在其唱片公司添翼创越的官网上特地更新了长长的一篇日志,表示其看到这篇乐评之后的愤慨以及对乐评背后居心叵测的作者的咒骂,当然还有更加紧密团结广仲战队的意思。

      实际上,我会把钟成虎的举动当做是一个公关危机。这话有点说得大了,所谓明枪易躲暗箭难防,钟成虎估计怎么也不会想到在内地,会有人从这些角度对卢广仲进行弹劾。对于这始料未及的炮弹,他的日志里也开始失去理智和逻辑。很难想象,在许多年前,钟成虎还没成为一个胡子大叔,还会在聊天室里用Tiger的昵称和当时依旧是陈老师粉丝、怀着敬仰心情的我聊着天。真是斗转星移啊!

      这是真的,在此之前我从未相信乐评的力量。乐评对于我来说只是工作之外众多爱好的一种,且每日和已经完蛋的唱片业打交道,我本能判断乐评能有多少分量——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就是这个道理。但卢广仲事件让我对其有了另一种感官:或许是我一直忽略了乐评的影响?

      让我们先来回忆多年前的另外一件事情。2004年,一支名为F.I.R的唱着中文的日式组合在华语乐坛一炮而红。第二年,唱片公司趁热打铁,发行了其第二张专辑《无限》。虽然唱片公司一而再再而三地强调专辑的高成本制作,什么在英国录音啊,找了哪个国外大牌制作人啊,母带又是怎么怎么地呀——这些洋气的东西在今天虽然很普遍了,但当时算是方兴未艾。可乐迷们对制作这些玩意不买账啊!大家只关心你的歌是否好听而已。这张仓促赶工且无甚亮点可言的专辑暴露了F.I.R的后劲不足及一大堆硬伤,而当时与台湾几乎同步发行的内地市场也感受到压力。网上充斥着全是对于《无限》的失望之情,这让唱片行的老板对此望而止步,怎么也不肯多进几张。于是唱片公司立马开展公关危机,重金邀得国内几位资深的权威乐评人,让其对此发表一些适宜的正面言论,比如这张专辑的弦乐依然不错啦,《刺鸟》其实蛮好听啦之类。但没想到舆论的风向标确实开始扭转,歌迷的态度也开始慢慢缓和,唱片店老板也肯多进几批货了。只可惜F.I.R自己不争气,之后的专辑一张烂过一张,自掘坟墓罢。

      2005年,与现在当然不可同日而语——比如现在还在做乐评的报刊几乎绝迹了。因此所谓乐评权威能够影响一张唱片的销量或口碑的事情已不复存在。以豆瓣为首的Web2.0平台让表达意见、相互讨论变得容易,用户的参与度也让“权威”荡然无存。于是,乐评从以前与市场挂钩,扭头转为与唱片公司本身的博弈。

      好比2008年末,金海心发行了其加盟华友金信子之后的第一张专辑《爱似水仙》。关于金海心,自从其1998年作为内地首位加盟Sony的女歌手,一直以扎实的唱功和独特的气质吸引着我们,给我们留下了《把耳朵叫醒》《睡不着的海》《那么骄傲》《猫咪森林》等等经典之作。而华友金信子——熟悉业内的朋友都知道,这是怎么样的一家彩铃歌公司。而其制作人胡力,也是动物派的传人,写什么狐狸与什么的玩意的家伙。我的挚友琳距离作为金海心的忠实拥护者,在面对偶像被糟蹋的时候,愤然站出来,撰文声讨华友金信子。逗笑的是,华友金信子在看到这篇乐评之后,竟然洋洋洒洒地写了一篇将近3000字的回应通稿,称彩铃歌是大势所趋,称好听是硬道理,称其midi制作比用原声乐器录制更为出色——就像黄秋生所说,大佬,我拍片这么多年了,我自己能分清楚,什么是艺术,什么是商业。你别拿着商业垃圾跟我吹嘘它有多么多么的艺术价值,我知道的。这个时侯,乐评击中的是掩耳盗铃的唱片公司。

      不得不提今年五月由于我为任贤齐贴上“过气”的标签,因而遭到的手机打爆、短信轰炸、个人信息公布、家庭地址恐吓等等的粉丝恶意报复。不需多说,潮起潮落本身就是世界的法则,鸵鸟是无用的。正如理查德。席克尔在《伍迪。艾伦 电影人生》中写到,大众只会去关注导演的最新作品,而作为评论家则需要纵览全局,得出更为宏观的结论。音乐同样也是这个道理。这个时侯,乐评的对立面便是狭隘的粉丝。

      说起任贤齐一事其实还有下文。任贤齐所在东亚公司在见此乐评之后,对我之前所在的那家媒体进行了封杀,也就是包括任贤齐、许志安等在内的东亚艺人皆不接受采访。包括之前所提华友金信子也因为和无线部门的合作而向我逼宫,要求撤掉琳距离的乐评。这方面,卢广仲是最为大气的。在金曲奖的前夕,他还拿着对其提出负面批评的内地媒体的麦标对着镜头接受采访。当我厌倦了成为别人的传播喇叭之后,不打算再受牵制而忍住不说真话时,我原来的同事告诉我,现在负面的乐评都不许刊登,因为会得罪唱片公司诸如此类。于是我更加忠于自己的内心。很多时候,乐评是你所在的媒体机构的传声筒。

      最近,我迷恋上了关雅荻和张小北的《每周火线影片》。不仅是因为他们深入浅出照顾我这种电影小白的话语,更重要的是他们的坚持——我们只说真话。对于一个评论者来说,真话是最最重要的。

      而真话,不一定是真理。它的意思是——真心话。

    分享到:

    评论

  • 卢小队长的主题在于欢乐
    虽然你那篇乐评太过主观
    不过钟成虎的回应也太小心眼了
  • 有时候没办法,有媒体的存在,就决定了很多人的话语权。他们面对的是成千上万的读者乐迷,只字片语的蝴蝶效应不容忽视。

    还有,唱片公司早就不存在了——从字面上来说的话。我觉得现在早已经是泛“音乐娱乐公司”时代了。

    唱片终于成为真正的艺术品了,真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